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两件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两件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8-01-07 07:52:39
   金蝉子是圣人,这点对唐三藏的冲击不可谓不大,甚至隐隐觉得自己的实力来源有了依据,又是问道:“他一日成圣,那实力和一般圣人相比如何呢?”  “从无败绩。”朱恬摊手。  “这么厉害!”唐三藏瞪眼。  “师父,其实是因为金蝉子圣人成圣之后从未和人交手过,所以从无败绩。不过我从天书中看到其他圣人对他的评价,超过五位圣人觉得金蝉子的实力在灵山众圣人当中,只在如来之下,而如来佛祖在众圣人当中的实力,能排入前三。”沙晚静笑着说道。  “话说,师父,我们刚才聊得不是慕灵到底是不是喜欢你吗?你怎么能歪楼到金蝉子身上呢?那位圣人都已经几百年没有出世了,不知道躲在灵山那个山洞里闭关,你真感兴趣的话,到时候到了灵山,再亲自去拜访他吧。”朱恬扭了扭身体,看着唐三藏有些鄙夷道。  “最后一个问题,晚静,你可知道那位金蝉子圣人现在身在何处?”唐三藏看着沙晚静认真问道。他本来以为金蝉子被打死转世之事应该有很多人知道,现在看来情况恐怕并不是和他想象那般。  “不知……天书上已经有六百年没有这位圣人的确切消息,当年金蝉子成圣,云游天下,曾与许多圣人谈佛论道,就连太上老君也请他到兜率宫辩过,不过结果挺意外,两人意见不合,佛道辩论三天三夜,结果无人得知,只是最后太上老君摔门而出,让人难免遐想。”沙晚静摇了摇头,突然眼睛一亮道:“对了,据天书记载,当年太上老君摔门而出之后,就是慕灵仙子和金蝉子圣人继续辩道,看来金蝉子圣人对慕灵仙子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所以她在佛法一道上才会有现在的造诣和见解。”  “看来金蝉子已死之事确实是个秘密,不过金蝉子和慕灵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他是如何在一次佛道辩论中,成功洗脑慕灵,让她从一个虔诚的道教徒竟然开始看佛经,研究佛法?还有,慕灵故意下界在此地等着他,慕灵难道是知道些什么?”唐三藏脑子里一时间闪过许多想法,只是这些问题又不太好问出来,只好自己纠结着。  “师父,我来救你们了。”这时,孙舞空的声音突然在唐三藏的耳边响起。  “舞空?”唐三藏微微一愣,扭头看去,却只看到一只蚊子扇动着翅膀就要扑上来,下意识地就想抬手拍下去。  “师父,是我啊,我变成蚊子了。”孙舞空的声音再次传来,而那只蚊子也是掉转方向飞远了一点,以免被唐三藏一掌拍掉。  “师父,你不会连七十二变都没有听说过吧?”朱恬看着那只蚊子撇嘴道。  “大师姐,你来救我们了吗?”敖小白听到孙舞空的声音眼睛一亮,盯着唐三藏面前飞舞的那只蚊子,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好吧,舞空你先变回原来的样子吧,我们的计划已经改变了,你现在也不用急着把我们救出去。”唐三藏颇为惊奇地看着那只蚊子,七十二般变化倒是知道,孙舞空刚恢复妖皇实力那天也变过,不过变成蚊子还能说话,倒是让他开了眼界。  “哦。”孙舞空应了一声,金光一闪,那只蚊子已是变成了孙舞空,站在唐三藏的身前。  孙舞空看着坐在小板凳上只是象征性的绑着绳子的敖小白和沙晚静,还有完全没有被束缚的唐三藏,只有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朱恬像个被抓来的俘虏,不禁奇怪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小银角没有为难你们?”  “嗯,情况和之前有了一些变化,我慢慢说给你听。”唐三藏点了点头,然后把来到这洞府里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有之前他们和秋离商量的计划和孙舞空说了一遍,最后看着面露思索之色的孙舞空问道:“舞空,你和秋离、慕灵之间没有解不开仇恨吧?”  “没有,说起来她们俩个还因为我受过不少罚吧,所以秋离才会那么恨我。”孙舞空哈哈笑道:“当年我摸进了那兜率宫,见到处是丹药,就随便拿了两葫芦当炒豆吃,听说后来她们俩就被关了三个月的禁闭。”  “啧啧,你那还叫随便两壶,秋离那丫头炼了五十年的丹药,全被你给吃了,现在还能和你合作,看来这些年心性还是很有长进的。”朱恬啧啧道。  孙舞空翻了个白眼道:“嘁,你就别说我了,当初你在兜率宫做的那点事情我可都知道,你偷看慕灵洗澡未遂,结果被太上老君抓了个现行,后来还不是白白给她当了一百年的苦力。”  “好了好了,你们的光荣往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计划已经完备了,舞空你等会再变成蚊子离开莲花洞,然后直接去压龙山压龙洞,等九尾妖狐回家之后就上门拜访,按计划行事。”唐三藏打断了又有争吵起来的两人,看着孙舞空说道。  “师父,不如我们再布一个局中局吧,五件圣人法宝只拿两件,未免有些太可惜了吧?”朱恬把声音压低了几分,看着唐三藏说道:“只要我们把计划稍稍改变一下,把临阵反戈的时间往后推一点,让九尾妖狐把五件宝贝都拿到手,帮她制服慕灵和秋离,然后再解决掉九尾妖狐,这样的话……”  朱恬后边的话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不过其中的意味谁都明白。  “既然已经答应了秋离,岂能言而无信。”孙舞空挑眉,并不赞同。  “我也觉得两件法宝差不多了,我可不想像你们一样被记恨几百年。”唐三藏也是点头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能简单地以利益决定。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两件吧。”朱恬见两人都这般表态,也不坚持,又是冲着孙舞空腆着脸笑道:“师姐,你帮我把这绳子解开吧,绑着可难受了,连东西都吃不了,你看师父刚刚给我喂橘子,还溅了我一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