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罚来袭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罚来袭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87更新时间:2018-01-08 07:17:08
   139  孩子?  孩子他爹?  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透露出了庞大的信息量。  曾凡突然想起来,在过去的两年里,江宛秋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特别是在她皈依之后,更是没有谁见过她。  “难道?!”  曾凡惊疑不定的看向了门口。  门外的那两个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让黑军上头的人花钱来赎人吧,不然这海市的地界上又得出现一群残疾人了。”江宛秋回头对曾凡笑了笑,随后转身走出了寺庙大门。  “可…可谁是黑军上头的人啊。”曾凡疑惑的问道。  “回头我会让人把资料给你的。”江宛秋头也不回的说道,“黑军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他背后的才是大猫。”  “知,知道了。”曾凡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那些黑军带来的群龙无首的人,咽了下口水。  这么多人,这得多少钱阿!!  今天的海市爆出了一个全国性的特大新闻。  在海市的藏龙寺,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据称,该起事件是由一些宗教分裂份子搞出来,其目的就是要危害人民,以此来表示他们的存在感,据称,恐怖袭击事件导致了多人死亡多人受伤,目前的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一场关于神州势力的划分的火拼,就这样变成了恐怖袭击事件,普通的老百姓永远不会知道,新闻里的恐怖袭击事件只不过是江北江南两大势力企图重新划分自己的版图而已。  当然,对于一些涉及到其中的人来说,事情的真相十分容易的就会被发觉,而在这次的火拼之中,一个叫赵纯良的人,出现在了公众视野里,根据当事人传来的消息,这个叫赵纯良的人,十有**,是江宛秋的相好,并且,就是这个人杀了黑军。  没错,被江宛秋一刀子切开了脖子的黑军,变成了赵纯良杀的。  这到底是现场的人以讹传讹,还是江宛秋故意放出去的假消息,那就不清楚了,不管这次的事件将来最终演变成了什么,此时事件的男主角之一赵纯良,却是已经带着林晓夕,回到了家中。  “还好只是稍微扭伤。”赵纯良蹲在林晓夕的身前,仔细的检查着林晓夕脚上的扭伤。  林晓夕出神的凝视着赵纯良,不知不觉,竟然红了眼眶。  “怎么了?”赵纯良抬起头,看到了林晓夕通红的双眼。  “没,没怎么。”林晓夕连忙笑了笑,说道,“有点疼。”  “擦了药就好了。”赵纯良将药水洒在了手上,然后搓热了一下,放在林晓夕脚踝上揉搓了起来。  “纯良,对不起。”林晓夕歉意的说道。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赵纯良笑道,“你又没有哪里对不起我。”  “我不该对你发火的。”林晓夕低着头说道,“我只是,有点,有点变态了。”  “哈哈哈,变态?难得你会这么说自己。没事啦,男女朋友在一起,吵吵闹闹也很正常,只要不触及到底线,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赵纯良说完,站起身,对林晓夕说道,“这两天你最好请假一下,别去上班了。““嗯。”林晓夕点了点头,在刚才的寺庙里,他看到了他的老板,并且看到了火拼,谁也不知道接下去他的老板会碰到什么事情,所以这时候不去上班,是个明智的选择。  “纯良,你过来一下。”林晓夕突然对赵纯良勾了勾手指头。  赵纯良俯身凑到林晓夕身前,问道,“怎么了?”  “我们是不是,好久,没有做过了?”林晓夕有点羞涩的问道。  “确,确实有一段时间了。”赵纯良本来还没什么的,听到这话,一团火那是挡也挡不住的就烧了起来。  “那,现在,咱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不然,挺无聊的?”林晓夕说完,一张脸已经完全红了起来。  “可是你这脚踝?”赵纯良问道。  “我…我不是只要张开脚,躺着,就可以么,关,关脚踝什么事情啊?”林晓夕的声音虽然已经低到了不行,虽然已经跟赵纯良什么都发生过了,但是如此赤果果的调.戏,却还是林晓夕的第一次。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了,早已经不知道憋了多少天的火的赵纯良,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直接将林晓夕抱了起来,然后冲进了林晓夕的房间。  一顿亲吻纠缠,两人已经躺在床上,坦诚相见。  赵纯良早已经饥渴难耐,正想提枪上阵进攻前线,没想到这时候,赵纯良的手机,很不识趣的响了起来。  赵纯良恼怒的想把手机给砸了,但是电话,是南宫凤鸾打来的。  “怎么了?”赵纯良站起身,走到了一旁。  “天罚派出了一个五人的小分队进入了海市,目前正在前往我方驻地途中,这五人的战斗力很强,并且不排除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人进入海市,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南宫凤鸾声音严肃的问道。  “鬼将来了没?”赵纯良问道。  “鬼将在两天前就已经没露面了,所以我们估计,他很可能以我们不知道的某种方式进入了海市,这也是我为什么打电话给你的原因,除了你之外,咱们团里,没有任何人,可以稳胜鬼将,而如果鬼将对我们这些人单独下手,那很可能,我们会出现一些折损。这对于我们目前的情境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南宫凤鸾说道。  “你觉得如果你是鬼将,你带着满满的杀意来找我们报仇,那你会对谁第一个下手?”赵纯良问道。  “如果我是鬼将,我肯定第一个对我下手。”南宫凤鸾笑道。  “哦?为什么?”赵纯良问。  “因为咱们团里,就我一个女的,看起来最容易得手,而且我长的漂亮,最容易跟你这个团长有一腿,如果能够干掉我,那对于你的打击,远比其他人来的大的多。”南宫凤鸾说道。  “那我知道了,你预估他们的袭击时间,会是什么时候?”赵纯良问道。  “目前来看,这个点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刚到海市,还不熟悉这边的情况,他们只有等摸清楚了这边的情况后才有可能发动袭击,如果他们发动袭击,必然是等我落单的时候,那五个人的小队,不太可能是主攻的力量,他们的目的应该在于分散我们的兵力,所以,我的推测是,他们一定会用那五个人的小队,来拉扯住我们的主力兵力,然后趁我落单的时候,再由鬼将,或者说是他们团里隐藏的高手来袭击我,以此来达到重创我方的目的,我的想法就是这些,良儿,你觉得呢?”南宫凤鸾说道。  “你说的很对。”赵纯良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既然他们很有可能会采用声东击西的法子,那咱们,就顺着他们的法子做,你先在驻地里呆到晚上,给他们留出足够多的时间让他们熟悉海市的情况,然后等晚上你再离开驻地,我会跟你在一起。”  “你不能跟我在一起。”南宫凤鸾笑着说道,“你应该跟石庞他们在一起!”  “为什么?”赵纯良皱眉问道。  “你看啊,上面我推测出来的事情,并不复杂,虽然我不清楚鬼将这人的脑子到底如何,不过,我们能推测出来的东西,他们自然也能想的到我们可能会推测出来,所以,我有超过七成的把握,他们不会真的对我出手,而是会去,杀石庞,因为上次他们的三个人,就是因为来杀石庞结果被你给弄死了,这次如果能把石庞杀了,那无异于就是打脸,相较于杀我这个可能跟你有一腿的人,打脸的快,感,无疑更强,而且,石庞就呆在咱们的驻地里,如果在咱们驻地里被杀,那这脸打的,就更带劲儿了。”南宫凤鸾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之前还说那些干嘛?”赵纯良无奈的说道。  “我就想看看,你到底关不关心我啊。”南宫凤鸾偷笑道,“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你其实还是蛮关心我的嘛,我的良儿。”  “你别扯这些,虽然他们去杀石庞的概率很大,但是去杀你的概率同样大。”赵纯良皱眉道,“如果说他们杀石庞的概率是七成,杀你的概率至少在六成,如果我在驻地里呆着,他们去杀石庞还好,如果去杀你,我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支援你。”  “良儿,你老是这么关心我,让我感动的都不行不行的了,安拉,你凤鸾姐姐是什么人?就算鬼将真的打算对我下手,我打不过,跑,总也是能跑的掉的,你就放心吧,对了,除了我跟石庞,鬼将去杀另外一个人的概率,也有五成左右。”南宫凤鸾突然说道。  “谁?”  “你!”  等赵纯良挂掉电话,已经是十分钟后。  虽说赵纯良并不将天罚的人看在眼里,但是,赵纯良在战术上从来不会去藐视任何的对手。因为历史上那么多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子,就是因为在战术上藐视了对手才发生的,赵纯良并不想成为历史上那些被人拿来警示后来人的例子,所以赵纯良很谨慎的跟南宫凤鸾研究了所有的可能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