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两百八十二章 伸张正义

第两百八十二章 伸张正义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18更新时间:2018-01-08 07:17:25
   282  赵纯良对这叶子,还真是生了爱才之心。  他要在海市这地头混,总有一些事情,是不可能他亲自出手的,所以收一个干脏活,干累活的人,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叶子作为海市这一代的职业混混,不管什么门道,那都是门儿清,找这种人办事可远比找曾凡这些人办事靠谱,因为叶子他们更接地气。  赵纯良现在身边几乎没有可用之人,上帝之手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神州,前往国外训练,自己要做点什么事情,几乎都得自己来,要是有一批手下的话,那很多事情赵纯良根本就不用操心,比如这次张晓军被压死的事情,赵纯良要是收了叶子,那完全就可以把这事儿交给叶子了。  既然有打算收几个干活的手下,那这叶子就是最好的人选了,所以赵纯良给了叶子一个任务,去恶心徐建强。  说起来好像很轻松,但是正如叶子之前说的,徐建强黑白两道通吃,如何恶心到他的同时,又不让他抓到把柄反来咬你一口,这就需要技巧了。  如果叶子真能把这事儿办的好了,办的敞亮了,那赵纯良还真不介意收了这个人。  天色渐暗。  徐建强并不知道自己让二狗子找人去恶心林晓夕一家这事儿并没有办成,他也不知道叶子等人已经开始计划着来恶心他,他今天晚上约了几个房地产商在海市最好的酒店吃饭,可是干吃到一半,他就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王牛因为醉驾肇事,被正式立案了。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徐建强傻眼了。  要说之前王牛把人给弄伤了的事,徐建强没有办法去活动,这个醉驾肇事的事情,他可是亲自打了招呼的,眼下这事儿竟然又被人给拿出来了,这算什么?  徐建强立马给交警大队的周队长打了电话,周队长支支吾吾的,半推半就的说出了一点关于赵纯良的事情。  这下徐建强坐蜡了。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有一个国安局背景的人。  要说国安局,那也没什么,可是,对方竟然能够让周队长强行立案,这就是能耐了。  徐建强立马给和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分管海市交通的一个副市长打了电话。  那个副市长给出的消息,让徐建强更加震惊不已。  国安局二处的一个处长,竟然已经提前跟这副市长打好了招呼!  这王牛压死的,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连二处的处长都出面打招呼?  这些消息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徐建强又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自己的儿子不见了!  自己那刚满十岁的宝贝儿子,不见了!!  徐建强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要疯了,他连忙带着几个人赶到了儿子所在的小学,连同着自己的老婆和自己儿子的老师一起全程搜索他的儿子。  一直找到了半夜,都没见人影。  徐建强的老婆几乎要崩溃,而徐建强也是双目通红,好像一头发怒的老牛一般。  就在这时,徐建强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说了一个地址。  徐建强连忙赶到了那个地方,发现那地方竟然是一个网吧!  自己十岁的儿子,正在网吧里头上网。  徐建强又惊又怒,因为他儿子说是一个金头发的叔叔带他来这里上网的,还给他好吃的东西。  就在这时,徐建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们赵哥说,别以为自己在海市能只手遮天,现在是法治社会,犯了法,就该得到正义的审判。”  听到这话,徐建强几乎要暴怒了,你丫的把我的儿子给拐来上网,上了这么久,你竟然还敢说什么正义?  电话那头的叶子挂了电话后几乎要笑傻了,他还是第一次以一个混混的身份跟人家说法制的事情,徐建强的儿子是他拐走的,按道理来说这是拐卖儿童,可是叶子抓住了法律的空子,他就拐了,没卖,而且也没胁迫人家,就只是跟徐建强的儿子说带他去吃好吃的,带他去上网,现在的年代,刚会走的小屁孩都会上网了,更何况一个十岁的孩子,在家里有家长看着不能随便玩游戏,在网吧有人给他付钱还给他好吃的,那还不多上会儿?  这种事儿着实的恶心人,让徐建强又惊又怒的同时,又没办法报警,因为人家确实不是拐卖啊。  徐建强在挂了电话后立马安排了两个小弟保护好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开始差人追查叶子的行踪。  作为专业的混混,叶子是不屑于隐姓埋名的,而且,隐姓埋名的话,谁还知道是他叶子恶心了徐建强呢?这种事儿对于混混而言,就跟功勋似的,往外说都倍儿有面子的那种,而且叶子料定赵纯良会给他撑腰,所以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  徐建强能找到叶子么?  答案是否定的,叶子可是海市的专业混混,徐建强虽然黑白两道通吃,但是叶子就跟一条泥鳅一样钻进地里,他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忙活了大半个晚上,到凌晨的时候,徐建强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老婆回了家,可刚回到家,就看到家门口被人泼了一片的油漆,还被人用喷枪喷上了字。  “醉驾肇事,触犯法律。”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掩盖真相,天理难容。”  一看到这些字,徐建强眼前一黑,好悬没有昏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王牛肇事一案,就被提交了检察机关,准备提起公诉了。  徐建强没有再一次动用自己的关系。  因为他是真累了,前有一个国安局二处的处长在施加压力,后面又跟着一群专业的混混敲锣打鼓,纵横江湖多年,他不怕这两者的任何一者,但是,当两者联手之后,所产生的威力,真真让徐建强无可奈何,他说是黑白通吃,可人家这干的事儿,那才叫真正的黑白通吃。  徐建强差人给林晓夕那边送了一百万,然后希望林晓夕这边可以尽量的高抬贵手,放王牛一马。  醉驾肇事,那是危害公共安全罪,造成了人员死亡,那量刑基本上是十年以上了,这一次不管是交警队的人还是徐建强的人,都不敢说什么罚款不判刑判刑不罚款了。  法律,再一次的得到了伸张。  可喜可贺。  只可惜,死去的人不会再复活,而受到伤害的人,也很难痊愈。  比如张夕。  她彻底的成了一个只有婴儿智力的老女人,而且腿脚十分的不利索,只能坐在轮椅上,基本上生活都没有办法自理了。  林晓军的骨灰已经放在林晓夕家很多天,眼下案子基本结了,林晓夕就得完成之前她和她母亲未完成的事情。  将骨灰送回老家下葬,入土为安。  赵纯良特地包了一架飞机飞往了林晓夕的老家。  张夕和林晓军老两口半辈子坑蒙拐骗,从未享过什么福,没想到一个死了一个傻了以后,竟然还坐了专机。  这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林晓夕并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不过张夕的手机里存着家里一些人的名字,赵纯良给那些人打了电话,就知道自己家在哪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老旧的二层小楼,位于一个华丽的别墅区的旁边。  小楼已经很少有人出现过,今天却是来了不少人。  林家的林晓军死了,乡里乡亲的,还是会过来探望一下,祭拜一下的。  不过,因为老两口年轻时候干的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来的人也都只是来个意思,来了之后,点了柱香,就都走了。  林晓夕披着孝衣,手上握着张夕的轮椅,脸上挂着泪水。  赵纯良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一旁。  哀乐不间断的演奏着,一个穿着道袍的师公拿着桃木剑在比比画画,嘴里说的是人们都听不懂的话。  就在太阳西斜的时候,一群面色不善的人,来到了二层小楼前。  “这是我弟弟的房子,也是属于我林家的房子,现在我弟弟死了,这房子,就应该被我们林家收回了。”  站在林晓夕面前的,是一个和林晓军长的有几分相似的老头。  这人自称是林晓军的大哥,比林晓军年长了得有十多岁,也是林氏家族的话事人。  说是什么林氏家族的话事人,其实就是一个卖菜的,当然,卖菜归卖菜,但是林家但凡有点什么大事,这人就是那说话算话的人物。  林晓夕没想到自己这才带着父亲的骨灰回来,母亲更是已经傻了,自己这大伯就跑来要房子,她面带愠色的说道,“大伯,这房子是我爸妈当年建的,理应是属于他们俩的…”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那叫做林进财的男人冷哼一声,说道,“你别叫我大伯,你不定是你妈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呢,要不我弟弟怎么会把你给扔了,现在我弟弟在外头被车压死了,也没留下遗嘱来,这房子,自然得归我林家,还有那死亡赔偿金,你们也得一并交给我们林家,不然你们别想走!!”  林晓夕睁大眼睛,错愕的看着这个自己的大伯,说道,“大伯,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你管我怎么说话,赶紧的,带着我弟的骨灰去下葬,这房子我们要收回来了!”林进财说着,给旁边的人打了个眼色,旁边那些人朝着摆放骨灰盒的灵台走了过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