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杀鸡不用拧掉脑袋

第四百三十七章 杀鸡不用拧掉脑袋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8-01-07 07:52:43
   “笨小金。”不过没等唐三藏他们动手,敖小白提着小金龙已是往地上一甩,啪的一声,小金龙撞在地上,立马就歇菜了,呜咽了两声,看着敖小白的目光多了几分恐惧。  “乖乖听话,不然我揍你哦。”敖小白伸出一个手指指着小金龙认真说道。  小金龙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不住点着脑袋,虽然看着阵法上那条金龙还是有着渴望之色,不过已经没有勇气在敖小白的面前扑过去了。  “……”唐三藏看着教训小金龙的敖小白,突然觉得长大了的敖小白说不定也会很了不得。  小金龙算是逃不脱敖小白的手掌心了,另一边成功将阵法激活的朱恬也是一脸凝重之色,突然回头冲着孙舞空叫道:“师姐,帮我砸破那块水晶。”  孙舞空微微一愣,不过金箍棒还是很快出现在手中,抬手一棒向着阵法中央那块水晶砸落。  阵法上的五爪金龙似乎感应到威胁,瞪眼看向孙舞空,想要对她出手。  不过与此同时,半空中那只火凤已是向着五爪金龙撞去,身上的火焰开始升腾,竟是直接燃烧自己。  虽然五爪金龙一爪便拍散了燃烧的火凤,不过想要阻拦孙舞空已经晚了,金箍棒砸在水晶上,最后稍稍收了一点力道。  一声轻响,水晶上顿时裂纹密布,整个阵法一阵明灭。  五爪金龙一声哀鸣,转身向着水晶撞去。  “晚了。”朱恬的声音传来,手一探,穿过丝丝缕缕的光线,直接从水晶碎片中抓出了那颗妖核。  阵法光线瞬间黯淡,那头直扑而来的五爪金龙也是在半空中开始分解,最终在快要到朱恬面前时消散无踪,一缕金光没入朱恬手中婴儿脑袋大小的妖核之中。  两道这阵法同时湮灭,光芒消散,只剩下漫天的夜明珠的光芒照亮山洞。  小金龙抬眼看着朱恬手中的妖核,眼中满是渴望之色,扑腾了两下。  敖小白看了他一眼,估计想起刚刚被敖小白摔到地上那一下,秒怂,趴在地上不敢再动弹。  唐三藏看着朱恬手中的那颗妖核,比起妖皇的妖核要大些,淡金色,半透明状,里面有些混沌,不过隐约能够看到一些像是金色山脉之类的东西,看上去颇为奇特。  “妖王境界对于领域的领悟更加精妙了,而妖怪就会从妖核上体现,这条龙当年应该已经有了妖王境中期的实力,所以妖核里的世界已经形成了一些。”沙晚静看出了唐三藏的疑惑,解释道。  唐三藏走上前,仔细端详着朱恬手上的妖核,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这些金色的山,不会都是黄金做的吧?”  “嗯,师父你观察的很仔细嘛。”朱恬点了点头,啧啧道:“这家伙对于金子还真是贪婪到极点啊,竟然连世界都是用金子做的。”  唐三藏看了一眼在敖小白的手掌下瑟瑟发抖的小家伙,也是有些无语,估计鱼封就是靠着这堆金山都能留住这个家伙。  “师父,要不你先去做饭吧,等我弄好,你也差不多烤好了,往飞龙杖里塞颗珠子也没什么好看的吧。”朱恬把手里的妖核在飞龙杖上比划了一下,扭头看着一旁一脸好奇的唐三藏说道。  “嗯嗯,师父,我也饿了。”一旁逗弄着小金龙的敖小白听到吃得,立马抬头看着唐三藏点头道。  沙晚静和孙舞空也是点头,被抓到莲花洞去之后,众人就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  “额……好吧,那我先上去。”唐三藏本来还想看朱恬是如何把这么大一颗妖核融入飞龙杖中,然后把小金龙也容纳到飞龙杖之中,不过见大家的意见都这么统一,只好放弃了。  提着一堆餐具爬回到压龙山山顶,唐三藏找了块平地,把东西都放下,看了山洞前那杆大旗当柴火,烧了一大锅的开水,就着山洞旁的一眼泉水开始处理之前路上顺路抓来的一只鹿和两只山鸡,正想感慨一下这既当师父,又当行军保姆的日子不容易。  “师父,柴火用这些可以吧?”孙舞空的声音传来,唐三藏扭头看去,孙舞空一手平举着金箍棒走出门来,上边挂着一串桌椅,自然是从压龙洞里直接拿的。  “可以……不过舞空你怎么不再看一会?”唐三藏点点头,有些奇怪道。  “往棍子里塞颗珠子没什么好看的吧?”孙舞空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额……好像确实没什么好看的。”唐三藏想了想,如果从字面上来说,还真的没有丝毫看点,不过……现在做的事情不是往飞龙杖里融合一颗妖王的妖核吗?而且还要把一条妖王的妖魂收入飞龙杖里,这种听起来就很高端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说得那么无趣啊。  虽然很有吐槽的**,不过唐三藏最终还是忍住了,有个人陪着也好,至少也没那么无聊吧。  “师父,要不要我来帮你,我觉得我最近的厨艺还是有着不小的进步的。”孙舞空把桌椅随便丢在一旁,走到水池边蹲下,看着唐三藏颇为期待地问道。  唐三藏看着孙舞空认真的表情和眼中的期待目光,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手旁的一只绑着双腿的山鸡递了过去,“那你处理一下这只**。”  “嗯嗯。”孙舞空高兴地接过山鸡,顺手握住了它的头。  “等等!”唐三藏的声音骤然拔高。  “怎么了师父?”孙舞空有些疑惑地看着唐三藏。  “那边有刀,在脖子上的血脉割一刀就行,不用把整个头都拧掉的”唐三藏指了指一旁石头上放着的刀,看着一手握着头,一手握着脖子的孙舞空说道。  “师父,用刀割也是放血,用手拧也是放血,这有什么区别吗?而且我们还可以看好笑的事情呢。”孙舞空有些不解地看着唐三藏。  “怎么可能没区别!难道你忘了上次喷了自己一脸吗?而且看着一只没有脑袋,甩着喷血的脖子乱跑野鸡真的是那么好笑的事情吗?”唐三藏翻了个白眼,想起上次孙舞空杀鸡的场景,简直不忍回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