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两百七十七章 事故

第两百七十七章 事故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75更新时间:2018-01-08 07:17:25
   277  不认识赵纯良的人,自然不可能理解赵纯良为了朋友为了兄弟的那份热情与无畏。  赵纯良从未对叶芊芊有什么想法,他帮助叶芊芊,纯粹就是出于一个朋友对另外一个朋友的帮助,但是这种帮助的力度太大,大到围观群众都坚定的认为赵纯良不可能只是那么单纯的帮助叶芊芊。  换做是绝大多数人估计也会和围观群众一样的想法,毕竟,豁出性命帮一个朋友,这怎么听怎么都有点脑残的样子。  赵纯良离开了叶家道馆,他仔细的将嘴角的血给擦干净,然后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前往了林晓夕的家。  他还没吃饭,那一顿饭,他得吃完。  林晓夕家中。  林晓夕在赵纯良离开之后,就坐在餐桌旁未曾离去,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赵纯良拿过的筷子,脸上不由自主的就露出了一个花痴的笑容。  这种感觉,是她所喜欢的。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等要等到什么,不过,她会一直等下去,等那个男人回来,坐在自己对面吃饭。  门铃响了。  林晓夕连忙起身,欢天喜地的去将门打开。  没有意外,门外站着赵纯良。  赵纯良的脸色看起来有点白,但是精神倒是很不错的样子,他笑着走了进来。  “我去给你把饭热一下。”林晓夕略微有点羞涩,踩着小拖鞋跑进了厨房。  赵纯良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不用麻烦了,也才走没多久。”赵纯良走到餐桌旁坐下,看到林晓夕正在灶台前忙活。  那穿着围裙的身影,赵纯良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看过了。  那纤细的腰身,径直莹润的小腿,还有那一头及腰的马尾辫。  这是赵纯良以前最美好的记忆。  赵纯良有点失神,就那么看着林晓夕。  “好了!”  林晓夕将热好的饭菜送回到餐桌上,发现赵纯良在看着她,不由羞赧的低下头去,说道,“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赵纯良回过神来,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还是那么漂亮哈。”  赵纯良这话一出,才发现自己似乎说的有点那啥了,再一看,发现林晓夕已经面红耳赤。  对于两人来说,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基本上都做过,哪怕是彼此坦诚相见,估计都不会羞涩,可是眼下,只是一句话,林晓夕就娇羞不已,这让赵纯良连带着也有点那啥了。  一股旖旎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荡漾开来。  “真的么?”林晓夕声音十分小声,但是赵纯良却听的格外清楚。  “啊哈,晚上的天气不错。”赵纯良并未回答,而是用一句十分生硬的话转移了话题。  “我,我问你话呢!”林晓夕虽然娇羞,但是这时候却还是抬起头直视着赵纯良,似乎要从赵纯良那里得到什么答案似的。  “这鹅肉也好吃。”赵纯良夹了一块用茶油精炖出来的鹅肉,放进嘴里。  “你说还是不说?”林晓夕突然一把抓住了赵纯良的手臂。  林晓夕的手有点冰凉,似乎女人的手都是这样。  看着比往日似乎勇敢了许多的林晓夕,赵纯良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那薄薄的嘴唇。  那白嫩的脖颈。  还有那围裙之后的一条深沟。  这是一具充满诱惑力的身体,她曾经属于自己,而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  赵纯良看向林晓夕,发现林晓夕的脸上有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光辉,这种光辉,让她显得那样的美丽。  赵纯良张开嘴,想说话,可就在这时,林晓夕的电话突然响了。  林晓夕是多么希望这该死的手机在这时候死机,只可惜,手机坚定的响着,而且来电显示上提醒,是他的爸的电话。  林晓夕接起了电话。  “晓夕,快来医院,你爸,你爸快不行了!”电话那头传来张夕急促而又着急的声音。  “啊?怎么了妈,我爸怎么了!!”林晓夕惊恐的站起身来。  “你爸,你爸被车给压了…”  林晓夕和赵纯良一起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  只不过,却终究是迟了,林晓夕见到的,是一具被冰冷的,残破的尸体。  林晓夕瞬间就崩溃了,她才跟生身父母相认没有多久,可是如今竟然就已经天人两隔了,这,这怎么也无法让人接受。  “怎么回事?”赵纯良一手搂住几乎站立不稳的林晓夕,一边问一旁不住哭泣的张夕。  张夕断断续续的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原来父亲俩为了给赵纯良和林晓夕创造机会,在做完饭之后就借故离开了,两人也没去别的地方,就沿着马路逛街,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两人等着绿灯亮了,这才携手一起过了马路,可是,就在这时,一辆土方车突然闯了红灯,从另一侧冲了过来,直直的朝着林晓军夫妇冲了过去。  林晓军当时一把将张夕给推开了,而他自己,却因为躲闪不及,被卷进了车底。大半个身子都被压在了轮子下,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基本上不行了。  林晓夕终究没能见上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  她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赵纯良只能紧搂着她安慰。  这是一起很普通的交通事故,土方车闯红灯压死人,负全责,虽然交警方面的责任认定还没有出来,但是勘察这一块已经全部做好了,所以林晓军很快的就被送到了火葬场。  林晓军并不是海市人,他的老家在隔壁省,所以林晓夕这边的打算是先送去烧,烧完了再把骨灰带回老家安葬。  这些事情,赵纯良义不容辞的全部承担了下来。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在赵纯良带林晓夕启程前往老家的时候,却接到了交警队的电话。  责任认定已经做好了,要林晓夕和张夕去交警签字。  “土方车违反交通指示灯指示,闯红灯,负全责…”  责任认定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赔偿方面也并不少,对方打算赔偿40万,不过,张夕却没有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  “那个司机当时被初步认定是醉驾,怎么这上面没有写?”张夕问身旁的交警。  “醉驾?谁说醉驾了?”那交警皱眉问道。  “当时我都闻到酒味了,去的交警也给他做了酒精检测,每一百毫升血液里据说有不知道多少的酒精,已经构成了醉驾,这上面怎么没写?还有,那个司机,好像长的跟这人不是很像啊。”张夕疑惑的说道。  “就是这个人,没醉驾,当时现场勘测的时候都勘测的差不多了,我说这位大婶,人家都愿意赔偿40万了,你就别再计较那么多了,赶紧签字,早点拿钱,人都死了不是?”交警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可是他就是醉驾了啊,醉驾撞死人,可不得坐牢?”张夕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女人,不过她却也坚持着一个理儿,她男人被喝醉酒的人撞死了,那么,那人就得坐牢。  这在她看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是这责任认定书上并没有写这事儿,所以她就不想签字。  “你说你这人,是不是事儿多呢。”交警皱眉道,“要是确认了人家是醉驾,到时候人家往大牢里一关,一分钱不赔给你,你亏不亏?”  “这,这怎么又能一分钱不赔给我呢?”张夕疑惑的问道。  “坐牢不赔钱,赔钱不坐牢,这是潜规则,知道么?”交警白了张夕一眼,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你们非要人家坐牢,到时候人家死咬住家里一分钱没有,就乐意坐牢了,一分钱不赔,你就算告到法院那儿也没用。”  “坐牢不赔钱,赔钱不坐牢,这是哪里的潜规则?”站在一旁的赵纯良不能忍了,他冷笑道,“神州的哪条法律法规上写了这样的一个规则?”  “你们也别跟我急,跟我急没用,反正这事儿吧,你们要真想往死里追究,那我们自然也会安排人帮着你们,但是能不能追究到什么东西,追究到了以后你们能得到什么东西,那就不是我们能保证的了。”交警说完,转身离去,似乎并不想搭理赵纯良他们。  张夕看着手上的责任认定书,潸然泪下。  “妈,咱们就算不要这个钱,也要让那司机坐牢!!爸不能就这么死了!”林晓夕紧紧的握住张夕的手。  “这事儿我帮你忙打听打听。”赵纯良直觉这个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所以让林晓夕母女俩先别着急,自己给曾凡打了个电话。  作为海市的地头蛇,曾凡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事情,赵纯良只是交代了一下,不过半个小时,曾凡的电话就来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开车压死林晓军的那个人,叫王牛,是建强建筑公司的一个土方车司机。  土方车,是每一个城市都不可或缺,但是又一直惹人厌的东西,他们快速的行驶在城市之中,忙于载货,每个开车的人就跟急行军一样,恨不能把土方车当飞机用,因为他们每跑一趟的利润都是惊人的,一天多跑一趟,那就是多上千的收入。  因为开的着实是快,所以每年被土方车带走的人命那是相当的多,不过因为相应的保险制度,所以基本上压死了人,都有保险赔了,这就让土方车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这王牛不仅是一个土方车司机,同时,他也是建强建筑公司老板的小舅子,整个建强建筑公司的土方车车队,就是王牛管的。  (推荐一下虾米xl的《诸天万界》,这是一本极其好的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