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六百七十九章 男人的坚持

第六百七十九章 男人的坚持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37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33
   . m.  679  董大鹏的拳头重重的轰在了男监考老师的脸上。  那男监考老师本來是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的,这正面被打中一拳,整个人顿时就朝着后面翻了出去,脑袋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  所有正在答題的人都颤抖了一下身子,等他们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他们都傻眼了。  这董大鹏,竟然把监考老师给打了。  “那个混蛋除了我之外,谁都他妈沒资格说他。”董大鹏咬着牙说道。  那男监考老师倒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來,而那女监考老师则直接尖叫了出來。  董大鹏兀自走进 了教室,然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认真的答起了題。  “保安,保安。。”女监考老师尖叫着冲出了教室,而那个男监考老师似乎已经昏了过去,一点动静都沒有。  沒过多久,保安和教导主任都出现在了教室里。  教导主任一脸阴沉的示意两个保安把男监考老师抬出教室,随后带着另外两个保安走到了董大鹏的身前。  砰的一声,教导主任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你还有脸在这里考试,殴打监考老师,你好大的胆子。。”教导主任怒吼道。  董大鹏正低头写东西,听到教导主任的咆哮,不满的抬起头,说道,“别打扰我考试,可以么。”  教导主任张大着嘴,就好像看到母猪上树了一样,作为京城大学多年以來最大的败类之一,董大鹏竟然说他要考试,这可真的是奇迹中的奇迹啊。  “给我带走。。”教导主任在经历了短暂的失神之后,咆哮着给两个保安下了命令,那两个保安刚想把董大鹏抓住,突然看到一个年轻人拦在了他们和董大鹏之间。  “他考试的时候,你们都别吵吵。”赵纯良面无表情的看着教导主任和保安。  “你…你是什么人。”教导主任被突然出现的赵纯良吓了一跳,大声叫道,“你从哪里出來的。”  “如果你还继续说话影响董大鹏考试,那我不介意把你的嘴打烂。”赵纯良冷冷说道。  教导主任暴怒,作为京城大学教导主任,他可也是一个副厅级的干部,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或者是家长,哪一个见了他不得好言好语的,今天竟然碰到这么一个敢威胁他的人,教导主任立马就断定,这赵纯良一定是董大鹏社会上的什么朋友兄弟,跟董大鹏一样是个人渣。  “把他…”教导主任张开嘴,刚想说话,突然一股庞大的威压瞬间就封锁住了他的身子。  教导主任就那样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不知道从哪里來的一阵邪风,将讲台桌上的试卷吹的飞了起來。  那几个保安都已经打算把赵纯良扔出去了,结果教导主任的话说一半就沒说了,一时之间有点茫然。  就在这时,校长总算是带着一些人赶到了。  “所有人继续考试,老陈,不要多话,让董大鹏考完。”校长沉着脸对教导主任说道。  那教导主任突然间又能说话了,他连忙说道,“校长,这…”  “我让你不要说话。”校长板着脸说道。  教导主任立即闭上了嘴,虽然他是一个副厅级干部,可是跟正厅级的校长比起來,他真牛不到哪里去。  “叫校医过來,绷带,纱布,止血的东西还有伤口缝合的东西,全部带过來。”赵纯良对校长说道。  校长疑惑的看着赵纯良,说道,“那个被打的老师已经送去校医那了,还叫校医來干嘛。”  “我是说他。”赵纯良看了一眼正在快速作答的董大鹏。  校长虽然不知道赵纯良为什么要叫校医來找董大鹏,但是还是马上吩咐人去找校医。  “血。。”  突然有人指着董大鹏的椅子下惊叫了起來。  人们循声望去,只见一滴滴的血,顺着椅子滴淌到了地上。  董大鹏的左腰位置,一片血红。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  教室后门被人用力的推开。  安慧琪喘着粗气站在门口,指着董大鹏叫道,“快,快救他…他…他被枪打中了。。”  “什么。”  “怎么回事。。”  教室里的人一下子沸腾了,而董大鹏依旧镇定的写着东西,似乎那些滴淌到地上的血不是他的。  只有从董大鹏那越來越苍白的脸上可以看出來,他的血,着实的流了不少。  校医很快就赶了过來,然后当场就将董大鹏那已经被血浸透的衣服给掀开了。  一个血口出现在了董大鹏的左腰上。  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一个枪伤,子弹从后腰位置射入,从前方的肚子射出。  “赶紧送医院。。”校医一看到这伤口,立即叫道。  “别吵我。”董大鹏脸一黑,说道,“等我考完再说。”  “考完再说,死不了。你先帮他止血。”赵纯良淡淡说道,他是第一个闻到血腥味,并且第一个发现董大鹏的伤的,董大鹏腰上的伤是贯穿伤,如果止住血,对生命还是沒有太大影响的。  “这是枪伤啊。。”校医叫道,“赶紧送医院,报警。。”  “先给伤口简单处理一下,这是被mx33号子弹打中的伤口,沒有撕裂口,可以缝合。”赵纯良说道。  “你怎么知道。”校医疑惑的看着赵纯良,结果发现赵纯良根本就沒有再说话的意思。  “你按照他说的做就是了。”校长命令道。  “可这…”  “照做。”校长脸一沉说道。  “好吧。”校医点了点头,从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里拿出了一些工具和药物出來。  “别打麻药。”董大鹏突然说道。  “不打麻药。你疯了。我要对你的伤口进行缝合。。”校医惊叫道。  “打了麻药影响他的脑子。”赵纯良淡淡说道,“让你别打就别打。”  “疯了,都疯了。”校医一边摇着头,一边将麻药放下,然后拿起了针线。  针穿过了董大鹏的肉,董大鹏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他并沒有说什么话,依旧淡定的躲在那里写考卷。  周围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笔,有的人看着那针一针针的穿过董大鹏的肉,有的人看着董大鹏在那快速的写着东西。  “董大鹏,你还是赶紧去看医院吧。”安慧琪走到了董大鹏身边,关切的说道。  董大鹏摇了摇头,并未回答。  “今天的考试,他要完成,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任务。你不用再劝他了。”赵纯良说道。  “可是…可是他被抢打中了啊。。”安慧琪着急的说道,“到底是考试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男人最不值钱的,就是生命。”赵纯良看向脸色惨白的董大鹏,说道,“对于很多人來说,他们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完成他们赋予他们的使命,他是如此,他的父亲,也是如此。”  “他的父亲。”安慧琪疑惑的看向董大鹏,她只知道董大鹏的父亲死了,好像是因公牺牲,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她并不知道。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  赵纯良并沒有多嘴的意思,他站在原地,双手抱胸,脸色柔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慧琪同学。”校长皱眉问道。  “事情是…”安慧琪刚想说,赵纯良却是开口道,“都别说话,等他考完。”  安慧琪僵硬的住了口,而校长也沒有再多说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总共三张考卷,董大鹏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写完了。  此时距离考试结束,只剩下三分钟不到的时间。  当董大鹏将笔放下的一瞬间,他抬起头看着赵纯良,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算是一笑,然后身子一软,就要往地上瘫倒下去。  赵纯良一只手抓住董大鹏的手臂,猛地一拉,董大鹏整个人就被赵纯良背到了后背上。  “我不希望有人针对他。”赵纯良看了校长一眼,背着董大鹏走出了教室。  “周老师,把考卷收起來。”校长看向监考的女老师,说道,“这些考卷全部封存放到我办公室里,然后让这三门课的老师到我办公室,现场批改。”  “是,是的,校长。”监考女老师有点恍惚的点了点头,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神奇了,已经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范围。  当董大鹏再一次醒來的时候,天是亮着的。  他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医院他常來,因为警察打架的关系,受伤了自然就得來医院,住院也是经常的事情。  “醒了。”一个似乎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來。  董大鹏转过头去,一道阳光刚好照在他的眼睛上,让他不得不抬起手挡住阳光。  一个人影坐在窗台,他的手上拿着一本叫不出名字的书,脸色平静,就好像雪后洁白而又温暖的阳光一般。  “考试怎么样了。”董大鹏问道,他并沒看清那人的脸,但是已经知道那人是谁。  “67,62,60.”赵纯良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董大鹏,笑着说道,“三门课,都过了及格线。”  “太好了,”董大鹏激动的握紧了拳头,却沒想到因此牵动了腰上的伤,一张脸瞬间就扭曲了起來。  “你醒了。,”门口传來一个女人惊喜的叫声。  董大鹏循声望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儿站在门口,满脸惊喜。  那笑容,是董大鹏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