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09蛋炒饭,搁仨蛋(只对你绽放微笑和氏壁+)

009蛋炒饭,搁仨蛋(只对你绽放微笑和氏壁+)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08更新时间:2018-01-09 07:22:54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祖孙俩鬼鬼祟祟地来到客厅的楼梯口,沈家兴将扶手上的那颗朱红盖子用力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再往左转了六圈,只听楼梯下边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沈娇循声朝楼梯下找去,却见楼梯下的储藏室墙上竟开了道门。  “爷爷,这里是暗室吗?”  沈娇对沈家有暗室并不奇怪,以前的沈家也有暗室,爷爷将沈家的财宝都藏在了暗室中,只可惜皇帝的公差大人就跟狗一样,东嗅嗅西嗅嗅就把暗室找着了。  “对,正是暗室,里面可有好东西,以后都给娇娇。”沈家兴笑眯眯地说着。  那一窝白眼狼他沈家兴就当是没生过没养过他们,连片金叶子都不留给他们。  沈娇对宝贝并不是太在意:“这些宝贝不能吃不能穿的,都是死物,当不得大用。”  沈家兴身子一震,似醍醐灌顶般,往日的执念竟一下子就解开了,是啊,就算他藏了一座金山银山又有何用?  现在照样不是还得饿肚子?  甚至还因此落得个挨打扫街的下场!  唉,枉他沈家兴活了六十年,竟还不如娇娇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儿看得明白,还有他沈家几十代,都是看不透啊!  因沈娇的一句话大彻大悟的沈家兴看着沈娇的眼神更显慈爱,拉着沈娇一起进了暗室,暗室并不大,也就半间客厅大小,可却装得满满当当的,箱子摞箱子,多的都叠了三四只,看得沈娇心惊肉跳的。  沈家兴打开了只箱子,沈娇只看了一眼就不看了,前世的她见过的好东西比当朝公主都还要多,眼界早养刁了,这箱子里的珠宝玉器当然不错,可还是入不了她的法眼。  沈家兴一见孙女儿那毫不在意的模样,不禁暗叹孙女儿这气度可真不是常人能比的,这要换了一般的姑娘,见了这么多珠宝,哪还能如此镇定?  不错,沈家的姑娘就得有这份气度!  清点了一番他的财富,沈家兴不免又得意起来,自夸道:“知道爷爷宁可把大别墅交公,也要来住小别墅的原因吗?”  沈娇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为啥,娇声答道:“因为这栋房子里有财宝。”  沈家兴开心地抱着沈娇又亲了口:“娇娇可真是爷爷肚子里的蛔虫啊,爷爷想啥都知道。”  想到蛔虫那恶心的模样,沈娇皱起了小脸,爷爷这文才还是一如既往地差啊,总是用词不当。  沈家兴越想越是为自己的英明壮举得意,狡兔三窟,他沈家兴可不止三窟,祖先那些血泪教训他岂能没有启发,明面上的公司房产都是他弄来给外人看的,沈家真正值钱的宝贝可都在这个暗室里呢!  嘿嘿!  待沈家兴一个又一个箱子都看过点过满足无比后,沈娇这才运用意念,将这些箱子收进了玉碗中,东西有些多,她收完箱子后,感觉额头那里抽抽地疼。  怕沈家兴担心,沈娇强忍着没说出来,沈家兴还以为她是困了,便让她去睡着,而他则去煮大米饭,炒鸡蛋蒸蛋羹。  沈娇也确实是有些撑不住了,才刚躺下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一觉竟睡到了天明,沈家兴见孙女儿睡得香,便自己一人煮了些饭吃了,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早上沈家兴炒了两碗喷喷香的蛋炒饭,奢侈地搁了仨鸡蛋,洒上点葱花,盛在瓷白的盘子里,金黄的鸡蛋,微黄的饭粒,碧绿的葱花,啧啧,色香味俱全哪!  他这手艺就是大酒店的大厨也比不上了!  爷孙俩似那饿虎下山一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吃完了盘中的蛋炒饭,连葱花都没有放过,盘子被舔得干干净净,清洁溜溜,连洗都不用洗了。  “真好吃,呃,好饱,呃!”沈娇摸着小肚子,响亮地打了两个饱嗝,惊得她忙伸手捂住嘴,难为情地冲沈家兴笑了笑了。  太丢脸了,她这一时情急竟连细嚼慢咽不可出声的礼仪都忘了,实在是太过粗鄙!  沈家兴却毫不在意,命都快没了,还讲个屁规矩!  饭吃饱了,街还是要扫滴,沈家兴嘱咐了沈娇一番,怀里揣了两个玉米饼子,便扛着大扫帚扫街去也,雄纠纠气昂昂的,就跟扛着枪上战场一样,精神百倍,看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就没见过去扫街还这么开心的,其他的哪个不是愁眉苦脸有气无力的?这人怕是刺激得傻了吧?  可怜哉!  沈家兴毫不在意周围行人异样的眼光,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他现在可是底气十足呢!  沈娇并没有跟着一道去,沈家兴让她在家里多生些粮食出来存着,以防不时之需,沈娇深以为然。  将门窗都锁好了,沈娇便开始忙碌了起来,玉碗用了几次,她也算是摸到一点规律了,这玉碗是能变化大小的,小如酒盅大小,大则能变得似米缸那般大。  这倒是挺不错,要不然鸡蛋那么大的东西就盛不了了。  一上午沈娇生了一袋大米,半袋面粉,半袋玉米粉,十几个鸡蛋,她还在碗橱里摸到了一小块腊肉和一小段香肠,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全扔进了玉碗里了。  似小仓鼠一样将能生的都生了些在玉碗里存着,厨房里只放了一点点,就像是随时都要断炊的惨样,财不可露白,祖训时刻不能忘啊!  一切准备妥当,沈娇抬头看了看天色,拎着煤饼炉去了院子生火,早上沈家兴和她大致说了说如何引火,她以前在边疆也用过,边疆人大都用这些石碳烧饭,只不过模样有些不一样,这里的石碳竟像藕一样的。  团好一张旧报纸点燃扔进炉子里,再将拾来的碎木片也扔进去,不一会儿木片便烧得旺旺的,沈娇忙夹了一只煤饼加上去,破蒲扇扇个不停,从煤饼孔里泄出来的浓烟呛得她眼泪直流,咳个不停。  这里的石碳质量太差了,不如边疆的好,火还没上来呢,烟都能把人呛晕,沈娇嘟嘴埋怨了几句,拿手擦了把眼泪,继续扇风,晚上可还得用这煤饼炉子做饭呢!  韩齐修刚走过来就看见脸上一道黑一道白,眼泪汪汪的沈娇,蹲在地上抹把眼泪留下一道黑,再扇一阵风,扇到最后,烟没了,火熄了,脸上成了花脸猫。  沈娇看着眼前烟消火熄的煤饼傻了眼,咋就熄了呢?  明明她都是按照爷爷说的做的呀!  眼泪莫名就流下来了,破煤饼也欺负她,都不是好东西!  韩齐修趴在墙头看着委委屈屈的小姑娘,忍不住咧嘴笑了,真是个爱哭的娇气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