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试水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试水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96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00
   447  “嫖小姐,你好啊!”赵纯良笑嘻嘻的对朴心妍说道。  作为一个只在神州呆过没多久,学汉语更是只为了能够更好完成任务的特供,朴心妍很明显没有领悟到神州汉语的精髓,所以她对于赵纯良嘴里的嫖小姐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试水已经要开始,赵先生在这里不觉得无聊么?”朴心妍面带笑容的问道。  “不会啊,我听你们苏总说,试水刚开始只是一些小荷官的比拼,无伤大雅,等最后一轮,那才是真正的大手笔,才是真正的好看,听说你将会代表米兰之光与其他四家上门试水的赌场切磋,等到时候我再去看吧。”赵纯良说道。  “看来您还是挺关注我的。”朴心妍掩面偷笑。  “那是,谁让你是美女呢。”赵纯良笑嘻嘻的说道,“美女总是比较吸引人的。”  “那我先去做一下准备,等会儿我上场了,希望赵先生也能去为我加油哦!”朴心妍说着,对赵纯良眨了眨眼睛。  “好!”赵纯良点了点头,目送着朴心妍离去后,心里不由的有些感慨。  这泡菜国的小妞看来应该是半路出家,这业务技术有点生疏啊,之前还对自己冷眼相对,现在却又对自己满面春风,只要有点脑子的就能看出这女人有问题了,赵纯良觉得自己帅归帅,但是还真没让随便一个女的就投怀送抱的程度。  时间一点点过去。  试水已经进行了许久,苏夜夜这边,作为一个投资了数十亿的酒店和赌场,苏夜夜手底下荷官的实力都是相当高的,所以尽管面对着四家赌场的精英,苏夜夜这边也丝毫不逊色,在总共四种赌法里面,赢了两种。  接下去就是最后一种赌法了。  苏夜夜这边出场的荷官,那没有任何意外,就是朴心妍,而另外四家赌场也分别派了四个荷官出场比赛。  赵纯良这时候已经带着叶子来到了赌桌边上。  最后一场赌局,采用的是炸金花的赌法。  这种赌法很简单易懂,主要考验的就是心理能力,当然,因为在场的都是千术高手,所以这比的更多的就是千术了。  赌法是炸金花,但是规则却有点不一样。  总共一叠牌,朴心妍作为地主,享有洗牌的权力,她洗第一手牌,随后四个上门试水的荷官,每个人都有一次切牌的机会。  这切牌的机会,可以用在发牌的任意一个过程之中,比如朴心妍拿了一张票,轮到下一个拿,那个人可以切一次牌,切完牌之后再拿,或者说在那个人拿完牌之后,也可以选择切牌。  对于任何一个赌术高手来说,切牌就意味着出千,出千的百分之九十九的过程,都发生在切牌之中,高手切牌,可以只切一下就把接下去的所有牌的顺序都给切好,所以,这炸金花的真正的千术较量,就是在这切牌的时候。  至于后面的,那就看各自的技术了。  朴心妍穿着笔挺的代表着米兰之光的荷官服,微笑着拿起一叠新牌,拆开。  一叠牌五十四张,扣除两张王牌,生下五十二张。  这五十二张牌,在朴心妍的手里上下翻飞。  洗牌是每一个荷官最基本的技能,而朴心妍的洗牌功夫,就算是在场的荷官看来,都有点让人目不暇接。  一张张牌快速的在朴心妍的手上翻飞着,每一张牌都快速闪过,然后叠在一起,又散开。  赵纯良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朴心妍展现她洗牌的功夫,不得不说这有点太酷炫了,就算是以赵纯良的能耐来说,他也不可能完成这样酷炫的洗牌,毕竟,赵纯良只是个粗人,这种精细活,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磨练,是很难练成的。  啪啪啪啪。  就好像是验钞机点钞的声音一样,这洗牌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听了都十分的舒爽。  “吗的,这是赌神啊!!”叶子暗暗感叹了一声,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混混,赌博这种事情是叶子他们平日里最大的爱好了,叶子自己就擅长洗牌,但是他也从未见过这样酷炫的洗牌手法,一叠牌一眨眼分成了三叠,再一眨眼分成了九叠,然后这九叠突然来了个天女散花,要是普通人这一手牌就掉地上了,可朴心妍只是信手拈来,这天女散花就在空中绽放出了九朵漂亮的花朵来。  砰的一声,朴心妍将一手牌压在了桌子上,缓缓的把手拿了起来,然后微笑的看着在场的另外四个人,说道,“可以拿牌了么?”  现场一片沉寂,几秒钟之后,掌声充满了整个vip区。  虽然在场都是高手,但是这一手洗牌的功夫,还是着实的让人叹为观止了一把。  “拿牌。”  “拿吧!”  坐在朴心妍旁边的几个荷官说道,他们的脸色略微的有点沉重,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那一手牌洗的好看是一回事儿,但是内里的门道,却是更加让人震撼,可以这么说,在场的四个荷官里,没有人清楚知道那副牌到底洗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还好的是,这四个人都有切一次牌的机会,只要能够摸到牌,他们就有办法把这些牌变成他们想要的。  朴心妍微笑的看了在场的四个荷官一眼,拿了第一张牌。  这一次的赌局里,没有发牌的人,大家都要自己拿牌,能不能在拿牌的时候拿到你想要的牌,这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切牌。”  第一个荷官在朴心妍拿了一张票之后,开口说道。  “请。”朴心妍示意对方切牌。  对方伸手将牌切了一下,然后拿了第一张票。  剩下的荷官依次拿牌,没有人切牌。  朴心妍拿了第二张牌。  赵纯良站在朴心妍身后的位置,可以看到,朴心妍拿的两张牌分别是梅花a和黑桃5.  这是一手不怎么好的牌。  很快的,所有人都拿了第二张牌,这其中又有一个人切了一次牌。  又轮到了朴心妍。  朴心妍这一回也切了一次牌,然后拿了第三张牌,这张牌拿到手之后,朴心妍并没有看牌,只是将牌面朝下放着。  按照朴心妍这一手牌,最大的就是拿到一只a,凑成一对a。  如果是普通人玩,一对a那是相当大了,可是在场的这些人都是高手,随便就能洗一手炸弹出来的人物,赵纯良可不信这一对a能够称王称霸。  所有人都拿好了牌。  现场一片安静,那些围观的群众都站在距离赌桌至少一米开外的地方,且每一个人都被严密监控着,防止那些人透露桌上五人牌面的消息。  那四个荷官,有三个看了牌,一个没看。  “十万。”第一个荷官扔了个十万的筹码出去,这一次并未采用电子筹码,因为试水要的就是那种震撼的效果,而筹码的震撼效果明显比电子筹码强,而这一场的规则也很简单,每一方都有一亿的筹码,只要一方赢到了五个亿,那这场赌局就结束了。  一般情况下,被试水的赌场,都会输掉这最后一局赌局,不管赌法是什么,不管参赌的人是谁,哪怕是可以赢,被试水的赌场也会选择输掉,按照行话来讲,这叫开门送财,你要在这里经营,要在这个行业混,开业的时候就得送一些钱出去,让同行满意了,大家才能和和睦睦的一起经营下去。  “跟!”  “跟!”  “闷二十万。”  剩下的三个荷官里,有两人跟了进来,另有一个闷了二十万,所谓的闷二十万,就是不看牌的情况下下注,这样他的下家如果要跟的话,就需要翻倍。  这样的手法,很容易把他的下家坑进去,如果是几个人设局坑一个人的话,被坑的那个人的上家经常会采用这种方法把对方的赌注抬高。  “加注,五十万。”朴心妍淡定的扔出了一个五十万筹码。她依旧没有看最后一张牌,似乎她对于自己最后一张票胸有成竹一样。  “加注,一百万。”坐在朴心妍下首位置的人直接扔了一个一百万的筹码出去,他的手上是一手顺子,789,在这样的牌局里,这一手顺子还是非常大的。  “弃牌。”有个荷官将手上的牌盖掉,表示放弃了这一局。  “我也弃牌。”又有个荷官把牌盖掉。  这下子桌面上只剩三个人了,一个朴心妍,一个拿了789顺子的荷官,还有一个闷的。  “跟一百万。”那个闷的人微微一笑,扔了个一百万出去。  “跟,两百万。”朴心妍照样没看最后一张票,扔了两百万出去。  这下坐在朴心妍下面的那个人有点凝重了,因为朴心妍的样子太淡定了,顺子虽然很大,但是并不是最大,如果朴心妍刚才洗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手脚,那很可能自己这一手牌会被她吃,这只是第一把,谁都不清楚朴心妍的底细,所以,在这时候,那个拿了789的人,又扔出了两百万,他想看看,这朴心妍,到底是真的拿了好牌,还是只是在那捉鸡。  所谓的捉鸡,是炸金花的行话,就是拿了一手烂牌,但是却通过一些欺诈的手段让人以为他是好牌,进而做出弃牌的举动。  “闷,一百万。”那一家闷的人看到自己上家扔出了两百万,又扔了一个一百万出去。  “两百万,跟。”朴心妍微微一笑,扔出两个一百万的筹码。  “弃牌!”拿了顺子那人果断的把牌扔了,因为他相信,朴心妍一定拿了好牌!  (23:50那章马上接着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