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七百八十九章 进入山苗禁地

第七百八十九章 进入山苗禁地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46
   789  这一口气,赵纯良着实的吸了很久很久。  他整个人似乎在这时候变成了一个气球一样,格桑可以清楚的看到,赵纯良的胸口和肚子完全的鼓胀了起来。  格桑不知道赵纯良要干什么,但是直觉让他扭头就走到了一旁。  赵纯良足足吸了一分钟的气,随后突然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赵纯良,不知道赵纯良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赵纯良突然大喝了一声,然后猛的一巴掌对着铁栏杆拍了过去。  砰!!!  一声犹如撞钟的声响从铁栏杆上发出,一个强大的气浪从赵纯良的掌心迸射而出,几个站在赵纯良正对面的人直接被这气浪打中,重重的摔飞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格桑惊恐的看着赵纯良,叫道,“你怎么还能用先天的手段?”  赵纯良并未说话,他在一巴掌排在铁栏杆上后,第二掌也很快就随之落下。  砰!!  第二声撞钟一样的声音响起,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这每一声,都十分的沉闷,每一道声响,都如同撞击在人的心脏上一样,让人十分的难受。  “快,快阻止他!!”虽然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但是格桑已经不能再继续淡定的看着赵纯良在那拍栏杆了。  不过,格桑的反应终究是慢了许多。  转眼之间,赵纯良就已经拍下了十八掌。  突然,那铁栏杆卡擦一声,发出了一阵脆响,随后就看到,一条条的的裂痕,出现在了铁栏杆上。  要知道,铁的韧性是非常好的,你要弄弯他比较简单,但是要弄碎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眼下这铁栏杆却是真真切切的出现了裂痕。  随着赵纯良第十九掌的落下,那铁栏杆突然咔嚓嚓几声脆响,然后整根崩碎了。  格桑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一根铁栏杆,竟然被拍碎了?  我的天,这到底需要何等强大的力量啊!!  赵纯良将那已经通红的手收了回来,然后对穆云青招了招手。  穆云青屁颠屁颠的带着叶芊芊来到了赵纯良的身边。  赵纯良将叶芊芊给背到了后背上,随后从那被打开的缺口走出了铁笼。  铁笼外,那些之前被赵纯良的拳风给轰倒的人全部拿着砍刀冲向了赵纯良。  赵纯良不能控制气,那也只是在牢笼之中,现在走出了牢笼,离开了那所谓的宁风蛊的控制范围,赵纯良自然而然的就恢复了对气的控制力。  心念一转,一股庞大的气浪呼啸而出,那些扑向赵纯良的人,以同样快的速度摔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不想死的话,就跟着我走。”赵纯良淡淡说着,朝前走去。  格桑知道赵纯良这话是对他说的,浑身颤抖着站起身,跟在赵纯良的身后走向了牢房的出口。  这并不是一个多大的牢房,所以很快的,赵纯良就找到了出口。  赵纯良抬起脚一脚将牢房的门给踹飞,然后从牢房内走了出来。  出现在赵纯良面前的,是一片依山而建的建筑群。  那些建筑全部都十分的古朴,看起来应该都有一些年月了。  在赵纯良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空地,空地的边上是一幢幢的房子,而在更远的地方,则是一块块的梯田。  这里,就是山苗的禁地。  空地上正在闲聊的几个人看到赵纯良从牢内走出来,不由好奇的看着赵纯良。  几乎所有山苗的人都没有见过外界的人,只有少数的一些奉命去外面的人,如格桑这样的才见过外面的人,所以对于赵纯良,很多人的好奇心远超过了恐惧心。  就在这时,一群苗人拿着弓箭从远方冲了过来,同时,在另外一个地方,一群身着黑色苗人服装的人,也快速的围拢了上来。  眨眼之间,赵纯良就被堵在了门口。  “外来人,停止反抗吧。”一个老者穿过人群,来到了人群最前头直视着赵纯良。  “我不想杀人。”赵纯良第三次说了这句话,他冷冷的看着老者,说道,“我朋友被人下了蛊,我需要你们帮他解开。”  “下蛊?那个小姑娘么?”老者看向了叶芊芊,随即瞳孔微微一凝,说道,“这是被下了蚀心蛊,不出三个时辰,这个小姑娘就得被蛊吸食掉全身精血。”  “那有办法救她么?”赵纯良连忙问道。  “蚀心蛊算是蛊虫里很难对付的一种,一般很少有人会喂养,而要解此蛊,必须下蛊的人亲自以自身血液为饵,才可让蚀心蛊从对方的体内自行离开,蚀心蛊蚀心蛊,这种蛊一进入人体,就会直奔人的心脏,但凡想要用蛮力解蛊,该蛊就会吞噬宿主的心脏以此来强大自己,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养这种蛊的。”老者说道。  “怎么可能,蛊不是只有你们山苗的人才会用?现在你跟我说没人会养这种蛊,那会是谁给芊芊下的蛊?”赵纯良问道。  “蛊,确实是山苗的人才能用,但是,这天大地大,谁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是否还有哪一支苗人的分支学会了蛊毒之术,据我说知,现在却有一些非山苗的苗人掌握了一些蛊毒之术。”老者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芊芊的蛊很有可能就是那些人下的?”赵纯良问道。  “有可能,这位小姑娘,已经没救了,你还是放弃吧。”老者叹了口气。  “没救?谁说的没救?”赵纯良面带杀气的看着老者,说道,“我这人,脾气不是很好,她是我很重要的女人,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是,如果她真的死在了这里,那我不管你们这些人,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好人,还是坏人, 我会亲手把你们屠戮干净,让你们给她陪葬。”  “好狂妄的先天。”老者冷笑一声,说道,“就凭你也想在我们这里随意杀人?要不是看在你是先天的份上,我们早已经将你拿下了,何至于跟你说这么多话?这蛊根本就不是我们下的,你若想要将怒火发泄在我们头上,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你确定么?”赵纯良眯着眼看着老者。  那老者刚想说话,突然觉得脖子上微微一凉。  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就笼罩在了老者身上。  “这…这是?”老者瞪大眼睛,看着那悬浮在空中,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银色长剑,几乎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还觉得,你们能看的住我的怒火么?”赵纯良冷冷的问道。  “飞剑…这是飞剑!”老者突然大叫道,“你竟然会飞剑!!你跟无极剑圣是什么关系?!”  “你管我跟他什么关系。”赵纯良冷眼说道,“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答复,这蛊,到底能不能解!”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蛊是解不了的。”老者盯着赵纯良,说道,“这小姑娘身上的蛊,我们自然有办法解,但是,我需要你答应我们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了,我们就会帮这小姑娘解蛊。”  一听到这老头说可以解蛊,赵纯良总算是放下了心,他说道,“什么事情,你说。”  “等我们解开这姑娘身上的蛊之后,你要留在我们这里。”老者说道,“至少,在我们问到我们想要的问题的答案之前,你不能走。”  “可以!”赵纯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  “你对天发誓!”老者说道。  “我赵纯良对天发誓,只要苗人能够解开芊芊身上的蛊,我就会在这里呆到他们问清楚他们想问的所有问题后才离开!”赵纯良三指并拢朝着天空脸色严肃的说道。  “好!!”老者说道,“既然你已发誓,那这小姑娘身上的蛊,我们一定会帮你解的,不过,这蚀心蛊确实是十分麻烦的蛊,在整个寨子里,只有一人可以解这小姑娘的蛊。”  “谁?”赵纯良问道。  “圣女大人。”老者说道,“你应该感谢老天,这中蛊的人是个姑娘,所以圣女大人可以接见她,如果是个男的,那他真的只能死在这蚀心蛊之下了。”  “那赶紧带她去解蛊。”赵纯良焦急的说道,“事不宜迟。”  “不着急。”老者说道,“圣女大人现在正在午休,等一下应该就醒了,你先把我脖子上的飞剑拿走吧。我们已经完成了契约,你可以放心,我们苗人一定会信守承诺的。”  “那就好。”赵纯良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黑袍的老人,带着一群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奂冥,让你抓一个先天,你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完事?”那老人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呵斥道。  “格巫,我们已经和这个先天达成了契约,不用再抓他了。”之前和赵纯良谈判的老者说道。  “格巫?”赵纯良看向那后来的老人,那人长着一张很阴森的脸,一个鹰钩鼻看起来十分阴险的样子,他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光一样。  难不成这人,就是害的吉巴没了一条腿的那个山苗长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