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八百五十章 先天之路

第八百五十章 先天之路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2998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53
   850当清晨的阳光再一次的洒向大地的时候。  整个迪迪拜似乎笼罩在一种黑暗之中。  石油国的国王去世了,整个石油国有钱人有权人,都从石油国各地坐飞机抵达了迪迪拜。  就连附近的一个小国家的总理总统,也在一大早就坐飞机赶来了。  按照正常的习俗,国王过世之后三天才可下葬,但是这一次哈伊姆死的太突然,只留下了一个遗嘱,而他不能够尽早下葬的话,巴林就不能尽快的登上王位。  所以迪迪拜的王室就将葬礼安排在了哈伊姆国王过世的第二天。  一个个权贵抵达迪迪拜的时候,赵纯良正在睡觉。  这一觉赵纯良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觉得浑身都疼的难受。  全身的骨头就好像要散架一样,而且整个人都有一种发麻的感觉。  就好像是被微弱的电流穿过身体一样。  赵纯良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他身上盖着一条厚厚的被子,随后赵纯良看向了一旁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叶良辰。  叶良辰的眼睛睁开,看向了赵纯良,打了个哈欠,说道,“你醒的还真快。”  “我睡了多久”赵纯良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子。  一阵凉风吹到了裤裆里。  赵纯良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是光着下半身的。  “我草,你竟然有这种嗜好”赵纯良惊恐的看向叶良辰。  “我叶某人是正常的男人,这百余年下来红颜知己不知几何,就算再有需求,我也不至于会对一个男人下手。”叶良辰翻着白眼说道。  “那我这是怎么回事”赵纯良诧异的问道。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么”叶良辰盯着赵纯良,问道,“你都不记得了”  “我想想”  赵纯良紧锁着眉头,开始努力的回想睡着之前的事情。  然后,赵纯良的眼眶红了起来。  “杨万剑”赵纯良的脑袋里出现了自己失去记忆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  杨万剑的心脏被陈厚德抓在了手中,然后一把抓碎。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赵纯良此时的心一如杨万剑的心一样,都碎了。  赵纯良没想到,杨万剑竟然会死在陈厚德的手中,在赵纯良的计算之中,杨万剑和陈厚德应该是属于不相上下的,可谁能想到,陈厚德会突然间走到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的先天高手,已经完全超越了一个人的正常范畴,他可以直接以精神力进行攻击,再也不需要风这样的介质,所以赵纯良和杨万剑才会对陈厚德的进攻手段无可奈何。  “你要学会看淡。”叶良辰敲着二郎腿,说道,“先天本就是一条孤独之路,在这条路上你会看到很多人死去,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孩子,甚至于你的孙子,你的朋友,他们都会死在你前面,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的比你久,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三十岁的先天高手,你没有经历过那些真正让你痛苦而又无奈的生离死别,所以你会因为杨万剑的死而发疯。以后你见多了这种事情,也就能看淡了。”  “我自己的生死早已看淡,但是我却怎么也无法看着我的朋友在我身前死去。”赵纯良痛苦的抓着头发,说道,“你不懂的,太多太多人死在我的面前了,真的太多了。”  “我不懂”叶良辰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亲眼看着我的妻子从黑发人变为白发人,你知道最后她怎么走的么她在某一天,突然给我留下了一封信,然后就走了,信里说,她始终无法跨过我们之间的这个坎,尽管我们的感情一如既往,但是你让她如何去面对一个跟自己儿子一样的丈夫最后我在距离我们家三十多公里的一座孤山上找到了她,她死在了山上,用一条绳子结束了她的生命,你能想象么你最亲爱的人就这样死在你的面前,而且她还是自己走的,我连找个人报仇发泄的办法都没有。”  赵纯良盯着叶良辰,没想到这叶良辰竟然也是有故事的人,他一直以为这叶良辰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成了先天的一个泼皮无赖而已。  “就在四十年前,我亲手送走了我的儿子。”叶良辰怅惘的说道,“他太老了,老的走不动了,而且也得了老年痴呆,那一天我带着他,回到了当初他还年幼的时候我经常带他去的公园,那一天他坐在秋千上,他谁都记不住,但是却唯独记得住我,我在后面推他,他在前面笑的和当初他小时候一样,最后,我亲手送他去和他的母亲相见,因为我知道,他并不想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每次他看到我的时候,一双眼睛里总会噙着泪水,先天先天,都说他们是上天的宠儿,可是在我看来,这却是上天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他让你拥有了远超过常人的生命,但是却要你一次次的承受生命里重要的人的离去,现在对于我来说,谁走,都一样,等一百年之后,你也会如我这样的。”  “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会变得麻木,但是至少现在,我还能够感觉到疼痛。”赵纯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他的尸首呢”  “我已经找了个地方给他埋了。”叶良辰说道,“对于先天武者来说,尘归尘,土归土,这是最好的结果,你不用想着把他接回去,按照他的年纪,他在那里也必然是无牵无挂了,不然也不可能这样跟在你的身边,就让他在此地安眠吧。”  赵纯良沉默的盯着地板。  泪水顺着眼眶低落到了地上。  许久之后,赵纯良抬起头问道,“陈厚德呢为什么他最后放了我们”  “放了我们”叶良辰面色怪异的看着赵纯良,说道,“你是说陈厚德放了我们”  “不是么”赵纯良问道。  “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叶良辰问道。  “什么实话什么假话”赵纯良疑惑的问道。  “假话就是,你大发神威打跑了陈厚德,真话就是,你那只鸟突然醒来了然后把陈厚德打成了重伤,最终陈厚德只得跑路。”叶良辰说道。  “原来是这样”赵纯良恍然大悟,说道,“我就说陈厚德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了我们,原来是恶棍对了,恶棍呢”  “我也不知道。”叶良辰耸了耸肩说道,“你的鸟实在是诡异的很,我招呼他回来,他还不回来,自个儿跑出去玩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昏迷多久了”赵纯良问道。  “没多久,也就一个晚上,现在是早上的十点钟,怎么,你还有事”叶良辰问道。  “有点事情,不过还不急,你先带我去杨万剑那吧,我要给他上柱香。”赵纯良认真说道。  “嗯,行”  杨万剑被叶良辰葬在了一个巨大的公园内。  公园的风景很好,算是整个石油国最好的公园了。  赵纯良双膝跪倒在一个小土包前头。  按照叶良辰所说,这里就是杨万剑的坟墓了。  赵纯良认真的点上了三炷香,在杨万剑的坟前叩拜了三次。  每一次,赵纯良的脑袋都重重的撞在地面上。  三鞠躬结束,赵纯良将三炷香插上,随后站起身,看着杨万剑的坟墓,说道,“杨叔叔,这是我第一次叫你叔,这一次,是我害了你,无论怎么样,你的仇,我都会报,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提着陈厚德的脑袋来你坟前祭奠您”  说完,赵纯良转身离去。  “老杨啊,是我们对不住你,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帮赵纯良一起干掉陈厚德”叶良辰也对着坟墓说了一句话,随后跟在赵纯良后面离去。  从公园离开之后,赵纯良就和叶良辰分开了。  他还不能离开迪迪拜,因为今天是哈伊姆国王的葬礼。  葬礼是在皇家陵园进行,赵纯良特地回了一趟酒店找到了蒹葭。  “圣主,您没事吧”蒹葭看到赵纯良脸色有点苍白,不由问道。  “没事。”赵纯良摇了摇头,随即看向蒹葭手中的小狮子流氓,说道,“你从哪里找到他的”  “我昨晚又回了一趟之前的酒店,在沙发下找到他的,他命大,没被人发现。”蒹葭笑着抚摸了一下流氓的脑袋。  流氓舒服的发出了一阵叫声。  “先放酒店里吧,跟我去一趟皇家陵园。”赵纯良说道,“今天是哈伊姆的葬礼,葬礼结束之后咱们基本上就可以离开了。”  “嗯,好的”蒹葭将流氓给放到床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用被子围起了一个窝。  流氓躺在窝里面,十分舒服的样子。  “走吧。”赵纯良对蒹葭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蒹葭紧随在赵纯良的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蒹葭只是一个晚上没见赵纯良,但是却觉得赵纯良给她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此时的赵纯良,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让她想要臣服的感觉,  王宫,皇家陵园内。  来自于石油国以及世界各地的权贵,都聚集在了这个巨大的皇家陵园内。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