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透视之瞳>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嚣张

第七百零四章 嚣张

小说:透视之瞳作者:旸谷字数:2148更新时间:2018-01-09 07:19:24
    第七百零四章 嚣张  “多谢您提醒,不过我也得提醒您一下子了。作为一个长辈,基本的礼貌应该还是要懂的。不能嘴里面教育着别人,但是自己一点素质都没有,这样不好。”宁峰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  这就是在说他没有素质,不配教育自己。  朱杰愣了一下,瞪着宁峰。没想到宁峰这个家伙竟然还敢还嘴,简直算是无礼至极。“小子,你大人难道没有教导过你该怎么和长辈说话吗?一点基本的家教都没有。”  宁峰也不客气,对着他说道:“您的家教好,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呢?值得尊敬的人,我自然会尊敬,不值得尊敬的人,我也没必要给他面子。”  “没素质!”他骂了一声,然后对着宁峰道:“本来还打算给你留几分颜面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没有这个必要了,接下来我会让你两把输掉比赛的。到时候,别哭着求我就行,年轻人竟然敢对我们苏城的古玩协会做出挑战也是够嚣张的。”  这就是给自己破脏水了,想用苏城人的共同体来给自己压力?  自己可不傻,“不不……你理解错了,对于苏城的诸位我是非常尊敬的。我可不敢挑战他们,我只敢挑战那些没有真正水平的,比如说你!”  说完之后,眼睛直接盯着他笑着。  “你……好好好……小子,够嚣张。”他直接对着宁峰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赢我?先赢了我孙子再说吧,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竟然敢如此嚣张。”  “小子,别这么得意,你要是能赢了我,再在这里大放厥词吧。”朱卓看着宁峰道。他也没有听过冯宁的名头,即便是在新秀之中也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所以他一点都不害怕。  在没有用足够的实力征服他们之前,任何的狠话都是大放厥词,但是赢了之后,这就变成了自信的表现了。  所以赢了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对于苏城的那些看客来说,他们本来就是苏城的人,心里面自然更加的偏向朱家。而且冯宁这个名头,他们确实是没有听过。  对于宁峰的这些狠话也是很不屑。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吧?从哪里来的这种自信呢?他竟然打算赢朱老?朱老可是咱们古玩协会的副会长,那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他想要赢难啊!”  “而且朱家现在可是三人齐上阵,难道他是打算一个人挑人家三个人吗?这也有些太嚣张了。且不说朱老和朱祺了,光是一个朱卓他都不一定能赢得了。”  “是啊,朱卓的水平是大家都认可的,确实很厉害。毕竟是古玩世家,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想要赢难啊。”  “这小子就是嚣张,要不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出一次名头,真以为借着人家炒作一次就能赢吗?如果没有真正的实力,再炒作都是白费力气。”  “这家伙不会这么傻吧?应该是有两把刷子吧?会不会是哪个大师的关门弟子出师了?”  “没有吧,我最近并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号人啊。再说了,如果是大师的弟子,一定会有师父捧场的,没有这么做的吧?这不是给师父抹黑吗?我觉得,这人就是故意这么做的。”  众人看着宁峰议论纷纷,对于他能赢了朱家都是不确定的,毕竟大家还是相信更加有名气的朱家,尤其是有朱老坐镇。  “两方已经做好准备了,那我可就出第一道题了?”馆长看着众人道,因为是随机比赛,所以双方都是不清楚比赛的内容的。  都是由这个馆长确定的,不过确实能判断出双方实力。但是比赛的内容,无非就是辨别真伪之类的内容,大家都是知道的。  所以其实题目的形式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学识和眼界。  “这方谁出战呢?”他看着朱杰道。  朱杰随意的说道:“朱卓,你去,这局别输了。两局赢了他就行了,不要给他任何的机会。”  朱卓自信满满走了出来,对着他说道:“爷爷,放心吧,这人的水平怎么配的上让您出手呢。”  他说完之后,对着宁峰道:“小子,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你说我用不用给这个老东西面子了?”宁峰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周卿珞道。  周卿珞早就气愤难耐了,竟然这么看自己这方?  “没必要给他们面子,一家子都没有礼貌,两局收拾他们就算了。你赶紧赢了他们咱们还能回去逛逛街,玩一玩。千万别拖时间啊。”  她不客气的对着宁峰道。  宁峰微笑着看着他们,然后伸手指着朱杰道:“两局赢你!你要是最后出场可就没有机会了。”  “狂妄,无知小儿!”朱杰不屑的道。  宁峰的这话自然引发了新一轮的嘲笑。  “什么?他说他自己能两局把人赢了?不需要朱杰出手?他难道还想要朱老爷子出手,可是我为什么感觉是朱卓他们两轮会把他赢了呢?”  “这家伙一定是没有经历过失败才敢大放厥词的,朱老开始解除古玩的时候,他估计还在穿着开裆裤呢,现在竟然这么狂妄。”  “我们虽然不否认有天才的存在,但是绝对不会是他,朱老可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天才,经过这么多年的积淀,实力岂是他能比的。”  “就算是朱祺他都赢不了啊,咱们之前有不是没有见过朱祺的本事,且不说他的观察水平了。之前我看过他的高仿作品,那可是非常的厉害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我也知道这件事,我那次还去看了,结果愣是没有发现一点的破绽。如果不是上面标着这件东西是假的话,我一定会认为是真品的。”  “这算什么,曾经有人愿意花大价钱购买这件东西,从海外溜一圈,然后放到拍卖行,能当做真品卖出去。”  “不过他的赝品之上,似乎都刻有名字,这件事是行不通的,人家是很在乎自己的名声的。”  众人可不知道他们在背后干的事情,以为他们表面上做的事情就是实际表现出来的道德水平的。况且这种事情,人家怎么会让你们知道呢,那不是毁自己的名声吗?  这种事情是非常简单的,只要认真思索一下就能有疑惑,只不过人们是很懒的,懒得去分辨信息的真假,所以就选择性的听自己愿意听的部分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