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极品富二代>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那是我的人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那是我的人

小说:极品富二代作者:老施字数:3099更新时间:2018-01-08 07:19:21
   1028  放好行李之后,山鸡就带着赵纯良和赵信俩人跟在栓子的后面离开了房间。  坐着电梯直上十三楼,电梯门刚一打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道就扑面而来。  赵纯良眯着眼往前看去,只见电梯正前方有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十二坊”三个字。  赵纯良往前走去,整个地板都铺着地毯,走起来软软的。  “哟,栓子哥,您来啦!”一个长的颇有几分风韵而且穿的很少的女人从一旁迎了上来,十分自然的搂住了栓子的手臂,那一对暴露出一大半的胸部直直的顶在了栓子的手上。  栓子大笑着把手伸进女人的胸口抓了几把,说道,“带几个兄弟过来消遣,把你们这的技师都叫来,给我哥们挑,对了,我还是要小柔。”  “行勒,我先带栓子哥您进包间,等会儿就把人带来!”  没多久,栓子等人就被带进了一个巨大的包间内,包间里有几张躺椅,灯光有些晦暗。  “哥几个稍等,一会儿技师就会来,到时候咱们挑好了人,就去大浴场里泡个澡,绝对 的舒坦,我可听说,在你们南方是没有浴池 的,要说享受,你们南方人可不如我们北方人,泡澡,那绝对是极品的享受,要是能够有个小娘们给你搓澡,那可是给个神仙都不做啊!”栓子一边说着一边吧唧着嘴,似乎在回味一般。  没过多久,之前那个袒胸露乳的妈咪一样的人,就带着几个穿着高跟鞋透明小短裙的女人从外头走了进来。  赵纯良可是见过世面的,眼前的这些对他来说算不得陌生,倒是那个赵信,似乎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有些尴尬的样子,不过还好的是,他扮演的角色是保镖,自然不会加入到等的节目里,他随身跟着山鸡就可以了。  这几个女人一进来立马就规矩的站成了一排,然后笑容满面的对着在场的几个人鞠躬喊道,“老板好。”  “栓子哥,给您把小柔带来了,小柔可是天天都想着您呐!”妈咪将一个长的十分不错,看起来年纪大概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带到了栓子的身前,栓子一把搂过那女人直接就把手往裙子里钻,一边钻还一边说道,“可想死我了,你个小骚狐狸。”  “栓子,你这眼光可真不错,在场的就这小柔的姿色最不错,我就选这个吧,688号。”山鸡随便指了指一个挂着688号码牌的女的。  “那我要这个。”赵纯良指了指588号。  “给服务周到了,栓子哥可不是普通人!”妈咪着实的叮嘱了一番,这才让那两个女人分别去陪赵纯良和山鸡。  “走吧,咱们去大浴池。”栓子搂着那个已经被他摸的身子发软的女人走向了包厢旁边的一扇门,早有人在门口等候多时,将门给打开。  赵纯良和山鸡两人也都各自搂着自己的女人,和栓子一起走进入了那扇门。  门后是个巨大的浴池,浴池里早已经被放上了热水,在浴池的中央位置摆放着几张水床,水床上还有喷水的设备,看起来十分的高端。  接去自然是少儿不宜的画面,所谓的泡澡,其实只是个由头,三个男人在浴池里和各自的女人在浴池里调着情,当然,在这样大酒店里的女人绝对是比外面很多洗浴场所的女人有档次,至少在赵纯良看来搓澡的功夫都是相当不错的,至于水床水磨之类的,赵纯良就让人给免了,他表现出一副猴急的模样,带着那女的直接就杀进了一旁的包厢。  那女的本还以为要和赵纯良大战一场,没成想一进包厢赵纯良就只是简单的让她给按个摩,其他什么都没让做,连对她动手动脚都没有。  碰到这样傻的顾客,小姐自然开心,他们也不是需求多旺盛的人,可以不被人弄,那自然还是舒坦的。  一个多小时后,赵纯良和山鸡栓子在大堂的地方碰了头,可以看的出来栓子和山鸡两人都十分的舒坦,赵纯良自然也表现的十分舒坦。  这泡了澡之后,就已经是午了,栓子带着赵纯良等人在酒店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就开着车载着三人出了门,倒也没有去什么其他的地方,就逛了逛哈市的一个卖参的市场。  这一转眼,天色就暗了来。  栓子带着赵纯良一行人,回到了之前入住的酒店,那石虎今晚设宴招待他们的地方,就在这个酒店最高级的一个包厢里。  赵纯良还是第一次见到石虎,长的并不如一般东北人高大,有些矮,但是却十分粗壮,剃着光头,脖子上带着一条拇指粗的大金链子,手上戴着一块限量版的百达翡丽,看起来贵气倒是有,只是暴发户的气质太明显。  不过,在东三省,倒也没有人敢说石虎是暴发户,毕竟,石虎的权势摆在那,据说有一次跟另外一个修车厂的人干架,石虎硬生生的拉出了三百多号人,把人家的修车厂给砸成了垃圾场。  “山鸡兄弟。”石虎见到山鸡后,十分热络的将山鸡的肩膀给搂住,不断的拍着山鸡的肩膀,似乎十分高兴的样子。  “虎哥。”山鸡陪着笑脸,他本来就瘦,眼被粗壮的石虎给搂着,显得更加的渺小了。  “坐吧坐吧,一会儿麻子他们哥俩就来了,他们可是一直念着你的好,说要是没有你在海市的帮忙,他们现在可就进去了,这一进去,基本上就完蛋了。”石虎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山鸡坐。  赵纯良作为山鸡的马仔,本来是不能上桌的,但是因为山鸡就带他一个马仔来哈市,足以见得赵纯良在山鸡心里的地位,所以石虎也让赵纯良坐上了桌,不过却只能坐在最首的位置。  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都是哈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各个戴着大金链子和名表,身边也都跟着一个提包的年轻小弟,看起来就全部是社会人的模样。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包厢的门再一次的被打开,这一次进来一瘦一胖两个人。  这两人的穿着打扮虽然很普通,但是两人身上却隐隐有着一股煞气,这煞气比之在场的很多人都浓。  两人之中,那个略状的人脸上长了不少麻子。  “哈哈,你们俩,可算是来了。”石虎笑着对两人招了招手,说道,“我们刚还说起你们俩的事情呢。”  “虎哥,山鸡。”消瘦的那人微微笑了笑,对着石虎和山鸡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赵纯良的旁边。  “哥们,很面生啊,跟山鸡一块儿来的?”一脸麻子的男人对赵纯良问道。  “是。”赵纯良点了点头,说道,“想来你一定是麻子了吧?”  “对对,我叫麻子,也有人叫我张麻子,兄弟贵姓?”麻子问道。  “我姓赵,单名一个四。”赵纯良说道。  “赵四啊?哈哈,这名字好,有意思。”张麻子大笑着拍着赵纯良的肩膀。  “山鸡,今晚我要多敬你几杯酒!”张麻子旁边那瘦瘦的人说道。  “这个叫刘能。”石虎对山鸡说道,“刘能和张麻子,两人也算是东三省道上有名号的人物了,干过不少大案子,现在是红色通缉榜上的人。”  “就是你们俩,在海市犯了事儿的吧?”赵纯良问道。  “是是,就是我们俩,话说起来,你们海市的人,还真和其他地儿不一样,其他地儿只要我拿枪往脑袋上一顶,别说反抗了,各个都被吓的快尿了,你们海市的那个人不但没有被吓唬到,竟然还能反抗,我们干了这么多票,就这一票失手了,这特妈可惜!”张麻子遗憾的说道。  “那人估摸着也活不了,脖子上挨了几刀,伤了大动脉,基本上死定了。”刘能说道。  “这你们可就估摸错了。”赵纯良笑道,“那个人没死,失血性休克,但是抢救过来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头躺着,他也真是可怜,被抢的前一年的同一天,跳河自杀,好不容易活过来,结果同一天被人扎了几刀。”  “嘿,你咋还知道的这么清楚呢?”张麻子惊讶的问道。  “那是我手底的人。”赵纯良笑着说道,“也算是我的朋友。”  “哦,原来是你…”张麻子习惯性的把话说到一半,忽然反应了过来,猛的看向赵纯良,那坐在更远的刘能反应可比张麻子快多了,他刷的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赵纯良的脑袋。  “你是什么人?”刘能黑着脸看着赵纯良。  “别拿这玩意儿吓唬我。”赵纯良抬起手,竖起食指摇了摇,随后说道,“自我介绍,我就是被你们抢得那个人的老板,这次让山鸡带我来 哈市,也没有其他事情,就是来找找你们,顺便找一个人要个说法。”  “找我们?还找人要说话?你是傻了吧?”张麻子戏谑的笑道。  “山鸡,这是怎么回事?”石虎正和山鸡聊天呢,忽然看到赵纯良这边都动起了枪,脸子就黑来了。  “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山鸡耸了耸肩,说道,“这位大哥非得要找到麻子和刘能,我没有办法,只能带他来哈市找麻子和刘能了,要是我不找,我早几天就得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