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八百一十九章 连平的师父

第八百一十九章 连平的师父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26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49
   819  来自于青藏高原的寒风,吹入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古城。  今年的春天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比前几年来的冷,以至于很多人都相信,今年的春耕日期,可能要比往年延迟一些。  赵纯良站在古城机场的窗户边上。  机场里十分的暖和,一点都没有外面的寒冷。  蒹葭站在赵纯良的身后,似乎是赵纯良的一个影子。  不过从外形来看,蒹葭比赵纯良好看太多了,这样的一个影子,很明显不适合赵纯良这样一个吊丝。  当然,这是赵纯良自认为的,估计全天下除了赵纯良自己,也没有谁有那个资格说赵纯良是吊丝了。  连平坐在位置上,有点局促不安,他的怀中揣着一个看起来有点年份的陶制的缸,缸里放着的,就是这几天他根据蒹葭给的药方炼制出来的解含笑半步颠毒的解药。  虽然这只是一副解药,蛋碎对于连平来说,这却是他师父生的希望。  “你在想事情?”蒹葭突然问道。  赵纯良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日,说道,“我总觉得有些东西缠绕在心头,但是却又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记得你们外面有一~句话,叫做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蒹葭微笑着说道。  “你这是在说我是庸人么?”赵纯良苦笑了一声,说道,“也许我确实不够聪明吧,要换做是我父亲,估计早已经把那些缠绕在心的东西都给解开了。”  “但是有时候,做一个庸人,可远比做一个聪明人来的难的多,我们所看,所想,所思,所求,都让我们不得不绞尽脑汁去面对,而庸人却从未有这样的烦恼,所以我倒是觉得,庸人,其实是在夸人。”蒹葭说道。  “有那么几分道理。”赵纯良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手表。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少爷,飞机已经准备好了。”穆云青小跑着来到赵纯良的面前,说道,“我自作主张,让您坐我去年才买的私人飞机,空间比我爸那架大的多了,坐起来也舒服,上面还有酒吧,健身房,桑拿,什么都有。”  “你倒是会享受。”赵纯良笑着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也得感谢你最近这几天的帮忙,有空的话去京城找我,我招待你。”  “少爷,您这说的是真的么?”穆云青惊喜的问道。  “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赵纯良笑了笑,说道,“刚好我在京城有一些朋友,都是年轻人,咱们一块儿玩,也玩的来。”  “那最好不过了,不过,老大,我能不能有个请求啊?”穆云青问道。  “什么请求?”赵纯良问。  “我想带几个小伙伴一块儿进去,当然,这些小伙伴没有一个碍眼的,他们就跟我一样,都崇拜着您,而且他们的父亲,或者说他们的家族,都是在帮您和您的父亲做事,所以…”穆云青有点局促的搓了搓手。  “没事,一块儿来吧。”赵纯良笑道,“三个人也是玩,五个人也是玩,更何况还是自己人呢,不说了,我先走了,回头京城见,不过你要来之前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不一定都在京城。”  “得嘞,我明白,少爷您一路慢走!”  “嗯!”  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赵纯良直接来到了穆云青的私人飞机下面。  蒹葭好奇的抬着头看着面前这架巨无霸,她从未见过飞机,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东西可以飞上天空。  赵纯良带着蒹葭和连平一起上了飞机,飞机上的人早已经得到了穆云青的交代,对赵纯良等人十分的恭敬。  没多久,飞机就开始在滑道上飞行了。  蒹葭坐在椅子上,两只手紧紧的抓在椅子的扶手上,面色紧张。  对于她这样一个从未见过飞机的人来说,坐飞机那无异于一次大冒险,尽管她性格恬淡稳重,但是碰到这大冒险,那也是有点花容失色的感觉。  “不用担心,这玩意儿大,稳的很,也就起飞的时候有点颠簸。”赵纯良笑着宽慰道。  “嗯!”蒹葭点了点头,心情稍微的放松了一些。  没过多久,飞机总算是起飞了。  这一架价值至少在九位数以上的飞机呼啸着飞往了岭南的温市。  温市,位于岭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商贸繁荣之地,而连平和他师父,就是逃到了这样一个地方。  赵纯良询问过连平,为什么药王谷的人会追杀他的师父,但是连平始终回答不上来。  他就只知道,突然有一天他的师父冲入了他的房间,然后带着他逃出了药王谷,这一路逃的很艰辛,师父更是中了毒,好不容易逃脱了药王谷的追杀,他们才落户到了温市。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了温市的机场。  赵纯良带着因为降落而脸色重新苍白的蒹葭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早有一辆挂着温市牌照的车等在了机场的停机坪上,这辆车的牌照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车窗上的温商会标志,却是十分的显眼。  温商会,一个全球范围内都十分有影响力的商会,据说在古代的时候就存在了,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其历史底蕴一点都不输给道门。  “少爷!”一个中年人恭敬的站在车旁对着赵纯良笑着弯下了腰。  如果有温商会的人在这里的话,他们一定会被这个中年人的举动给吓死。  要知道,在整个温商会,这个中年人可是仅次于会长的存在,而且他还是整个温商会里身价排第一的大富豪。  这样一个人,就算是温商会的会长都没有资格让他弯腰,可现在他却对着一个年轻人弯下了腰。  “祥叔!”赵纯良笑容满面的打了个招呼,眼前这人,也是属于那种逢年过节就得往赵家跑的,赵纯良今年跟这人见过一面,所以还记得他。  “叫我祥云就可以了。”中年人笑着打开车门,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酒店,我们温商会里头好些个赵家的管事,都等您好久了。”  “先不着急。”赵纯良说道,“你带我们去一趟忠孝路。”  “忠孝路?少爷,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祥叔好奇的问道,“以您的身份,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那地方怎么了?”赵纯良问道。  “那是一个城乡结合地区,环境不怎么好,而且里面住的人,也都不是很友善。”中年人说道。  “那没事。”赵纯良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去找人,不是去闹事的,祥叔您尽管开车送我们去就是了。”  “好的。”祥叔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请少爷上车吧。”  赵纯良和蒹葭连平一起坐进了车内,随后一同往忠孝路而去。  没过多久,这辆价值两千万左右的迈巴赫,停在了忠孝路的一家小卖部门口。  赵纯良从车上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这的环境确实不怎么样,地上的路让赵纯良有一种穿越到了桑巴国贫民窟的感觉,就在赵纯良等人附近不远处站着一群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年轻人正在一边抽烟一边打量着赵纯良这边,当那些人看到蒹葭的时候,明显被蒹葭给吓了一跳,然后疯狂的对着蒹葭这边吹口哨。  赵纯良笑了笑,并没有理会那些混混,在连平的带领下走进了面前的一幢筒子楼。  “我们就住在二楼。”连平一边说,一边带着赵纯良走上了二楼。  “吗的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混蛋,又在煮什么鬼东西,一幢楼都是味道,你这个王八蛋!!”  赵纯良的脑袋刚从二楼的楼梯口冒出来,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叫骂声。  并没有人回应那个女人,那女人就继续在叫骂着。  连平似乎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他带着赵纯良走向了不远处一扇关着的门。  赵纯良微微皱眉,这一整条走道上都弥漫着一股很不好稳的味道,有点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又有点像是臭脚丫的味道。  连平来到写着209门牌号的门前,用力的拍了拍门,叫道,“师父,我回来了,我给您带回来解药了。”  “咳咳咳咳咳咳!”  门后传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随后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人给推开了。  这门刚推开,突然楼上哗啦一声倒下来了一盆水。  “给我去死吧!”楼上传来了之前那个女人得意的叫骂声。  连平连忙躲到一旁,那从楼上倒下来的水落到地上,朝着旁边四溅而去,得亏是赵纯良和蒹葭站的远了一些,不然这水就得溅到脚上了。  “八婆,我迟早有一天会弄死你的!”门后传来一个阴狠的声音,随后一个中年人拄着拐杖慢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师父!!”连平一看到这人,立马激动的叫了起来。  “平儿,你可算是回来了!”中年人感叹了一声,随后看向了赵纯良,眉角一挑,说道,“是先天高手。”  “师父,他们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恩人!”连平激动的说道,“我们给您带回来解药了。”  “真的?”中年人惊喜的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连平将陶罐交给了中年人,说道,“我们虽然没有抓到乌王蛊,但是山苗那里有其他的解毒的药,我给您带回来了。”  “没有按照我的方子炼药?”中年人脸色一黑,说道,“那你还回来干嘛?”  最快更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