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六百零六章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第六百零六章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34更新时间:2018-01-07 07:53:05
   场间顿时安静下来,唐三藏看着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的朱恬,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全盘崩溃,还是杀了魔王太子和三个亲王,那如果当年的计划完全按着二师姐的想法走的话……会不会魔族就没有魔王了。”沙晚静听着朱恬的话,嘴巴微微张着,众人当中,恐怕只有她最清楚当年那场直接影响了魔族入侵的战役是何等精彩,然而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人知道当年朱恬一开始的目标竟然是魔王,而且计划被打乱只是因为一个作的要死女人。  “我为什么不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死了,就是因为他们的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找我老公去的,又没有让他们去,他们要救我们,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而你,什么杀死魔王,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能杀死一位圣人吗?不要让我笑话了,最后杀死魔族太子的时候,如果我不是我们夫妻两的协助,你也根本杀不死他。”电母丝毫没有羞耻之心,冷冷笑着道。  “不要说了……”一旁的雷公脸上已是有了一些惭愧之色,轻声说道。  “你闭嘴,你个没用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你除了晚上在我身上能行一会,什么时候能有用一点,老娘在别人面前也不用受这种耻辱了!”电母瞪了雷公一眼,眼中满是怒意。  “所以,他们是该死吗?”朱恬没有理会雷公,脸上的怒意尽数敛去,看着电母平静问道。  电母抬头看着朱恬,面色平静的朱恬看起来却是莫名的有些吓人,比起刚刚愤怒的样子更加恐怖,就像当年突出重围之后,发现有二十几个兄弟没能一起逃出来时候,看着他们两人时候的神情有些相似。  而那个时候,她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朱恬想杀了他们,想要用他们鲜血来祭奠那些兄弟,而当时有许多人为他们求情,最后朱恬才没有出手。  在之后的战斗中,他们两人也是拼尽了性命,不为别的,就是想要将功赎罪,希望能够活着离开,还有在离开这里之后,不会被朱恬杀掉。  “看来当年你们俩在我面前哭着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假的呢,虽然当年我也有些怀疑,但念在你们后来也拼了命,所以留了你们一条性命,回到天庭,论功行赏,你们功过相抵,虽然还远远不够,但我还是放了你们一马,现在看来,你们一点都不满足呢。”朱恬看着抿着嘴,不敢继续搭话的电母,有些嘲讽地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今天我就做了当年没做的是事情,用你们的鲜血,为那些死去的兄弟祭奠一下吧,想来他们要是听到你说的这些话,怕是死不瞑目呢。”朱恬向前踏出一步,手中长鞭一卷,落到了电母的脖子上。  “要死的话,就一起死吧!”电母怒声喝到,埋在冰块之中的双手猛然一抬,厚实的冰面瞬间炸开在,一只手猛然向着朱恬的喉咙抓去,速度快到几乎看不清。  电母是天仙境的神仙,而朱恬现在连地仙境都不是了,这其中差距犹如天堑,就算是有所防备也根本来不及逃开。  而几乎与此同时,另一半的雷公也是骤然发难,冰块炸开,手中握着的黑色钉子想着朱恬丢来,化作一道黑光,直冲朱恬的脑门。  “二师姐小心!”敖小白不由轻呼出声,没想到这两人会突然发难,孙舞空也是向前一步,金箍棒落到手中,就要出手。  “乖乖待着多好。”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了一声叹息声,一柄黑色大锤出现在朱恬的侧面,如一面大盾一般直接挡住了那枚黑色钉子,黑光瞬间敛去,如一根废铁般落到了冰面上,然后掉到水里。  而在挡住了黑色铁钉之后,黑色重锤又是绕过了朱恬,一锤砸在了跳起身来的电母头上,这一锤的力道可谓不小,咔嚓一声,刚跳出来的电母直接被砸了回去,已经数丈深的冰面上布满了裂纹,似乎就要碎开一般。  电母一口血吐了出来,刚刚她的手离朱恬的脖子只剩下一寸不到,可就是这一寸的距离,却被那一锤子给彻底绝望了,气势一下子萎靡了许多,体内灵力流转不顺畅,受了重伤。  “老婆!”雷公面色一变,手中结印,目标还是朱恬。  不过没等他结印成功,一柄大锤已是怕在他的脸上,仰面砸倒在冰面上,像是镶嵌进去一般,五官直接被拍的扁平,胸口微微欺负,嘴巴向外吐着学沫,也是重伤。  “既然连脸都不要了,那就丢的更彻底一点吧。”唐三藏随手把那大锤丢到了一旁,砸开冰面,向着水底沉默而去。  “你们要知道,有些人,哪怕落魄,也不是你们这些跳梁小丑能撩拨的,不然当年他们怎么会这么牛逼呢。”朱恬看着嵌在冰面中的两人,摇了摇头道,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把冷然的短刀,向着电母缓步走去。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的,我可是天庭神仙,你要是杀了我,天庭不会放过你的!”电母这会已经慌了,看着拿着短刀走来的朱恬,偏偏连动都动不了,刚刚唐三藏那一锤砸的她体内灵力溃散,这会一点都提不起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朱恬向着自己这走来。  “元帅,求你,求你不要杀她!你杀我吧,当年是我说要带她去看花海的,是我害死了那些兄弟们,你杀了我祭奠他们吧!求你了,不要杀她,杀我吧……”雷公也是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受重伤,连动弹都是奢望,更别说站起身来了。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朱恬有些嘲讽的回头看了雷公一眼,一把抓住电母的头发,直接从冰面下拖了上来,随手丢到冰面上,手中短刀贴着她的脸缓缓游走着,笑道:“长了这么一张臭脸,偏生还觉得自己国色天香,你家里是没有镜子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