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贼

第六百五十四章 贼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48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30
   . m.  654  坐在赵纯良左手边的,是紫荆花军团团长爱德华朗多,这样一个突然出现在紫荆花军团里的男人,以自己强大的手腕瞬间就将整个紫荆花军团收归到了旗下,而这也让赵纯良顺利接手紫荆花军团省去了很多的麻烦,所以,在以赵纯良为首的权力体系里,爱德华朗多排在了第二位,所以爱德华朗多坐在赵纯良的身边。  按照桑巴国的规矩,其实市长才应该是坐赵纯良身边的,无奈赵纯良作为主人,同样也是强大的王爵,市长只能坐在了赵纯良的旁边的旁边。  至于赵纯良的右边,那自热是坐着千娇百媚万众宠爱的南宫家凤鸾姐了。  凤鸾的美貌,很明显的镇住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在场的这些权贵,自然没少见也没少玩美女,但是能够到南宫凤鸾这样层次的,却还是从未碰到过。  “让我们一起举杯,女王万岁。”赵纯良第一个拿起酒杯,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拿起了酒杯。  在贵族圈子大大小小的宴会上,第一杯酒是一定要敬给女王的,这是整个桑巴国的习惯,甚至于普通百姓很多人吃饭的时候都会先默念一声女王万岁。  第一杯酒所有人一饮而尽,随后第二杯酒,自然是由爱德华朗多敬赵纯良** 的。  赵纯良同样一饮而尽,因为是在桑巴国的关系,所以赵纯良等人喝的不是白酒,而是赵纯良领地里自酿的葡萄酒,而且是专门特工给赵纯良行宫的,别人就算有钱在外头也买不到。  第二杯酒喝完,菜还没上呢,市长就来敬第三杯酒了。  幸好喝的是葡萄酒,所以也不会那么容易的上头。  这一拳酒喝下来,菜才刚上了一道。  这第一道菜就是赵纯良从未见过的,据说是来自于亚马逊雨林里的一种青蛙的舌头,那种青蛙只会在夕阳落地之后才会出现,而且极其胆小,基本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躲起来,这种青蛙人工根本养不了,只能到雨林里耐心的抓,因为这种青蛙的舌头十分的鲜嫩,所以很多有钱人都会偶尔买上一点来清炒了吃,而赵纯良这一桌子一盆的舌头,至少得上百只的这种青蛙,单单这一道菜的价格,至少就是上万了。  一道道菜陆续的上来,很多都是赵纯良见所未见的,这时候赵纯良才深切的感受到,这贵族生活,真的是奢侈到了不行,那第一道菜只是开胃菜,随后的一些菜,基本上每一道的价格都得好几万美金,而最贵的一道正菜,据说价格达到了十几万美金!  这吃的不是菜,是钱,是一笔笔的钞票啊。  不过,按照泽梅尔等人的说法,贵族嘛,就得有这样的派头,吃什么都得吃最好的,不然怎么能叫贵族呢?  这一次能够被赵纯良邀请来饭桌上的贵族其实并不多,只有五个,这五个都是赵纯良领地里的,其中爵位最高的是一位桑德罗伯爵,此人是一个老头,虽然看起来浑浑噩噩的感觉,但是赵纯良却偶尔能够看到这人眼里的精光,应该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  除了贵族之外,市政府方面来了一个市长,一个治安官,以及一个**官。  军方来的人最多,出去爱德华朗多之外,好几个紫荆花军团的高层都来了,得有八个之多,这些人再加上泽梅尔艾尼莎,一张桌子坐了十多个人,幸好桌子够大,所以也不显得挤。  刚开始的时候酒桌上的气氛还是比较拘谨的,不过几杯酒下肚以后,酒桌上的气氛就好了起来,所有人也都比较放的开,这一放的开,赵纯良就遭殃了。  作为酒桌上最尊贵的人,赵纯良要面对的是不断的敬酒,哪怕是赵纯良酒量好,这一通喝,那也是肚子发涨,不多久就要上厕所了。  这一下赵纯良才发现,他竟然不知道厕所在那,而刚好,赵安邦下去传菜去了,赵纯良左右看了看,起身随便找了个方向就走了出去。  按照赵纯良的理解,这么大的行宫,厕所还不好找么?  因为不担心找不到厕所,赵纯良也就没有再去问别人,结果这一找,赵纯良就迷路了。  这个行宫太大了,几乎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这还不包括周围的花园草地森林,单单房子就有一个足球场大,那你说这里头的路得多成什么样子?  赵纯良只记得自己一直往北走,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周围的人就越来越少,等到最后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赵纯良打了个酒嗝,他发现自己现在很尴尬,要是喊人吧,那等会儿让人知道王爵在自己的行宫里因为找厕所而迷路了,说出去多丢人啊,可要是不喊吧,这里头七七八八的路单单是看都觉得眼花,自己要绕回去那得绕到什么时候?  就在赵纯良犹豫到底要怎么回去的时候,突然他看到身前不远处的一扇大门开了。  一个矮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的从那扇门后走了出来。  赵纯良清楚的看到,这是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头发卷卷的,身高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五左右,整个人略显消瘦。  那人从门后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卷起来的卷轴,他轻轻的将门给关上,似乎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看到这样一个人,赵纯良那真的跟找到亲人一样,他连忙喊道,“小兄弟!!”  那年轻人突然听到声音,整个人猛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看向了赵纯良。  “小兄弟,我问你个事儿!”赵纯良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对方,结果那个年轻人突然转身就朝着一条的走廊跑了出去。  “我擦,跑什么啊,我就想问一下厕所在哪啊!”赵纯良懊恼的嘟囔了一句,朝着那个年轻人的方向追了出去。  刚追到走廊上,赵纯良就愣住了。  那个年轻人不见了!!  这不对啊!  赵纯良皱起了眉头,这走廊得有二三十米,自己冲到这里的时间总共也就三秒钟左右,那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在这三秒钟的时间里,穿过这条二三十米长的走廊?  赵纯良站在原地,凝神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声响。  突然,赵纯良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呼吸声。  呼吸声从赵纯良的左前方位置传来。  赵纯良几步冲到了左前方的位置,这里是一个石台,石台上放着一个铁制的盔甲。  赵纯良一把抓在石台上,将石台往旁边一挪。  一个直径大概三十公分左右的洞,出现在了石台后。  “哟,这撒泡尿,还撒出了个贼来。”赵纯良笑了笑,猫腰从那个洞钻了出去。  这上本书才刚钻出洞口,一道呼啸之声突然袭来。  赵纯良扭头一看,只见一根木棍正朝着他的脑袋袭来。  卡擦一声,木棍直接砸中赵纯良的脑袋,断成了两节。  赵纯良看着那面色错愕的年轻人,说道,“我其实只是想问你厕所怎么走,你这一跑,我不抓你都说不过去了啊。”  “啊!!”年轻人惊呼一声转身想跑,没想到赵纯良突然伸出了手抓在了他的脚踝上。  砰的一声,年轻人面朝下摔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上的卷轴也掉到了一旁。  赵纯良从洞里爬了出来,扫了扫身上的草屑,然后看向地上的年轻人,说道,“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来了?”  “这位大人,我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面朝下趴在地上的年轻人突然一个回身抱住了赵纯良的腿,哭喊道,“我…我是迫不得已才来这里偷东西的,我现在把东西还给您,求您放过我吧,大人。”  “偷什么了?那个卷轴?”赵纯良好奇的问道。  “我就拿了一幅画,真的只是一幅画。”年轻人一把抓起旁边地上的卷轴送到赵纯良面前,颤抖着声音说道,“我这就把他还给您。”  “为什么要来偷王宫的东西?”赵纯良皱眉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在这里偷东西的风险更大?被抓了基本上剁手是没跑了。”  “大人不要啊,我真的不想来这里偷东西的,可是…可是大家都说王爵大人的宫殿里有很多东西能卖很多钱,我需要一大笔钱,我不能去偷别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没钱,我只能来偷这里了,大人,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别跟王爵大人说,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啊!”年轻人哭的稀里哗啦的,赵纯良可以感受得到,他是真害怕。  这很不像是一个惯偷会有的表现,赵纯良不由好奇的蹲下身,说道,“你才十几岁,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有人逼迫你?”  “不是的,这位大人,我自己需要一笔钱,我的妈妈生病了,医生说要治好他的话,需要很多很多钱,慷慨的贵族老爷已经帮我们报销了一部分的医药费,但是剩下的钱我们依旧交不起,如果我不交钱,医生就不给妈妈治病,那妈妈,就要死了!”年轻人说着话,整个人已经哭的天昏地暗了。  看到这人这样,赵纯良的心不由一紧,他将对方扶了起来,说道,“你妈得了什么病?”  “肝癌,但是现在是早期,还能治的。”年轻人说道。  “那你爸爸呢?”赵纯良问道。  “我爸爸…我爸爸跑了,他说妈妈和我是累赘,所以抛弃我们跑了,大人,我说的都是真的,请您相信我,请您放我走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