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26像四叔的四叔(轩辕御谶和氏壁+)

026像四叔的四叔(轩辕御谶和氏壁+)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4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2:5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那道褐色的疤痕有点长,似丑陋的蜈蚣一样,自眉角一直延伸到了鬃角,足有五公分长,疤痕看起来不像是新伤,应该是陈伤,已经有些淡了,可还是十分可怖,令人触目惊心。  不过这道疤痕并没有让男人变得面目可憎,反倒为他增添了不少男子汉气概,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MAN力很足,很有男人味。  沈娇以前在边疆见过不少军士,是真正的军士,上过战场杀过匈奴的军士,她觉得这个男子身上有那些军士的影子,手上肯定沾过血,而且还不只一条。  疤痕男子本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感受到了沈娇灼热的目光,回头就见到漂亮白净的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小女孩的卷毛和蓝眼睛吸引了他的注意,触动了他早已冰冷的心,唇角微勾了勾,冲沈娇笑了笑。  沈娇也笑了,她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很像四叔,也是家族里唯二对她真心的人,只可惜四叔也死在了流放途中,是被狼咬死的,四叔晚上想去山上找些吃的,却遇上了狼,待发现时,身子已经被狼咬得七零八落了,爷爷受此打击,身子一天比一天弱,不久之后也没了。  “四叔好,我叫沈娇。”  刚才这个男人介绍自己是赵四,她没有叫赵叔,而是叫了四叔,经历了自己和爷爷的转世,她总觉得很多事情冥冥中都有安排。  兴许这个赵四就是四叔的转世呢?  赵四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把沈娇的小卷毛,竟从衣兜里掏出了一颗大白兔,塞到沈娇嘴里。  沈娇知道这糖,是牛奶做的糖,比什锦糖好吃,她含着奶糖冲赵四咧嘴笑了,返身摸到自己的小包,拿出一大块牛肉干,爬到赵四身边,极快地塞进了赵四嘴里。  赵四愣了愣,嘴里牛肉干的香味慢慢散发,面前的小女孩仰头看着他,脸上带了点讨好,还有几分亲近,他冷硬的心又软了一点点。  他朝对面的沈家兴看了眼,沈家他当然是听说过的,而且他知道的还比别人更清楚一些,没想到沈家兴的孙女倒是个惹人爱的小姑娘,看她的模样,想必是那位白俄小姐的后代了。  沈家兴也冲他笑了笑,眼神中带着丝警觉,这个赵四的名字他总觉得不像是真的,而且他看这赵四也不像是开客栈的掌柜,一点都不像是生意人,倒像是军人。  “娇娇快回来,别吵你赵叔。”沈家兴叫回了沈娇,不希望孙女与这个赵四有过多的接触。  这年头大家还是自立为国的好,谁都不敢相信啊!  沈娇冲赵四笑了笑就回到了座位上,张大嘴将嘴里还未融化的奶糖给沈家兴看,意思就是赵四是好人,给她糖吃了。  沈家兴哭笑不得,孙女真是太不懂得人心险恶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同她说说什么叫做‘糖衣炮弹’,女孩子岂能没有一点防备心呢!  其实沈娇不是不懂人心险恶,她比谁都要明白人心的恶,可她前世到死时也不过十五岁,从小锦衣玉食,仆佣环绕,哪里知道外面还会有坏人呢!  就算是父母兄姐对她的冷漠也并没有让她太过伤心,因为爷爷的宠爱完全填补了其他亲情的空白,还有亲爱的四叔总是从外面带一些精巧有意思的小玩意儿逗她开心,她的前十五年可以说是真正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  直到家庭变故发生了,她的生活才从天上跌落到了泥泞里,四叔和爷爷的相继惨死,让她成为了暴风雨中颤抖的小花,谁都可以欺负她,走过来踩她一脚。  也所以再次醒来的沈娇对这个社会其实是抱着极大的戒心的,只除了对沈家兴,其他无论谁她都不会卸下心防,就像刚脱离母豹的小豹子一样,永远都是用利爪朝着外面。  但沈娇自己其实并不能太清晰地分辨好人坏人,她对人的好坏完全取决于自己前世的印象,像沈家兴,因为她认定了沈家兴是她的爷爷,所以她会对沈家兴掏心掏肺。  而因为赵四长得像对她好的四叔,她也会一点一点收起爪子,慢慢地靠近赵四,就像是初到陌生地方的小猫一般,对谁都会吡牙,可也会寻找它信任亲昵的对象。  他们这座是双人座,赵四旁边坐的是顾尘,大概是年纪轻,他并没有太多的愁苦,更多的是对未来生活的好奇和探究。  “娇娇今年多大啦?”顾尘逗弄沈娇。  沈娇因为顾尘之前回答了她的问题,对他还是有几分好感的,便老实回答道:“九岁。”  顾尘担忧地看了眼沈娇,冲沈家兴道:“娇娇太小啦,Q省那里很苦的。”  沈娇抢着说道:“我不怕吃苦!”  沈家兴摸摸她头,苦笑道:“再苦好歹我还能照看着,要不然她一人留在海市可咋办?”  “她的父母呢?”顾尘忍不住问道。  “同我断绝关系了!”沈家兴平静回答。  车厢里的人听到这句话,俱都变得沉默了,大概是他们自己也有这样的经历吧。  “那为什么不把娇娇留给父母?孩子什么都不懂。”  沈家兴苦笑了几声,留下让张玉梅带,娇娇还不如一个人过呢,只是这些他同外人也说不清,便没有说什么。  顾尘也看出了沈家兴有难言之隐,他是个聪明人,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聊下去,转而拿出了一副扑克,同沈娇玩起了牌,一大一小,倒也玩得不亦乐乎。  前几天沈娇坐在火车上倒还觉得新奇,并不觉得难受,可第四天她就受不了了,每天只能坐在铁皮车厢里,吃难吃的饭菜,还不能洗澡,上厕所也很不方便,最难受的是没地方睡觉,只能躺在沈家兴的腿上睡。  “娇娇再睡会儿吧。”沈家兴小声道。  “不用,爷爷您躺着睡会吧,我站会儿,总躺着骨头都酥了。”沈娇摇头起身了,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她本来还有几分圆润的小脸蛋很快就尖了,眼睛显得更大,看着让人心疼。  沈家兴自然是心疼的,有心想让沈娇多睡会儿,可她却极执拗,总是躺一会儿就醒来了,趴在桌子上睡,还说那样趴着才舒服。  他当然知道沈娇是想让他多睡会儿,又是心疼又是窝心,只觉得有孙女如此,就是受再多的苦他也不怕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