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九百四十六章 有朋自远方来

第九百四十六章 有朋自远方来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121更新时间:2018-01-08 07:19:05
   946  “泽梅尔,你看我这人,是不是特大度?”赵纯良坐在车后排,翘着二郎腿问道。┞┝┠.<>  “是是是!”泽梅尔今天给赵纯良当司机,坐在前排司机的位置上,不停的点头。  “九匹马,我就不跟波斯顿计较他找人来对付我这件事,我是谁啊,王爵,级大高手,帅哥,谁失心疯了来对付我,那除了死,就没有第二条路,你看我今天,不仅没杀了那波斯顿,只让他给我九匹马,这真的是大度到了不行,我都觉得我最近变得仁慈了多了,也许是因为以前造的孽太多了吧,现在也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赵纯良感叹的摇晃着脑袋。  前面的泽梅尔想笑,但是又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刚才他可是亲眼见证了赵纯良敲诈那波斯顿,那波斯顿硬生生的被赵纯良给敲诈走了九匹价值连城的温血马,这九匹温血马,那可真的是价值不菲,总共有四匹的公马和五匹的母马,这九匹马只要圈养起来,那以后就可以生出一大堆的小马,虽然血统不会非常纯正,但是却也不是一般马匹可以比的,一匹马价值至少都在百万以上,这九匹马一年给赵纯良创造的利润,那都是千万以上的。  也难怪波斯顿在赵纯良要走这几匹马的时候脸色难看到了不行,不过要说最损人的,那还得是送波斯顿的那套瓷器茶具,那套瓷器差距是赵纯良在来的路上路过一个陶瓷店进去买的,价值十英镑,赵纯良连价格的标签都没有撕就送给了波斯顿,算做是礼尚往来。  价值过亿的九匹温血马,换一套价值十英镑的瓷器茶具,这要换做是泽梅尔,那都得当场吐血了。  “我真不是跟你开玩笑。”赵纯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特大度,当然,这件事情主要的起因在于我,要是我没有把凯撒杀了,估计给波斯顿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动我,可谁让那凯撒伤了吴媚了是吧?就算牲口,那犯了错也得惩罚,更何况人呢是吧?更何况我也不是白拿人家的马,我还给送了一套瓷器呢。”  “是是是,王爵大人您的大度,如太平洋一般!”泽梅尔讨好的说道。  “你就知道瞎几把扯淡。”赵纯良笑骂道,“你是不是在心里头偷笑?哈哈,说实话,敲诈了那混蛋九匹马,我这心情总算是好了许多,那什么狗屁神圣联盟就算来找我麻烦也值了,对了,泽梅尔,带我去找一下肖恩。╪┠.(﹝。c{o[m{”  “王爵大人,那肖恩可不像波斯顿这般好敲诈!”泽梅尔连忙说道。  “滚你妈的蛋,老子是那种逮着谁都要敲诈的人么?”赵纯良骂道,“老子就是去找他聊聊,他干的就是收人钱财帮人消灾的事情,而且也没动不动的就要人命,做事还算规矩,我就去看看,他到底是怎么跟神圣联盟勾搭上的,接下去老子我可是有大事要做的,要是这时候让神圣联盟盯上,那真的很麻烦。”  “王爵大人,您是王爵,还请注意您的措辞!”泽梅尔无奈的说道,“我查过神州的汉语词典,老子这两个字,并不是什么好的自称,痞气太重。”  “你懂个屁,神州古时候有一个大学者,人就叫老子,我自称老子,就是我也是大学者的意思,你查的是什么狗屁词典。”赵纯良骂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呢…那我这就送您去找那个肖恩!”泽梅尔说道。  “赶紧的!”  没过多久,泽梅尔就将车停在了路边,他将车门打开,佝偻着身子,小跑着来到后排的位置将车门打开。  赵纯良从车内走了下来,眯着眼看了一下旁边一群看起来就不好惹的人,说道,“肖恩是住这里么?”  一个染着黄色头,朋克气息十足的年轻人走到赵纯良身边,上下打量了赵纯良一眼,说道,“你是什么人?”  “我来找肖恩。”赵纯良说道,“带路吧。”  黄头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看了一眼旁边的同伴,笑了起来。那几个坐在旁边的人也一起笑了起来。  “很好笑么?”赵纯良好奇的问道。  “你来找我们老板,难道不知道规矩么?”黄头那人问道。  “什么规矩?”赵纯良问道。┢┢╪┢┠w﹝ww.。  “规矩就是,在这个门口,这个位置上,你在外面再如何厉害的人,也得给我老老实实,规规矩矩,我们老板的名字,岂是你可以随便呼喊的?”黄头那人冷笑着说道,只是,他话音刚落,赵纯良就一把抓住了他的头然后往车上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  这黄毛的脑袋很明显没有那可以防弹的车窗硬,所以虽然撞车窗的声音很大声,但是车窗却一点事都没有,不过黄毛倒是被撞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的。  赵纯良一甩手,将黄毛扔到了一旁,随后朝着身侧的那扇门走去。  那几个黄毛的同伴眼见着黄毛被打,纷纷从腰间抽出匕,对着赵纯良就扎了过来。  赵纯良三下五除二,把这些人都撂倒之后,继续走向了那扇门。  刚走到门口,门就自己打开了。  一个风格和小爱差不多的女人,从门后走了出来,嘴里叼着一根烟,身上穿着皮衣皮裤,站在门旁,脑袋一歪,示意赵纯良往里走。  “王爵大人,我先进去!”泽梅尔紧走几步,想要先一步越门而入,没想到那女人却是从腰间拔出了一把袖珍的手枪对准了泽梅尔。  “你在外头等我。”赵纯良将泽梅尔往身后一拉,另外一只手按住那把袖珍手枪的枪口,继续说道,“美女看着挺不错的,没想到喜欢这种袖珍的玩意儿,回头哥哥我给你看看什么是真的大家伙,保证你会爱不释手的。”  赵纯良这带着黄腥儿的话似乎让那个女人有些诧异,她犹豫了一下,将手枪放了下来,随后转身走进了屋内。  “王爵大人,您可要注意安全啊,我在外头等您,有什么事您随时吩咐!”泽梅尔紧张的说道。  “没事儿的。”赵纯良笑着拍了拍泽梅尔的肩膀,走入了门内。  那扇门缓慢的自动关上,似乎将世界隔成了两个。  门内,一张张木桌的边上坐着各种各样的人。  这些人一个个看起来都是穷凶极恶的样子。  有一个身高接近两米二的大汉走到了赵纯良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赵纯良,面色不善的样子。  “哟呵,还有人抽这种烟的!”赵纯良忽然看到旁边一张桌子上有人放了一包红双喜,不由走过去自顾自的将那红双喜给拿了起来,从里头抽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上。  “可怜的家伙,你激怒我了!”那身高两米多的大汉看到赵纯良如此无视他,愤怒的走到赵纯良身边,挥着拳头对着赵纯良脑袋就砸了过去。  他可不管赵纯良是什么人,只要是在这个屋子里,那就是肖恩的人说了算。  啪嗒一声。  大汉的拳头,被赵纯良一只手给挡了下来。  那巨大的拳头,被赵纯良一个小巴掌挡下,这一幕看起书十分的诡异。  赵纯良手掌微微一用力,那大汉的脸色猛的一变,随后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叫道,“痛,痛,痛,放手!”  “有火么?”赵纯良叼着烟问道。  “有有有!”大汉连忙用另外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果体女人打火机递给了赵纯良。  “点上。”赵纯良说道。  啪!  大汉将打火机打开,给赵纯良嘴里的烟给点上。  赵纯良用力的吸了一口烟,而后将嘴里的烟吐到了身前的大汉脸上,说道,“滚。”  那大汉不停的哀嚎着。  “不滚?有胆量,我喜欢!”赵纯良狞笑道。  “你让我滚,先特吗把手松开啊!”大汉忍不住叫道。  赵纯良一愣,随后把手松开,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说道,“不好意思,忘了这茬了。”  “你找死!”那被赵纯良放开手的大汉忽然怒吼一声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金色的沙漠之鹰手枪,对着赵纯良的脑袋就是一枪。  砰!  硝烟与火光从枪口冒出。  赵纯良微微一笑,他周围的空气,猛的一凝,那脱膛而出的子弹,诡异的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在快减慢。  赵纯良抬起手,五指张开。  那子弹射到了赵纯良的手中,赵纯良将五指一合,把子弹收下。  周围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都傻了。  赵纯良咧嘴一笑,露出那一口的白牙,将手往大汉那边一甩。  噗的一声。  大汉的脑袋上迸射出一道血光,轰然坠地。  喀喀喀!  无数的手枪,步枪,忽然对准了赵纯良。  那些本来还在看戏的人,全部将自己的武器拿了出来。  “干什么呢?把家伙都收起来,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来自东方的朋友登门拜访,我们应该用鲜花与美酒迎接,而不是用子弹,把那丢人的家伙扔出去吧。”坐在最前方位置的肖恩笑着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有磁性,在这样的一个大厅里,进入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没有任何人犹豫,所有人一齐放下了枪。  赵纯良看向不远处的肖恩,微微笑了笑,这人,有点意思。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