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透视之瞳>目录>

第七百一四章 两个证明

第七百一四章 两个证明

小说:透视之瞳作者:旸谷字数:2027更新时间:2018-01-09 07:19:26
    第七百一四章 两个证明  宁峰扫了众人一眼,然后非常任性的说道:“各位不是要证据吗?我来给你们证据。”说着他笑嘻嘻的走到了桌子面前。  朱祺诧异的盯着他,他怎么可能会了解这些东西呢?要知道这些东西可没有什么成果啊。  众人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宁峰。  他指着那件真品道:“众所周知,哥窑的特点就是金丝铁线。而这种金丝铁线其实是一种烧制时候的缺陷美。是因为在烧纸的时候胎和釉的膨胀系数不同,所以在出窑之后釉就会开裂。真正哥窑的东西可以炸一两年的时间。”  “这个我们知道,不需要你来普及。”朱祺看着宁峰的脸色不好看。他没好气的对着宁峰说道。  “你听我接下来的话。”宁峰挥手阻止了他道:“金丝铁线之所以能够形成,原因就在于它要炸两年,知道原理之后,就会很容易判断。”  他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在过去,哥窑的东西出来之后,会直接搁在碳水之中。拿出来之后,就会形成大块大块的黑开片,非常的清晰。而因为它的间隙非常的小,颜色是进不去的,搁在那里时间长了,经过氧化就会形成金丝铁线。”  一些不明白的人对于这件事非常的感兴趣,听着连连点头,但是一些懂行的人却并不在意这个,他们在意的是怎么判断。  宁峰直接拿着其中的一个假瓷器,道:“这件作品虽然样子差不多,开片也差不多,看起来也是金丝铁线,但是差别在两点。”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直接精神了起来,这可是重点。  “第一、以前的东西出窑之后会放在碳水中,现在人为了效果更好,会放在墨汁里面。虽然两者看起来非常的相似,但是色差总会是有的。而且墨汁的这件东西颜色更加的亮。”  “第二、也是最容易分辨的地方,就是这些金丝,这些金丝是长期氧化的结果,而造假的人。无论技术多么的高超,最后这一步他必须造假。否则没办法出现铁线。”  宁峰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说完之后,大家觉得似乎是这么一回事儿,说得有理有据,对于大家有很强的说服力。  “好像有那么一点的道理啊。确实是这个样子啊。”  “我也觉得是对的,这么说,其实也不是很难。要不说还是年轻人呢。脑子就是好使,咱们是不是老了。”  “从原理到结果说得这么透彻,确实不错。”  众人对于宁峰的话显然是非常的认同的。  把话说得这么滴水不漏,大家是不会对他有什么异议。  馆长看着宁峰点点头,宁峰的表现确实很让他意外。因为之前的事情,他会觉得他不会配合自己,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愿意帮自己这个忙的。  朱祺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漆黑了。他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些知识,只能怪他自己平时不怎么涉猎这些东西。这种东西平时拍卖场上就非常的少见,他们也不仿制这种东西,知道的当然非常少了。  这个馆长的问题似乎都是在处处针对他们一般。  宁峰看了一眼众人道:“这就是这件物件关键之处了,这些黄线是用烟熏,从而让金线过度氧化。所以这几个物件假的无疑了。”  众人按照他的指点看着这几个点,确实有些强化氧化的样子。这种强化氧化比自然氧化的样子要显得亮,所以可以有很大的倾向认为这件东西是假的了。  “你的道理虽然说得透彻,但是最后你是凭借铁线的颜色判断这件东西的真假。就因为颜色鲜亮就判断这件东西是假的,是不是有些仓促了?”朱祺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宁峰说得其实有可能是正确的,但是他最后确实也是从这一点看出来的,证据还是不够充分。  只要证据不充分,自己就能反驳。  这下子大家就知道朱祺是在故意找茬了,这么难懂的东西,宁峰能找到一些辨别方法已经算是相当的不容易了,竟然还嫌证据不明确。  其实真正造假高手造出来的东西,基本上就是靠着一些些的嫌疑排除的。这东西谁都没办法确认它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个有些过分了,毕竟能有一个证据已经非常不错了。在没有大规模的出土哥窑瓷器的时候,已经能有这种判断已经非常难了。”  “何止是难啊,我之前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事情,他简直惊艳到我了。一个年轻人竟然懂这么多,我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和馆长串通好了。”  “怎么会串通好呢?馆长之前又不认识他。馆长的人品大家也是知道的。只能说碰到天才了,朱祺这么做有些不可理喻了。”  众人看着朱祺道,他们认为宁峰能有现在的结果已经非常的不错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嫌弃人家的一个证据不够,有些无理取闹了。  宁峰一点都没有恼怒,而是露出一丝微笑,道:“好,那我就给你第二个证据,大家都知道哥窑的第二个特征是紫口铁足。在传统的文献之中,这个事情已经得到证明了。当然这些东西烧制的时候,确实都注意到这一点了。  但是他们注意到这一点却忽略了,也许不是他们忽略,而是用现在的技术没办法还原。大家来看这里面的气泡,真正的哥窑瓷器气泡浓密的就像是攒珠。而这些瓷器为了烧出紫口铁足,显然把这个较为容易忽略的地方给牺牲掉了。”  朱祺已经傻了,这个证据可足够明显了。毕竟气泡这种东西可没有什么主观观察了,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  “朱先生,这个证据可以吗?”宁峰笑嘻嘻的道:“如果不够,我还可以给你举出别的证据?需要吗?”  “哼!”他的脸色一阵的黑,一阵的白,然后直接一挥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张老脸简直丢尽了,被一个小辈这么表现,能高兴得了才怪呢。  两人一对比,简直就是打脸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