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70罗宋帽

070罗宋帽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17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3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1966年12月5日,农场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地上的雪积了一脚深,屋外都成了银妆的世界,农场的孩子们都开心地在屋外吵闹,堆雪人,打雪仗,忙得不亦乐乎。  大人们自然还是要出工的,地里的活永远都是干不完的,更何况马队长还是个干活不惜力的人,否则年年农场第一的宝座如何能够保得住。  沈娇也忙着呢,她的宝贝兔子可算是要生了,本来她还不知道,可这两天吃得滚圆溜圆的母兔子时不时地伸嘴去拔胸口的毛,把胸口拔得光秃秃的,看得她都疼。  马杏花说这是母兔子快生了,它在给小兔子垒窝,果然今天一大早,沈娇照例去兔子窝里看,就发现了母兔子肚子下面的一窝肉团,像小老鼠一样,粉嫩粉嫩的。  沈娇将一小把鲜嫩的兔儿菜扔进了兔窝里,小声道:“快点吃,吃干净点啊,别让人瞧见了!”  这兔儿菜是她用宝碗生出来的,现在山上已经没有嫩草采了,她每天都会趁没人时喂兔子吃,再放一把干草作掩护,免得让人起疑心。  母兔悉悉嗦嗦地啃着兔儿菜,对旁边的干草连看都不看一眼,有嫩草吃,傻兔才会啃干草呢!  “你就安安心心在我家呆着,外面冰天雪地的,你就是逃出去了也得饿死,再说外面哪有我家好吃好喝,是吧?”  沈娇一边喂兔子一边和兔子唠嗑,兔子刚来家时,偷偷摸摸打了好几回洞,有一回都逃到屋外去了,要不是她发现及时,肉可就完了。  母兔子抬头看了沈娇一眼,两只爪子晃了晃,沈娇忙又拿了一小把兔儿菜出来:“多吃点,把小兔子养得壮壮的,再把我和爷爷四叔也养得壮壮的,呵呵。”  “娇娇!”  马杏花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沈娇忙一把抢过兔子嘴边没吃完的兔儿菜,跑去开了门。  “走,上山去。”  马杏花背着筐,围了块红头巾,露在外面的小脸蛋冻得红扑扑的,说句话出来都能冻成冰棍儿,旁边站着马红旗,也同样背着筐。  自从杏花娘吃了沈娇送去的药丸子后,身体奇迹般地好了起来,才只服了两丸便能下床了,还能干些扫地擦桌子的轻快活,可把马家人给乐坏了,马杏花姐弟俩更是对沈娇爷孙俩感激无比。  因为在马家,没有谁能比他们姐弟俩更想着娘亲快点好起来的了!  “杏花姐,红旗哥,等我一会儿。”  沈娇动作极快地从炕上揪了把干草,塞进雨鞋里,这样脚套进去时就不会冻了,马杏花看得稀奇,取笑道:“你可真是个娇小姐哩,穿个鞋子还这么费劲!”  沈娇抿嘴笑了笑,也没解释,她这身子先天体弱,平时就得精心着点儿,若不然病倒了,可就没人照顾爷爷啦!  再戴上毛茸茸的帽子和皮手套,整个人就跟个毛球一般,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摸摸。  马杏花早已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把:“这脸可真嫩哩!”  旁边的马红旗手也有点痒痒,他也好想摸摸娇娇妹妹的脸蛋呀!  沈娇让马杏花的手冰得直吸冷气,嫌弃地拔开了她的手,冲他们得瑟道:“我家兔子生小兔子啦,等明年开春咱们就能吃上肉了。”  马杏花和马红旗闻言都稀奇地去看小兔子,只是母兔将小兔守得严严实实的,看也看不着,两人只得罢了,但脸上却也都兴奋无比,对未来的吃肉生活充满了向往。  “走,咱们去看看山上的陷井,说不定今天就能吃上肉了呢!”马杏花觉得未来有点漫长,把握住当下才是最要紧的。  其他两人也都深以为然,其实沈娇对吃肉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吴伯达设在禁区里的陷井时不时都能有野兔野鸡之类的小猎物掉进去,赵四也会隔三差五地上林子里打猎,且还带着沈娇一道。  那群狼已经同他们熟了,老规矩,先让沈娇同几只狼缠斗一番,再帮着狼一道将猎物杀了,割下一条腿带回来。  弄到最后,那群狼见到他们二人就会主动停下来,就算是没有猎物,那匹头狼都会派出几名手下同沈娇玩上一圈,据赵四说,这是头狼在训练那些年轻的狼。  狼与人之间异乎寻常地和谐,说出去怕都没人相信呢!  她和赵四每次上山,必定都不会空手而回的,再加上禁区内陷井里的猎物,他们这段时间就没缺过肉吃,个个都养得膘肥体壮,好在是冬天,身上的膘也瞧不出来,要是夏天的话,怕是早就惹人起疑心了。  即算是如此,沈家兴他们一群人每天出门前也必要在脸上抹把沈家兴调配的药剂,是用山上的野草汁配的,一抹在脸上,便会面黄肌瘦,这样就同其他人没啥差别了。  当然,这些肉沈娇是不会拿给马杏花姐弟的,与他们分食的只有禁区外的三个陷井,那里的猎物并不多,但因为沈娇会时不时扔些猎物进去,一个月总能弄上两三回,也不算少了。  沈娇笑嘻嘻道:“我昨天做梦梦见野鸡了,说不定今天能逮着野鸡呢!”  马杏花嗤地笑了:“那我昨晚还梦见吃猪肉哩!”  沈娇白了她一眼,笃定道:“肯定能有野鸡!”  她昨天用宝碗生了好几只野鸡呢,扔了只在陷井里,怎么会没有?  三人笑嘻嘻地深一脚浅一脚往山上走去,山上也有不少孩子,大都在玩闹,那位胡小草也在其中,穿着花袄子,戴着崭新的红色绒布帽,上头还挂了两个毛线球,晃得人总是要多看几眼。  “这叫‘罗宋帽’,城里人都戴这样的帽子,我妈用给我做绒裤绒衣剩的骆驼绒布做了这顶帽子。”胡小草的声音又清又脆,沈娇他们想不听见都难。  马杏花的脸一下子就黑了,马红旗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沈娇知道这两姐弟见着这个胡小草都是这样的神色,不奇怪。  胡小草继续吹嘘:“我昨天还吃白面馍哩,全是白面,一点杂面都不搀,又暄又甜,可好吃哩!”  旁边的孩子个个听得流口水,白面馍他们可是有好长时间没吃着了呀,狗娃姐姐猫蛋则更为羡慕胡小草头顶上的绒线帽,伸出手就要去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