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06神奇的玉碗

006神奇的玉碗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46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2:53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心定下来的沈娇将原主的记忆理了理,眉头微箴,小女孩的记忆很混乱,且大都是有关吃喝玩耍的,对她了解现在的环境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不过也不算是一无所获,最起码她知道了两点,一是她和爷爷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妙,众叛亲离,内忧外患;二是她这一世的父母亲人也依然同前世一样,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沈娇不由苦笑,看来她是注定无父母缘亲人缘了!  沉睡的沈家兴又咕噜了几句,沈娇重又开心起来,苦涩立时便烟消云散。  爷爷曾说过,爱是相互的,就跟做生意一样,要投本钱进去的,那些人不爱她,她也正好不用爱他们,投那么多本钱去爱,可是很累人的!  沈娇走过去将沈家兴身上滚落的毛毯拾了起来,小心地替他盖好,重又想起了玉碗。  沈娇自碗里取出两颗蜡丸,一模一样,就跟那双胞胎似的,根本就辩不出两颗蜡丸有何区别。  她有心想捏破蜡丸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有丹药,可又担心会影响了药效,最后她还是没有捏破蜡丸,两颗就两颗吧,大不了等用的时候再捏破好了。  沈娇将玉碗托在眼前仔细端详,大为奇怪这只玉碗是怎么出现的?  想到刚才左手心奇怪的感觉,她不禁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也许这只玉碗就是藏在她手心里的?  这念头才一兴起,沈娇便暗笑自己脑子傻了,玉碗怎么可能钻到手里的?这样她的手岂不是要破个大洞了!  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沈娇就这么睁睁睁地看着玉碗嗖地一下在眼前消失——没了。  这回她倒是没怎么慌张,心里也有点数了,她摊开左手,在灯光下看了又看,小小的,白白的,嫩嫩的,很漂亮的一只手,上面什么洞也没有。  玉碗是钻到哪去了呢?  才一念叨玉碗,那种暖流又出现了,玉碗也随之出现在她手心里。  连着试了五六次,沈娇已经能够确定这只玉碗是可以藏到她手心里了,只要她不想它,玉碗就不会出来。  沈娇对此十分满意,觉得真是天佑沈家,赐给她这么好的一种藏宝方法,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玉碗会被人抢走了。  只可惜玉碗只有这么点大,只能装这么点子东西,要是玉碗能够把沈家的东西都装进去,那她沈家也不会招来皇帝眼红,把沈家的家产都抄了,沈家族人上下一百多口还落得个发配边疆的惨境。  沈娇的念头才起,突地眼前景象一变,沙发前茶几上的果盘、饼干盒、烟灰缸等竟似被台风卷起一般,径自朝着她飞来,沈娇吓得紧紧捂住嘴,一动也不敢动,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些东西砸过来。  可是她等了许久,一点动静也无,她讶异地睁开眼,却见茶几上已是空空荡荡,那些东西却踪影全无。  去哪了?  沈娇懵懂地看向静悄悄躺在她手上的玉碗,她心里有种感觉,那些东西怕是被这玉碗收走了。  可这么小的碗,怎么可能收走那么多的东西呢?难道是观音菩萨的玉净瓶?能装天下万物?  沈娇吃吃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竟会有这般奇怪的念头。  只是那些东西到底是去哪了,她得把这些找回来呀,否则爷爷问起来,她怎么解释?  突然,她的眼前就出现了茶几上的东西,被安置在一个房间里,房间并不是大大,也就现在沈家的客厅大小,大约两丈见方(约四五十立方)。  茶几上的东西都安静地躺在房间的角落里,沈娇试了下,东西可以拿出来,只要她集中精神去想即可,便没去管那些东西,她被房间里的另两只箱子吸引了。  箱子并不大,一尺见方,只是箱子的材料却是难得的阴沉木,这么珍贵的阴沉木箱子里会装什么东西?  沈娇才想着打开盖子,其中一只箱子就开了,她惊得忙捂住嘴,朝箱子里看去,里面竟是满满一箱晶莹的粳米,让沈娇高兴的是这些米也是可以拿出来的,这才是她最开心的,经历过流放路途的饥饿和疾病后,在她心目中的最珍贵的只有粮食和药材。  只是这一箱米也太少了些,就算是熬粥也只够她和爷爷吃半个月的,中午煮面时她已经发现家里的粮食并不多了。  叹了口气,沈娇盖上了箱盖,暗自告诫自己不可太贪心,能够同爷爷一起再生,再还能有这么一箱白米,这已是难得的机遇了,做人不可不知足啊!  一只箱子是白米,那另一只箱子是什么?  沈娇来了兴趣,打开了另一只稍大点的箱子,却见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一些盒子和瓷瓶,上面还贴着纸条,纸条上的字不是太漂亮,比狗爬字稍好点。  拿起一只盒子,纸条上写着‘人参养荣丸’,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两颗蜡丸,沈娇忍着心中的惊疑,再拿起一只瓷瓶,写着金疮药,显然瓶里盛的是外伤药了。  还有一些也大都是常见药,像止泻散、藿香丸、小儿惊风散等,药备得很齐,但却都只有两份,沈娇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这个箱子还有空余,为何不多备一些呢?  沈娇在箱子里还找了一只盛有百年山参的盒子,另外还有一只装了金元宝和银元宝,也是两份。  她合上箱盖,再打量起了房间,却再没有发现其他东西,房间里只有这两只箱子和她收进去的那些东西。  沈娇已经觉得很满足了,米和药虽然少了些,可省着点还是能够撑一段时间的,她有两只手,只要肯吃苦,还怕会饿死吗!  正待退出房间时,沈娇却发现在房间的另一角落里有着一扇小门,是真的小门,她现在尚能走进去,爷爷可就只能爬进去了。  只是门却紧闭着,上面挂着一把紫铜九环暗门锁,沈娇暗自心惊,九环暗门锁的工艺已经失传很久了,据说仅传下来两把,一把在皇宫,另一把则由沈家老祖宗收藏,可却在战乱时遗失了,自此世间仅剩皇宫那一把。  没想到玉碗里竟还有一把!  可钥匙呢?  这种九环暗门锁的钥匙多为子母匙,母匙用来开启锁孔,子匙则用来顶暗门,只有两把钥匙同时开启,方可打开这把锁,否则就算是最为高明的锁匠也打不开。  沈娇四处搜寻也没有找到钥匙,只能对这把锁望洋兴叹,心里却对这扇门后的东西十分好奇,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宝贝?  若是有一屋子的粮食那才叫好呢!  沈娇顾自做了一会儿美梦,便不再关心那道门了,既然进不去,那就不进好了,万事皆不可强求,这也是爷爷教导她的。  她再次来到两只箱子处,想带些米和人参养荣丸出去,看着这些亮晶晶的大米,沈娇忍不住地欣喜,将这些米不住地翻滚,似那高空挂下的瀑布一般。  这是爷爷以前去乡下收租子时最爱干的事了,而她跟着爷爷一道也会这样不断地用手翻滚着大米,米在手心里流淌,心里只觉得踏实。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以前她体会不了爷爷这句常挂在嘴边的话,可饿过痛过病过死过的她,却已经能够理解了。  现在她不慌啦!  只是这些两只箱子是谁存进去的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