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九百五十二章 凤鸾的杀机

第九百五十二章 凤鸾的杀机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99更新时间:2018-01-08 07:19:06
   952  王思薇!  这三个字如闪电一样,闪过南宫凤鸾的大脑。  南宫凤鸾就好像是被雷击了一样,呆立在原地,光着身子,看着赵纯良。  “坐下来吧。”赵纯良叹了口气,拉了一下南宫凤鸾的手。  南宫凤鸾两眼发呆的坐了下来,此时她的脑子里已经一片混沌了。  作为南宫凤鸾当年的头号情敌,更是头号敌人,在很多时候,南宫凤鸾对王思薇恨之入骨,这种恨意,哪怕是在她知道王思薇死了之后都没有消散,因为在南宫凤鸾看来,赵纯良之所以会走上现在这样一条坎坷的路,都是因为王思薇,要不是王思薇怂恿,也许赵纯良现在已经在某个政府单位上班,而她给赵纯良生的孩子估计也要上幼儿园了。  那是一个梦魇一般的女人,她的一切似乎都比南宫凤鸾优秀,所以赵纯良义无反顾的跟她走了,离开了那个大院,让大院里的铁三角变成了一根独苗,而那一根独苗的心,也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也一起离开了。  可以说,王思薇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也是因为王思薇,温长殷最终死在了战场上。  时光流逝,眼下南宫凤鸾早已经成为了赵纯良的女人,对于王思薇的恨意,这才渐渐的消散了一些,不管如何,赵纯良和南宫凤鸾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这就是南宫凤鸾一直以来想要的,可是现在,赵纯良却告诉南宫凤鸾,她如果去亚特兰蒂斯,就会碰到王思薇,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是王思薇没死?还是王思薇的尸体,就在亚特兰蒂斯?  “她没死。”赵纯良看着目瞪口呆的南宫凤鸾,怜惜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说道,“她是四后的其中一个。”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南宫凤鸾不相信的推开赵纯良,叫道,“她肯定死了,一定死了!”  “一直以来,我也以为她死了。”赵纯良说道,“但是事实是,她没有死,她还活的好好的,她在破晓里面,是与四王并列的存在。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敢跟你说,就怕你会受不了,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了,因为天株争夺战已经开始,她作为四后之一,是必然会参加天株争夺战的,如果你与我一起去亚特兰蒂斯,你是一定会看到她的,与其到时候让你手足无措,不如现在就告诉你实情。”  “你骗我,你肯定是在骗我,良儿,你是在骗我是不是?”南宫凤鸾似乎并没有听进赵纯良的话,她不断的摇着头,似乎还处于某种极度震惊的情绪之中。  赵纯良也没有想到南宫凤鸾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其实只要换位思考一下,赵纯良也就不难理解南宫凤鸾现在的情况了。  试想一下,你一直喜欢一个男人,喜欢了很多年,结果这个男人被人给抢走了,当你对你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已经要绝望的时候,那个女人忽然死了,然后这个男人回到了你身边,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一定十分美好,可是当有一天那个女人又一次出现,说他没有死,那不管是谁,都会有一种她的再一次出现,会破坏你眼前一切美好的感觉。  南宫凤鸾此时就是这样,她似乎已经看到赵纯良被王思薇给抢走,然后她又要独自一个人的情景。  “凤鸾,你镇定一点!”赵纯良抓紧南宫凤鸾的双臂,说道,“她只是没死,仅此而已,我与她之间,已经不会再有任何的可能性了,我现在爱的人是你,而不是她王思薇,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可是…可是她没死啊!”南宫凤鸾哭丧着脸,说道,“她会来抢走你的,会的!”  “你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感情,会挡不住一个已经在我们心里死去多年的人么?”赵纯良严肃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南宫凤鸾摇着头,从床上爬到床边,走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我现在很乱,你别跟我说话。”  赵纯良没想到南宫凤鸾的反应竟然如此大,他连忙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南宫凤鸾的手,说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回家,良儿,我想回家。”南宫凤鸾一边哭一边说道,“她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赵纯良恼怒的 说道,“怕我再被她抢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不懂么?是她害死了长殷,我和她之间,只剩下仇恨,再也不会有往日的情分了,你还不懂么?”  “她害死了长殷?!”南宫凤鸾身体猛地一震,惊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良儿,她怎么又害死了长殷!”  “事情是这样的…”  赵纯良将破晓安排王思薇来接近自己的事情跟南宫凤鸾解释了一下。  “那个女人,她…她怎么可以这样,长殷…他那时候年纪才多大,她怎么就能忍心看着长殷被人杀死,怎么可以!”南宫凤鸾泪流满面,瘫坐在地上,对于她来说,虽然对温长殷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但是温长殷对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弟弟,比亲弟弟还亲弟弟的那种,他们从小一起玩耍,一起打闹,他们的童年几乎形影不离,王思薇带走了赵纯良,对于南宫凤鸾来说,是带走了她的挚爱,而带走了温长殷,却如同带走她的至亲一样。  “我与她,早已经成为了敌人。”赵纯良紧紧搂住南宫凤鸾,说道,“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我要杀了那个女人!”南宫凤鸾的眼里暴露出猛烈的杀意,她咬牙说道,“她杀了长殷,我要为长殷报仇,良儿,这次亚特兰蒂斯,我无论如何也要去,就算你拦着我,就算你不带着我,我也要去,我要为长殷报仇。”  “为长殷报仇?”赵纯良惨然的笑了笑,他也想为温长殷报仇,而且也有机会为温长殷报仇,可是,在他的心中,始终都有一道过不去的坎。  一边是曾经的爱人,一边是从小的兄弟。  赵纯良有时候很决断,但是有时候,却也很优柔寡断。  “良儿,你如果下不去手,那就让我来!”南宫凤鸾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念旧情的人,这种坏人,就交给我来做,我会亲手杀了那个女人,给长殷报仇的!”  “这件事情,等到了亚特兰蒂斯再说吧。”赵纯良叹了口气,如果有一天,王思薇和南宫凤鸾真的厮杀了起来,那他到底,要怎么做?  南宫凤鸾的情绪,在赵纯良安抚了许久之后,总算是平复了许多,不过,虽然她的情绪平复了,但是对于王思薇的杀意,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对于她而言,王思薇是情敌,但是这不是杀她的理由,南宫凤鸾并不是小心眼的人,赵纯良当初选择她,那是因为自己不够好,留不住人,所以就算再恨王思薇,南宫凤鸾也从未想过对王思薇动手,可是,当她知道就是王思薇害死了温长殷以后,她的杀意就再也遏制不住了。  王思薇杀了她的亲人,她一定要为她的亲人报仇。  夜色渐浓。  赵纯良的心情有些压抑。  南宫凤鸾似乎体力有所不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纯良换了一身随意的衣服,独自出了门。  在靠近他住的地方就是一个露天的酒吧,不过因为天气还冷的关系,露天位置并没有人,大家都躲进了店铺里面。  赵纯良并未来过这家酒吧,也不知道这家酒吧有什么背景,他只是走到了这里,然后想喝几杯酒,就推门走了进来。  叮呤一声。  门口的铃铛似乎在通知酒吧里的服务生有客人来了。  这是一个格调很暖的酒吧,不同于那些昏暗的酒吧,这个酒吧的灯光是暖色的,靠门位置是一个长长的吧台,吧台里头站着一个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调酒师,几个客人坐在吧台前头的椅子上,各自手中拿着一扎杯的啤酒,在更往里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台球桌,几个中年人正围着球桌较量,在靠左手边的位置,摆放着几张桌椅,靠里的地方放着一台一看就有不少年月的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拜仁慕尼黑与沃尔夫斯堡的足球比赛。  赵纯良很久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此时走进来,竟有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  赵纯良坐到吧台前头,拿了一张百元钞票给服务生,说道,“我要一扎黑啤。”  “好的,先生。”服务员微笑着将钞票放进一个老旧的抽屉里,从里面拿了一张五十的递给赵纯良,而后从一旁拿起一个扎杯,用一根管子往里注了一大杯的扎啤。  “先生,您的啤酒。”服务员笑着将啤酒放到赵纯良身前。  赵纯良喝了一大口的啤酒。  味儿纯,略苦,有一股子微弱的咖啡味。  赵纯良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家里头就有好多这种酒,只是很久未曾见过,也不知道那人家里的酒,是否还在,或者,已经喝光了?  赵纯良拿起手机,对着酒杯拍了个照,然后打开微信,找出了那个几乎不怎么聊过天的微信号,把照片发了过去,然后问道,“许久不见,要喝一杯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