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六百七十八章 补考

第六百七十八章 补考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77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33
   全文阅读  678  这是赵纯良第一次和吴媚的父母见面。  见面的过程略微有些尴尬,因为吴媚的父母看起來年纪并不大,事实上,吴媚今年十九岁,而他的父亲今年也才三十八岁,他的父亲在十八岁那年娶了她的母亲,然后第二年生下了吴媚。  其实说娶也不妥当,因为十八岁的时候是不能结婚的,不过先上车后补票,双方的家里也都沒有人反对,这就造成了吴媚现在十九岁,他的父亲才三十八岁,而赵纯良今年二十七岁,和吴媚父亲相差不过九岁。  从外表上看,赵纯良和吴媚的父亲吴刚勇,并不像是岳父和女婿的感觉。  “吴叔叔好。”赵纯良十分老实的和吴刚勇打了声招呼。  “你就是小赵吧。”吴刚勇淡淡看了赵纯良一眼,说道,“常听我们家吴媚说起你,年纪轻轻就能够自己开公司,还是很不错的嘛。”  “还好还好。”赵纯良谦虚的笑了笑,说道,“我也常听吴媚说起叔叔阿姨呢,说叔叔当年敢爱敢恨,也敢于承担责任,这才有了吴媚呢。”  “小赵看起來挺年轻的,今年多大了,”一旁吴媚的母亲蔡琴问道。  “今年二十七,过了年就二十八了。”赵纯良回答道。  “二十八,对于男人來说不算大,不过对于媚儿來说,实在是不小了。”蔡琴有点担心的说道。  “这年头,二十八都能找八十二的了,我和吴媚差的并不大,阿姨不用担心,吴媚年纪小,我会照顾好她的。”赵纯良说道。  “那就好。”蔡琴听到赵纯良的话,知道赵纯良明白她的意思,略微安心的点了点头,这年头多的是那些大龄男人欺骗不懂事的小妹妹的,为人父母的自然也怕吴媚被骗被欺负,所以蔡琴才多说了那么一句,而赵纯良也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蔡琴的意思,这才有了那样的回答。  几个人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赵纯良就亲自开着车把吴媚的父母送到了预定好的酒店,酒店只是普通的三星级酒店,不显山不露水。  这刚到酒店沒多久,吴刚勇就提出了要和赵纯良父母见一面的想法,赵纯良立马就给家里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赵建宇本來正在接见另外的一些手下,一听说是自己未來亲家來了,那自然是马上带着周晴歌就出门了。  对于赵建宇來说,赵纯良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宝贝,因为赵家的血脉实在是太难传承了,他赵建宇到现在也不过只有赵纯良一个孩子,作为古皇族的后裔,赵建宇已经亲眼看到那当年夺走自己王位的兄弟的血脉断绝在历史的洪流里,所以现在赵家的传承只能靠赵纯良了,赵建宇对那些承载了赵家传宗接代重任的女人自然是关照爱护的很。  双方见面的地方就在吴媚父母入住的那个酒店,见面在和睦的气氛下开始并且结束,吴刚勇虽然有点刻板,但是好歹也是混机关的人,眼力见还是有的,单单看赵建宇周晴歌两人气度不凡,就知道赵纯良这边的家庭绝非等闲,所以对自己女儿将來的幸福,多少也是放下了一些心。  “我们做父母的,无权干涉女儿的选择,不过,我们都希望自己女儿能过的好点,所以,拜托了赵老哥,吴媚她从小乖巧,也沒什么坏心眼,更沒什么心机,我就怕她被人欺负了。所以”吴刚勇在离开的时候拉着赵建宇的手诚恳的说道。  “别的我不敢说,我们赵家的儿媳妇,还真沒什么人能欺负的了。”赵建宇笑着拍了拍吴刚勇的肩膀,说道,“你就放心吧。这几天在京城好好玩玩,我刚好和我媳妇儿沒什么事,就由我们俩给你们做导游吧。”  “那就麻烦你们了。”吴刚勇笑着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赵建宇这年底的事情其实是很多的,昨天來的只不过是手底下的一小部分人,这几天來的人会更多,可就是因为他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赵建宇就让那些正厅级干部都不见得能够随时见到的商业大佬无条件的等下去。  这可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面子。  当然,这并沒有人去说,因为说了未免就太装逼了。  这京城的雪,在赵纯良回來的时候就开始下,一转眼就下了三天。  今天是京城大学期末考补考的日子。  赵纯良一大早就前往了京城大学,在这过去的三天时间里,赵纯良不时的能接到手下的汇报,董大鹏在这三天的时间里真的是拼了命的去学习,整整三天,他一分钟的觉都沒睡,单单靠着一些营养品就撑了过來。  对于赵纯良來说,三天沒睡很正常,有时候出任务四五天都不能闭眼,可对于普通人來说三天沒睡就很吓人了。  按照那几个给董大鹏培训的老师所说,董大鹏虽然并沒有真的学到什么东西,但是这三天时间里学到的知识,应付一个考试,应该沒多大问題。  所以赵纯良早早的來到京城大学,他想看看,董大鹏到底可以考出个什么样的成绩。  考试的地点位于京城大学一个普通教室里,教室里装着监控,而赵纯良就坐在监控室内。  此时考试已经开始,那些和董大鹏一样挂科的人早已经奋笔疾书,而董大鹏的位置,却依旧是空的。  赵纯良微微皱眉,按照那几个老师所说,董大鹏一大早就从校外的公寓离开了,就算是走此时也应该走到学校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赵纯良翘着二郎腿,他的手指头轻轻的敲打着桌子。  可以清楚的看到,桌子上那个被他手指头敲击的地方,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和凹陷。  从这不难看出,赵纯良的心情并不好。  与赵纯良的心情相反的是,两个监考老师的心情很好。  “那个人渣还沒來,估计是不会來了,我听校长说那人今天会來参加补考的时候我就不信,那就是个人渣,平时上课都沒怎么见人,算是京城大学里最人渣的一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來参加补考,就算來了,就凭着他一节课沒上过,能补考过,笑死人了。”监考的女老师轻声鄙夷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开考都二十分钟了,还沒人影,就算他这时候來了也沒用了,这次补考的内容可难着呢,就算是拿全部的时间來做都不见得來得及,更别说浪费二十分钟了,唉,真是浪费试卷,为那样的人渣多用一张纸,都是浪费。对了,听说那人还恬不知耻的说要追求咱们学校的安慧琪呢。”男监考老师面色戏谑的说道。  “安慧琪,那个人渣是脑残么,安慧琪是什么人,听说她父亲可是嘉禾实业的老板,家里资产过十亿的,虽说人渣有个烈士老子,可这年头,烈士顶什么用啊,值一百块么,无外乎以后找工作给点优待而已,而对于人渣那样的人,就算你把他扔到董事长的位置,他用不了一年也得给你把企业败掉,就这样的人还好意思追求安慧琪,真是不要脸。”女老师对着地上啐了一口,似乎这样才能表达她对 董大鹏的不屑。  “可不是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是他老子是什么高官就算了,听说啊,连军衔都沒有,你瞧瞧,这有什么用,那董大鹏可是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要追求安慧琪的,教务处那边都已经打算处理他了,不过这次补考他如果沒过的话就被退学了,教务处那边可就轻松了。”男老师说道。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突然从教室外的操场传來。  教室里考试的人,监考的人,连同着监控室里的赵纯良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赵纯良急忙走到窗户边上看向操场,只见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冲进了教学楼,一辆摩托车孤单的停在了操场上。  “怎么來的这么晚,”赵纯良皱着眉头,这从董大鹏的公寓到学校,走路也不过十分钟,骑摩托车一两分钟就到了,他晚了至少半个小时以上。  “那家伙來了。”女监考老师站在窗户边上,说道,“我看到他的车了。”  “考试都开始半小时了,來了也沒用。”男监考老师摇了摇头。  走廊的尽头传來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男监考老师走到门口,看到一个身影正急匆匆的冲向他。  “不,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董大鹏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说道。  “怎么,睡着了,还是出去跟人飚车飚了一趟才來的,”男监考老师面色戏谑的问道。  “睡,睡过头了。”董大鹏略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那啥,老师,我能进去考试了么,”  “考试,考什么试,”男监考老师皱着眉头说道,“按照规定,迟到半个小时以上,就可以取消考试资格了,你还考什么试,"  “你他吗”董大鹏刚想骂出口,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连忙陪着笑脸说道,“老师,这次的考试对我很重要,就让我进去考试吧,求求你。”  “就你这样的,考和不考有什么区别呢,就算让你考,你能考出什么玩意儿來,别做无用功了,你注定要被退学,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想当年你爸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关系把你给送进这个学校,现在沒想到你爸刚死,你就要被退学,这还真的是”  砰。。  突然一声闷响,男老师的话戛然而止。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