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六百六十一章 心理战

第六百六十一章 心理战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81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31
   661  从古至今,从上到下,从里到外。  从未出现过,有任何一个先天高手,在没有患病的情况下,被人单纯的用语言攻击给打出一血的。  白客算是旷古烁今了。  当然,这也和他的性格有关,如果他是赵纯良这样的性格,那你就算说到死,估计他除了吐你几口唾沫之外就不会再吐其他东西了。  “爷爷,您没事吧!!”白知恩正打着电话通知京城的人送赵纯良的武器来呢,结果就看到自己的爷爷一口血喷在了地上,他还以为赵纯良这是用出了什么先天攻击手段偷袭了自己爷爷呢,连忙挡在了白客的面前扶住了白客。  “没事,我没事的。”白客擦了擦嘴角的血,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他盯着赵纯良说道,“好凌厉的一张嘴。”  “口活儿好。”赵纯良得意的说着,看了一眼南宫凤鸾。  南宫凤鸾瞪了一眼赵纯良,似乎在警告赵纯良。  这一幕被一旁的叶芊芊给看到了,不由的又是一阵黯然。  在见到赵纯良之前叶芊芊还不会如此的患得患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刚才见到赵纯良,叶芊芊整个人就都不在状态了。  “今天我会亲手拔掉你嘴里的每一颗牙。”白客冷冷的说道,“我看他们在被拔光之后,你还能不能说出话来。”  “这是肯定的啊,您老人家没有学过生物么?”赵纯良一脸你傻逼的看着白客,说道,“人说话是通过喉咙的声带和舌头相配合的,不是通过牙齿的,也就是说,就算你拔光了我的牙,我还是照样能说话,如果你不让我说话,那就得打断我的喉咙,拔掉我的舌头。你这没文化的样子,太可爱了。”  “那我就打断你的喉咙,拔掉你的舌头!!”白客怒道。  “这又不对了,如果我被打断喉咙,被拔掉舌头,那我就死了,这样的话,我不能说话,是因为我死了,而不是因为你打断了我的喉咙拔掉了我的舌头,这逻辑因果关系是不成立的,唉,我就喜欢你这没文化的样子,萌萌哒真可爱。”赵纯良对白客眨了眨眼睛。  噗!!  白客终究没有忍住,第二口血喷了出来,喷在了白知恩的身上。  “爷爷,您别吓我,您这是怎么了?”白知恩被吓坏了,这被说的吐了两口血是个什么情况?要是如此下去,多吐几口自己这爷爷就得送去医院输血了,还打个屁啊!  “我知道了,你这是在心理战!!”白客喘息着看着赵纯良,说道,“你在故意激怒我,让我乱了分寸,让我自损元气,我明白了!!”  “你明白的也太晚了吧,这都吐了两口血了,这血可不是大姨妈的血那么不值钱,这是心血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现在的你,应该也只剩下刚才的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战斗力了吧?啧啧啧,这又没文化,又没心机,真不知道您老人家这先天是怎么突破上去的,难道说真的只要有天资就能上去?天资就真的比努力更重要么?”赵纯良叹息道。  虽然知道赵纯良是在故意激怒他,但是白客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发怒。  “呼!!”白客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说道,“你可以安排你的人把武器送去机场了。”  “真的要等啊?”赵纯良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得两个多小时呢,两个多小时就为了打我脸,这值得么?”  “只要能把你们叶家道馆除名,就算是两年我也等!”白客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好!”赵纯良笑了笑,说道,“我这就安排人把我的武器给送去机场。对了,这两个多小时,你们是在这等呢,还是先出去逛逛,等我的武器到了,你们再来?”  “我们就在外面等!”白客冷冷的说道,“我们会站在院子里,带着我们的聘礼,那将会是为你们叶家道馆送葬的礼金!”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去等吧。”赵纯良摆了摆手,就好像赶一只狗一样。  白客也懒得再在赵纯良面前呆着,因为他怕等一下赵纯良再干点什么事情出来让他再吐口血,那今天这架,就不用打了。  眼看着白家的人都到了院子里,赵纯良笑着打了个响指,说道,“刚好没吃午饭,咱们叫点东西来吃吧。”  “好啊好啊,我要吃水煮牛肉,糖醋排骨,还有白斩鸡!!”南宫凤鸾叫道。  “芊芊你要吃什么?”赵纯良问道。  “我…我吃过了。”叶芊芊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大,咱们这样好么?”  “有什么不好的,等会儿可是要打架,先吃饱喝足,这才最重要。”赵纯良笑道。  半个多小时后,好几个外卖小哥提着好酒好菜来到了叶家道馆。  赵纯良示意道馆里的一些学员将东西都给摆到大厅最大的桌子上,然后又让人开了几瓶酒,直接带着南宫凤鸾以及叶家道馆里的一些人开始吃喝了起来。  白家人在院子里,看着大厅里吃的爽喝的爽的赵纯良等人,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才刚吃过午饭,可是为什么会有点饿,又有点渴呢?  白客冷眼看着赵纯良,对身边的人说道,“他们是在乱我们的心智,大家小心点,不要往心里去。”  “嗯嗯!”一群人连连点头。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闷雷声。  原本晴朗的蓝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乌云密布了。  转眼之间,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  赵纯良左手拿着一个鸡腿,右手拿着一瓶啤酒,看着院子里的白客一群人,笑嘻嘻的说道,“要不要进来躲个雨啊,只要你们开口,我一定不会拦着你们的。”  白客本来都打算带人去躲雨了,听到赵纯良的话,他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看着赵纯良冷冷说道,“习武之人,这点风雨如果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强大自己?所有白家人主意了,给我扎好马步,风雨,是对我们最大的磨练!”  “是!!”以白知恩为首的白家人全部扎下了马步。  “不错,挺好,加油!”赵纯良笑嘻嘻的转过身坐在了椅子上。  “老大,你怎么这么坏呢!”叶芊芊坐在赵纯良旁边,感叹的说道,“白家人都给你欺负成这样了,我都觉得他们怪可怜的,知恩师兄对我还是挺好的。”  “如果真的对你好,怎么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赵纯良叹了口气,说道,“也许他是喜欢你,但是这种喜欢,是占有欲,所以他才会让白家的人上门来提亲,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知道你们不敢直接拒绝他们,只能拿我当挡箭牌,我不怪你们,毕竟你们是要在道门里混的,所以我只能做那恶人,把你们的事情搅黄了,这样将来你回到山里头了,白家的人才不会为难你。”  听了赵纯良的话,叶芊芊愣住了,她之前还没搞清楚赵纯良为什么要往死里得罪白家人,现在听赵纯良这么一说她才明白,赵纯良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为了她。  毕竟,现在得罪白家的可是他赵纯良,不是叶家!  叶芊芊也在一瞬间明白过来,赵纯良为什么刚才要凶他的父亲,为什么要对她的父亲说那样的话!那些话,就将叶家人从今天的这一切事情之中给摘出去了,毕竟自己的父亲已经不再是馆主了,他无权干涉赵纯良所做的一切啊。  “老大!!”叶芊芊激动的看着赵纯良,发现赵纯良对她眨了一下眼睛,似乎在告诉她不要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回头等我打败了那个家伙,我就会辞去叶家道馆馆主,想来,白家人应该也没脸将对我的火发泄到你们头上,到那时,以白家人高高在上的性格,他们打死也不会再来强求你嫁入白家了。”赵纯良笑着说道。  叶芊芊紧紧的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来,喝酒。”赵纯良拿起酒杯,和叶芊芊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啊,不对,现在是白天,应该是莫使金樽空对日,哈哈!”  叶芊芊颤抖着手拿着酒杯喝了一口,这酒有点苦,有点冰,但是却怎么也冷却不了心里的暖流。  叶建挺坐在一旁,他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是却比叶芊芊看的透彻,所以在刚才赵纯良呵斥他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了赵纯良的想法。  如此一来,虽然让赵纯良和白知恩一起竞争叶芊芊的打算已经落空了,但是叶家至少可以从这次的事情中完美抽身了。  当然,这些的前提是赵纯良打败白客,不然的话,叶家就得跟着一起倒霉。  “唉!”叶建挺叹了口气,拿起酒杯,隔着老远对着赵纯良敬了一下,然后自己把酒喝了下去。  赵纯良感觉到了叶建挺的动作,但是他却当作没看到。  冬雨下了很久。  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海市的温度将会随着这场雨降低到年度最低,保守估计会在0度以下。  “好雨知时节啊。”赵纯良拿着酒杯,面对着白客,举了举手中的杯子,说道,“白老爷子,冷不?”  白客紧紧的咬着牙,一丝丝血迹从嘴角流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