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八百九十二章 毒幕虫

第八百九十二章 毒幕虫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04更新时间:2018-01-08 07:18:58
   892  任凭景田的想象力再丰富,他也绝对想象不到,赵纯良竟然就是山苗的圣主。↖,  在他那个年代,圣主已经消失了六百多年,没有人觉得圣主会出现,更多的人觉得圣主是个传说,就算是景田也是如此,所以,景田对于眼前的这个赵纯良突然说他是圣主,那真的就像是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如来佛祖一样。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圣主…啊,对了,你刚才中了蛊毒一点事都没有!”景田忽然想到了之前赵纯良被自己的蛊给咬了一口的情景,从当时到现在至少五分钟过去了,赵纯良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按照景田的了解,就算再强大的人,被自己的蛊给咬了之后那也得浑身发软,而眼前这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这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你…你凭什么说你是圣主?”景田半信半疑的问道。  “没凭什么,圣主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我说我是,那就一定是了,你信或者不信都没有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你当年被山苗的人迫害的跳入这里,眼下圣主对于你来说,可有半分值得你尊敬的?”赵纯良问道。  景田愣了一下,随后忽然大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说道,“你说的真对,哈哈哈,当年我不过是醉心研究蛊术,却不想得罪了那蒙嘉顿,被扣上了一个炼制人蛊的罪名,更是被人连夜刺杀,要不是我的好友给我透露了消息,怕是三百年前我就已经死了,当从从这万虫谷跳下的时候,我就不再当自己是山苗人了,所谓的圣主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我也没打算拿这个身份来压你。”赵纯良说道,“我救你上去,你帮我解我女人的蛊反噬,咱们这是交易。”  “这个…”景田眼珠子一转,说道,“我忽然发现我还有点事,就先不上去了。”  “你在逗我?”赵纯良眉头一皱,咬牙说道,“我已经用了很多时间在这里跟你解释一些事情,你要是再逗我,我发誓,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我不是逗你…实话跟你说了吧,如果是其他什么蛊反噬,那我都可以解的了,很轻松,可这乌王蛊就不同了,那是蛊王,威力巨大,很难解的!”景田一边说着,眼睛一边看着别处。  赵纯良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冷笑一声,说道,“我当你还真的是个旷世奇才呢,没想到也只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无耻之辈。”  “你你你,你说什么呢!”景田怒道,“论资质,在我之前数百年,整个山苗里头,有谁能够超过我?说我是旷世奇才,那都是轻的,就我这样的,那绝对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你竟然说我是欺世盗名的人?”  “可不是么?什么是旷世奇才?那就是什么问题都拦不住他,什么事情都挡不住他,可你呢?不仅被困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连一个乌王蛊的反噬都解决不了,你说你不是欺世盗名是什么?”赵纯良不屑的说道。  “谁说我欺世盗名了!!”景田恼怒的说道,“不就是乌王蛊反噬么?我自然是解的了的,易如反掌!”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还说解不了?没想到你这人不仅欺世盗名,而且还喜欢言而无信啊!”赵纯良恍然大悟的说道。  “谁言而无信了,我只是说难解!你刚才听错了,难解,不代表解不了,你等我回去拿上我这三百年来收集到的好东西,回头我上去之后,分分钟就解了圣女的蛊反噬,到时候我看你还敢不敢说我欺世盗名,混蛋!”景田愤恨的转身走向远处。  赵纯良用手轻轻拍了拍胸口,总算是把这景田给激起来了,要是这景田真的尥蹶子不救人,赵纯良还真没用什么好方法。  跟着那景田走了几百米远,赵纯良的身前出现了一片空地。  在空地的正中央位置,是一幢简易的小木屋,小木屋的旁边是一条不知道从何妨流来的小水渠。  “你在这儿等我!我进去收拾东西!”景田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小木屋的门走了进去。  赵纯良随手拿过一张简易的凳子坐了下去。  十几分钟后,景田再一次的从小木屋里走了出来。  他的后背上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  “这些就是你这三百年来的收藏?”赵纯良问道。  “当然,这里面随便一样东西拿出去都能够引起震动!”景田傲然说道,虽然嘴上说的很得意,但是景田的心里头却在滴血,因为刚才进屋收拾的时候他粗略的算了一下,要想将乌王蛊的反噬解除,他至少得用掉这些存货的十分之九。  也就是说,他这三百年的储蓄一出门就得用的差不多。  刚才他一时被激,答应了赵纯良解圣女的蛊反噬,现在,当这些东西拿在手上,然后又清楚的知道没多久之后这些东西就得用掉,他真是后悔不已。  只可惜,这世界里并未有后悔药,而景田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至少,答应人的事情,他还是会做的到的。  “走吧走吧。”景田有点心疼的说道,“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没想到啊,我竟然在这里呆了三百年,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不过是过了百八十年而已。”  “你当初不会记录一下么?”赵纯良问道。  “我记录了八十多年,就发现没有什么好记录的了。”景田摇了摇头,深色之间有点落寞。  毕竟,他被人迫害在这里呆了三百多年,而如今他即将离开这里,出去之后将何去何从?  当年的蒙嘉顿,必然是已经死了。  山苗里要出一个先天高手那是难如登天的,景田可不觉得蒙嘉顿这样的货色可以成为先天,所以如今三百年过去了,他不仅仇没得报,出去以后还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苗。  这如何能不让景田落寞。  “走吧。”景田叹了口气说道。  “走!”赵纯良点了点头,示意景田来到自己身前。  景田连忙走到赵纯良的身前,然后在赵纯良的指示下踩在了帝剑上。  “没想到,你不仅是剑圣的传人,更是我们的圣主!”景田感慨的说道。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了去了,站稳了。”赵纯良低喝一声,心念一转。  帝剑猛的往上一拔,随后咻的一声,带着赵纯良和景田飞向了天空。  阵阵的寒风,吹的景田鼻涕都流了出来,但是他依旧心怀激动。  三百年!  三百年被困万虫谷谷底,眼下,他终于要从谷底出来了。  景田很想大喊两声,但是考虑到周围密密麻麻都是毒虫,景田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帝剑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带着景田穿过了之前黏住赵纯良的那一道蜘蛛网。  “你从上面下来的时候,没有碰到巨型毒蛛么?”景田问道。  “碰到了。”赵纯良说道。  “然后呢?”  “我把他给杀了。”  “…”  飞剑急速上飞。  凛冽的寒风似乎要将人的皮肤都给吹开一样。  就在这时,下方的位置,忽然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  “地蹋了!!”景田惊叫道。  “什么意思?”赵纯良问道。  “憾地蚁喜欢在地下筑巢,又喜欢吃泥土,所以他们经常就是在蚁巢里直接开吃,这样的话,每隔一段时间,这地面都得往下陷落,这也是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个山谷的原因,眼下应该是地又被憾地蚁给吃塌了。”景田解释道。  “那也对咱们没什么影响,你叫个什么?”赵纯良问道。  “你看那边吧。”景田指了指远处的山壁。  赵纯良顺着景田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之前平静的山壁,忽然间开始慢慢的涌动了起来。  那些之前因为奂冥撒的那些粉末而陷入沉睡的虫子,竟然开始全部骚动了起来。  这一动,场面实在是太过壮观了。  就好像是一块覆盖在山壁上的布被人给扯动了一样。  那些毒虫刚开始只是一点点的挪动,不过眨眼之间,他们似乎嗅到了人肉的味道,忽然快速剧烈的移动了起来。  “别说话!!”景田低声说道,“别把他们给招过来,不然咱们就得尸骨无存了!”  “来不及了!”赵纯良指了指远处扑面而来的一大块黑幕,说道,“已经来了。”  “完蛋了!”景田脸色惨白,说道,“这是…这是毒幕虫,完蛋了,他们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赵纯良皱着眉头,盯着那一大块如屏幕一样的东西,说道,“直接用先天手段把他们轰散不就行了?”  “没用的。”景田摇头道,“他们的数量太过庞大,轰散之后会立即复原,没有用的,我们死定了。”  就在这时,赵纯良的怀里忽然传来咕咕咕的声响,随后,一个小巧的鸟头,从赵纯良的怀里探了出来。  那个鸟头似乎闻到了什么好闻的味道,不断的左右看着,随后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黑幕。  恶棍欣喜的咕咕一叫,直接扑腾着翅膀,从赵纯良的怀里飞了出去。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