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54防人之心不可无

054防人之心不可无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83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2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周掌柜问这句话时,眼睛不时往赵四背上的袋子打转,旁边的朱掌柜也同样如此,贼眉鼠眼的模样。  顾尘这时才有些明白过来了,警觉地看着两人,赵四不紧不慢地从袋子里提溜了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出来,在周朱二人面前甩了甩。  二人定睛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失声叫道:“老鼠?”  原来赵四拿出来的竟是一只肥硕的死老鼠,也不知他是啥时候逮的。  “这山上的老鼠挺多,托小赵的福,咱们时不时还能混上顿肉吃。”沈家兴笑眯眯地说着。  钱文良与顾尘虽对吃老鼠十分膈应,可面上却配合地点头,嘴里甚至还说:“老鼠肉吃起来和牛肉差不多,很有劲道,蛮好吃的。”  周朱二人一脸吃大便的模样,还带着几分不屑,真当是饿死鬼投胎的嘞,连老鼠都要吃,哪里是讨饭佬哉!  “你们真当是……啧,老鼠哪里好吃的呀?多少拧心(恶心)哦!”  弄明白了沈家兴他们肉的来源,周朱二人也没了探究的兴趣,叹着气扛着柴禾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背影带着几分萧瑟。  顾尘看得心生不忍,叹道:“周叔和朱叔他们真可怜啊!”  钱文良也面有戚戚。  沈娇扭了扭身子,示意顾尘放她下来,顾尘笑道:“娇娇又能走动了?”  “嗯!”沈娇乖乖地点了点头。  想了想她还是提醒道:“顾叔叔,我和爷爷也很可怜的。”  顾尘和钱文良俱都心中一凛,方才意识到他们自己如今也是过江的泥菩萨,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资格去可怜别人?  赵四眼带笑意地瞟了眼沈娇,这个小丫头实在是聪慧得过分,刚才她怕是故意说走不动的吧!  “他们的可怜模样大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他们的身体还没到连柴都扛不动的地步,你们不要被他们的假象迷惑了。”赵四提醒二人。  这回就连沈家兴都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周朱二人是在装可怜,明明看着就像是真的要随时倒地的模样呢!  顾尘和钱文良更是不相信,怀疑地看着赵四。  赵四淡然道:“以后你们注意看他们二人的眼睛吧。”  顾尘恍然大悟:“赵哥你这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他们两人每次上食堂打饭都是排在前头的,有一回还差点把我给撞到地上了。”  钱文良也一脸恍然,想来他也遇到过同样的事情。  吴伯达笑着补充:“其实他们想要吃点好的也不是不可能,有一回我看见他们的家当了,钱票可不少,不比咱们差呢!”  顾尘实在是不能理解:“那为什么他们不去集市里买粮食改善生活?那么些钱藏着有啥用?”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谁也搞不懂周朱二人是怎么想的,揣着金山银山啃窝头喝咸菜汤,请恕他们无法苛同。  沈娇跑到赵四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兴冲冲说道:“四叔,呆会我们把老鼠烤了吃吧?”  顾尘一听吃老鼠就觉得腻歪,嫌弃道:“娇娇,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吃老鼠呢?”  沈娇听得好笑,饿肚子了还分什么男女?  “女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吃老鼠?老鼠肉很好吃的,我和杏花姐在山上就总烤了吃,香喷喷的。”沈娇嘟嘴道。  顾尘想像了一只恶心的老鼠被沈娇这么个漂亮小姑娘吞进肚子的场景,胸口实在堵得慌,憋屈地冲她竖了个大拇指,佩服!  沈娇嘻嘻一笑,忍不住道:“连老鼠都不敢吃,顾叔你可真胆小!”  顾尘被她激得立马雄起,梗着脖子爆着青筋吼道:“谁说我不敢吃老鼠了?呆会我就吃给你看!”  接二连三被个小丫头鄙视了,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为了他男子汉的尊严,就算是蚯蚓,他也得咬牙吞下去了!  一路上顾尘就这么同沈娇你一句我一句地逗着嘴,有了两个最小的插科打诨,爬山的旅途似是也短了不少,他们很快便来到了禁区。  所谓的禁区是农场职工自己划定的,用红布条绑在几棵松树上,主要是告诫农场里的孩子们,不可以再往里走了,会遇上狼和熊瞎子。  沈家兴有些担心:“要不咱们就在外面打些小兽吧,里面实在是太过凶险了。”  他倒是不怕,可这不是带着孙女嘛!  赵四还未说话,沈娇兴奋地嚷着:“不要,我们去里面打野猪。”  沈家兴还想斥责她几句,赵四出声道:“无妨,就让娇娇跟着吧,我会护着她的!”  看到沈娇亮晶晶的眼睛,赵四眼里带上了笑意,这个小丫头的性子可不像她的模样一样娇软,连人都敢杀了,哪里还会害怕野兽?  再者他也存着训练沈娇的心思,他毕竟不可能时刻护在小丫头身边,趁他现在还陪着小丫头,就把他的本事教会她吧,能学会多少就看小丫头的悟性了。  起码在这个乱世里,一个美貌的姑娘家能够有自保的手段才是最为重要的。  沈家兴见赵四如此说,便也不再说啥了,由得沈娇去了。  赵四自腰间解下腰带,突地一抖,黑色的腰带竟抖得笔直,沈娇心中一惊,没想到赵四的腰带竟是柄软剑,且看这柄剑的柔韧度,剑的材质极优。  “刷”  赵四抽出软剑,薄得似纸一般的剑刃在晨曦下闪着光,晃得他们不由自主地眯上了眼。  “好剑!”吴伯达不由自主地赞了声,只不过他的面上也带了几分疑惑。  “小赵这剑我看着像是R国人的工艺呢!”  赵四淡然一笑:“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剑是我无意中得来的,看着还好使就带上了。”  吴伯达心中一动,这位赵四实在太过神秘了,武艺高强,心思缜密,以前他还怀疑赵四是草莽出身,可后来他便不这么认为了。  赵四虽然话少,可一言一行都能看出来这个人受过极严苛正规的训练,文韬武略都是极优秀的,草莽里可出不了这等人才。  沈家兴心里大致是有些数的,他见到吴伯达的神情,心里一咯登,忙打岔道:“说起这个刀剑工艺我就来火,明明R国人的铸剑工艺是从咱们Z国学过去的,可现在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为可气的还是这些小王八口口声声说铸剑是他们R国最先开始的,呸,一群忘恩负义的王八羔子!”  说到这里沈家兴面上也带了几分愤懑,更多的却是心痛,R国人在Z国的那些年,抢走了多少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