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57严厉的赵四

057严厉的赵四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2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家兴几人并没有立时下山,眼下是正午时分,正是农场最热闹的时候,人人都捧着饭碗蹲在家门口扒拉饭,一边吃一边唠嗑,顺便晒太阳。  反正大家都是吃白菜土豆窝头,谁也别嫌弃谁!  他们若是这个时候下山了,猪后腿的血腥味立马就能被农场里的人发现了,他们有肉吃的事很快就能传偏全农场,麻烦大发了!  以他们的敏感身份,日子过得越苦才越安全,像上回娇娇不过就是一斤水果糖,就引来了朱家这一伙臭老鼠,这要让人知道了这么大一条猪后腿,怕是永无宁日啦!  “我生堆火,把身子烤烤。”  吴伯达搂了堆松针,极快地生起了火,他们现在还没出禁区,地上的枯枝极多,只一会儿就能搂一大堆。  沈娇也恢复了不少,只除了腿手还有点酸,赵四把她叫到一边指出了她刚才对战野狼时的不足,他说得很严厉,毫不留情,把沈娇说得眼泪直流。  赵四看着两眼泪汪汪的沈娇,心难得地柔软了,可面上却还是冷冰冰的,语气也没有变得温柔一些。  他的时间不多了,若是不严格一点,小丫头怕是学不了多少本事,所以他必须硬下心肠来,尽管他的心在面对这个才认识不久的小丫头时,总是会变得柔软。  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冰封了四十几年的心,竟会被一个陌生的小丫头解冻,头一回感受到了温情的滋味,很陌生,还有点别扭,可却很暖!  沈娇的眼睛都哭肿了,她本来还有些自得的,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还不错,四叔一定会表扬她的,可却没想到表扬一句都没听到,反被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  记忆里四叔从来没有像这样训过她,每次都是说好话哄她开心的,有时爷爷训她时,四叔还会想办法帮她开脱。  沈娇只觉得委屈,同时也深深地意识到赵四并不是她的四叔,四叔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说的话记住了吗?”赵四冷声道。  “记住了!”  沈娇低着头,后脑勺对着赵四,闷声闷气地回答。  赵四看着有些赌气的小丫头,唇角不禁勾了勾,这才意识到被他训话的人只是个九岁的小丫头,不是他以前的那些学生,他一下子说得这么重,小丫头不生气才怪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得不对?”赵四问道。  沈娇使劲摇头,可头还是没抬起来,半晌才道:“没有不对,我知道四叔是为了我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练的。”  她当然不会觉得赵四不对,爷爷常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顺于行,赵四肯说她自然是为了她好,她只不过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赵四的语气罢了!  赵四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后脑勺,就知道这小丫头心里还转不过弯来,也难怪,他刚才的口气就连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小丫头!  他隐隐有些担心,怕小丫头从此以后会同他生疏了,不知怎的,只要一想到以后小丫头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同她亲昵,他这心就有些不舒服。  再想到不久之后他就要同小丫头离别,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面了,赵四的心突地揪了一下,很有一种将小丫头打包带走的冲动。  叹了口气,赵四蹲下身子,在沈娇耳边小声道:“我能教你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才会对娇娇这么严厉的,好了,别哭了,否则眼睛都要哭肿了!”  若是让赵四以前的同仁看到他现在模样,怕是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了,素以冷血无情闻名的‘血鹰’,竟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哄小女孩?  这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惊悚!  要知道有一回执行任务时,血鹰可是连对方全家十几口不论老小都给宰了的,最小的孩子甚至还在襁褓之中,其他人都不忍下手,唯有‘血鹰’毫不犹豫地下手了。  沈娇的关注点在赵四说的‘时间不多了’上面,立时紧张地抬头问道:“四叔您要去哪?您是要离开这里了吗?”  小丫头的眼睛有点肿,鼻子尖上也染了点红,特别惹人怜爱,赵四的心更是软了几分。  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是的,我要离开这儿,去另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当权者管辖的城市生活。”  沈娇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虽然赵四不是她的四叔,可她还是喜欢赵四,有赵四在身边,她就觉得安心。  她忙抱住赵四的胳膊央求道:“四叔为什么去其他城市呢?这里呆着不好吗?”  赵四替小丫头擦了眼泪,轻声道:“因为四叔和这里的当权者不是一伙的,他们一直在找我,我若是不离开的话,会连累你和你爷爷的。”  沈娇这下听明白了,赵四和现在的皇帝不是一派的,可能还是皇帝的对头那边的,这样说起来,赵四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了!  她吓得忙小声在赵四耳边道:“四叔,那您现在就走吧,别呆在这里,太危险了,您放心,就算您不在,我也不会偷懒的。”  小丫头的关心让赵四的表情暖了许多,心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难怪他以前的好些同仁在有了孩子后,都会选择退出,因为他们说心再也狠不下来了,当时他还不能理解,认为那些人是在找借口,现在看来,是他错了!  因为有了在乎的人,所以心才会柔软,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娇娇别担心,他们找不到我的,而且我还要等一个人的消息,等到了我才能离开。”赵四轻笑道。  沈娇这才稍稍放心,可心还是提着,叮嘱道:“那四叔您还是小心着点,可别让人知道了,您放心,刚才的话我谁都不会说的,就是爷爷那里我也不说,我爷爷有时爱说梦话,嘴巴堵不住。”  沈娇的表情有些沮丧,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世的爷爷竟有说梦话的毛病,白天做了啥事,晚上做梦都会说出来,好在到现在为止,沈家兴一次都没说过宝碗,若不然,她可真要愁死了!  赵四看着小大人似的沈娇,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春花开放一般,令人迷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