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六百八十章 过年

第六百八十章 过年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33
   680  许多年后,曾经有人这样问过已经成为国家重要领导之一的董大鹏,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在受了枪伤的情况下依旧坚持完成了答题,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在三天的时间里,通过补考的所有三门功课。  董大鹏沉默了许久,回答道,“当时桑巴国的国父先生曾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只要你肯努力,全世界的人都会帮你。”  “只要你肯努力,全世界的人都会帮你。”赵纯良站在董大鹏床边,笑着对董大鹏说道。  一旁的安慧琪疑惑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就站在那里,但是却仿佛是一个迷一样,让人看不清。  听他们俩的对话,好像董大鹏能够只用三天就通过补考,似乎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我先走了,伤好之后,我会去找你,学校善后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至于打了你一枪的那个人,我可以保证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赵纯良说完,对安慧琪眨了眨眼,随后走出了病房。  据多年后已经身为董大鹏夫人的安慧琪说,那天下午,一个看似随意的眨眼,就好像在鼓励她一样,让她第一次试着去接触这个平日里她根本不会看入眼的小混混董大鹏,也是从那个眨眼开始,董大鹏和安慧琪的人生,正式的有了交集。  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神奇,谁能想到赵纯良为了报棱镜救命之恩去帮助董大鹏走上正路,却在许多年后给神州带来了一个果敢坚毅智慧的领导人。  赵纯良离开了医院,对于现在这样的结果他十分的满意,董大鹏走上正路,那棱镜泉下有知,也应该可以瞑目了。  “团长,那个人已经处理掉了。那伙人是职业的绑匪,他们之前企图绑架安慧琪,结果被刚好路过的董大鹏看到了,董大鹏出手救了安慧琪。”锦凡走到赵纯良身边,低声说道。  “我不希望有人来找大鹏寻仇。”赵纯良淡淡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我这就吩咐下去,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锦凡恭敬的说道。  “那就好。”赵纯良笑了笑。  锦凡抖开披风,想要给赵纯良披上。  “天挺暖和,用不了这玩意儿。”赵纯良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笑着说道,“要过年了,让兄弟们做完手头上的事情就休息吧。”  “是。”  “对了,阿蛮那边,一直没动静么?”赵纯良问道。  “许长生似乎胆子变小了很多,小杰成天在他面前晃悠都不见他有什么举动。”锦凡回答道。  “胆子再小,也会有出手的一天,越到了我们松懈的时候,越有可能出现问题,让阿蛮打起精神,小杰的安全,一定不能出问题。”赵纯良认真叮嘱道。  “是!”  一转眼,正月三十,就这样到了。  赵纯良安稳的在京城呆了不少天,似乎因为年关将至的关系,道门那边的活动也少了很多,而桑巴国那边传回来好消息,桑巴国的贵族改革取得了很不错的成效,民众对贵族的拥戴超越了以往任意一年。  “今年是2099年的最后一年,走过去,就是2100年咯。”赵纯良站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里正聚在一起打牌的林晓夕吴媚南宫凤鸾,轻声说道,“一年过去,就老了一岁咯。”  “少爷您应该是又长大了一岁才是,对于我们这些老骨头,那才叫老了一岁呢!”福将笑着说道。  “小的时候成天盼着过年,有红包,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可以吃,那时候心很小,总觉得吃到的穿上的,就已经是最美好的了,可到了现在,红包再大,也包不下可以让人觉得惊喜的钱财,衣服再怎么好,穿在身上,也不如以往那般暖和了,时间这东西,还真的是日了狗了。”赵纯良感慨的说道。  “任何人都有长大的一天,任何人也都有老去的一天,青春如果一直在,那就没有了值得回味的美好。”福将说道。  “倒也是。”赵纯良看向远处自己的三个女人,她们的脸上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的笑容。  就在这时,赵纯良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是先天,而吴媚,林晓夕和南宫凤鸾,并不是先天。  如果只是三两年,那谁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可如果过去三二十年,甚至于四五十年呢?当有一天林晓夕等人已经白发苍苍老态龙钟,自己还只是二三十岁的模样,那对于她们来说,会否太过于残忍了?  赵纯良曾经看过一部米剧,讲的是一个样貌永远被定格在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的故事,这个男人获得了永生,但是在永生的过程里却一次次的失去了爱人,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陪伴他到老,就算他不会介意,他的女人也会介意,自己老的路都走不了,而自己的爱人依旧风华正茂,这换做是谁都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赵纯良想到了小爱那一次带自己去看到的三株天株。  如果自己的女人都能够成为先天,那是否她们就可以一直这样陪着自己走下去?  赵纯良之前对破晓里的那三株天株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眼下,赵纯良却是不得不将那三株天株记在心里。  或许没有人想的到,赵纯良突发夺取天株的心思,竟然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女人青春永驻,而天株也被赵纯良当成了美容品。  赵家的客人在今天的时候来了很多,不止赵家的那些产业掌控者来,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是曾经获得过赵建宇帮助的,有的则是单纯的想要上门巴结赵建宇的。  赵纯良已经很多年未曾在家中过过年,所以对这样的一幕多少有点陌生。  幸好的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就没有人来了。  周晴歌和南宫凤鸾等人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赵建宇开了一坛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酒,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但是却没有人入座,因为在入座之前,赵建宇就把赵纯良还有他的三个女人叫到了一间小房间里。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房间,赵建宇走到一个花瓶前头,将花瓶转动了一下。  一个暗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赵纯良有点诧异,因为这地方他从来没有来过。  “进去见见咱们家的列祖列宗。”赵建宇笑着和周晴歌一起走入了暗室。  赵纯良连忙跟上,而南宫凤鸾等人则是面色好奇的跟在赵纯良后头。  暗室内的灯光有些昏暗,仔细看才发现,暗室里竟然没开灯,而是点的拉住。  也不知道这些拉住在这里燃烧了多久,只能看到天花板上有好几处的黑斑,想来就是蜡烛的烟熏出来的。  在暗室正前方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桌子,而在桌子上放着很多的灵牌。  赵纯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灵牌,灵牌上用一种赵纯良认不出来的文字写了很多字,赵纯良隐约只能看懂一个赵字。  “这是我赵家的列祖列宗,包括当年的开国圣祖。”赵建宇脸色严肃的走到那些灵牌前跪了下来,周晴歌跪在了赵建宇的旁边,而赵纯良则老实的跪在了赵建宇的后头。  “你们也过来。”周晴歌对南宫凤鸾等人招了招手,说道,“既然来我家过了年,那就是我家的人了,来见见列祖列宗。”  “好!”南宫凤鸾点了点,拉着林晓夕和吴媚走到了赵纯良身边跪下。  “赵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今天是年三十,不肖子孙赵建宇,带儿子赵纯良以及儿媳妇三人,来看你们了。”赵建宇双手抱拳,对着面前的灵牌鞠了个躬。  赵纯良有样学样,也鞠了个躬。  “当年离京,实属无奈,不能够一直在京城伺奉各位祖宗,是我作为赵家子孙的失责,如今数百年过去,希望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能够原谅不肖子孙当年之所为。”赵建宇这一次对着灵牌直接磕了个头。  赵纯良也连忙跟着一起磕头。  就这样跪拜了十几分钟,赵建宇总算是说完了话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爸,这些都是咱们赵家的祖宗?”赵纯良低声问道。  “嗯,从开国圣祖,到我,足足有七代,只可惜我那兄长当年把我赶出京城,继承了正统,最终却导致皇权旁落,外戚专政,没过几年,我们赵家王朝,就此结束了,可惜,可悲。”赵建宇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如果当年他没有被赶出京城,而是继承了王权,那也许赵家的江山,就将多持续数百年也说不定。  赵纯良虽然有点心惊,但是脸色还算是正常。  “好了,不说了,晚上是大年三十,咱们好好过个年。”赵建宇笑着拍了拍赵纯良的肩膀。  “嗯!!”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赵纯良和赵建宇父子俩在饭桌上喝了足足一坛的白酒,就着家常菜,聊着这一年,乃至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突然一阵阵爆鸣声从窗外传来,打开窗户一看,竟是有人已经开始放起了烟火。  慢慢的,一个个烟火在空中炸开,扎出了一个个的光团。  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了一片光彩之中,热闹无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