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73色迷心窍了

073色迷心窍了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2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4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朱石头的鸡腿自然是没有吃到的,马杏花就算是拿去喂狗都不会给他吃,朱石头哭丧着脸跑回去了,沈娇有些担心:“朱家人不会来闹事吧?”  马杏花冷笑:“怕他个球,他们要是敢来,我骂不死他们!”  马红旗却有几分担心,他倒不是怕朱家人,而是厌恶与他们打交道,这家人就跟臭虫一样,看见了都让人生厌。  “我们快些拾了柴禾回去吧!”马红旗手脚加快,爬到树上将雪抖落了,手脚麻利地将枝桠砍了下来,现在还没下大雪,山没被封,得多打点柴禾,要是大雪封了山,可就连一根柴禾都砍不着了。  不一会儿,马杏花便捆好了三捆柴禾,两捆大的,一捆小的,几人的筐里也都塞满了,三人扛起了柴禾便往山下走,沈娇自然是扛那捆小的喽。  马杏花要把鸡给沈娇,沈娇说什么都没要,她的宝碗里还躺着好几只呢!  “杏花姐拿回去炖汤给大娘喝,野鸡汤极补的,大娘喝了对身体有好处!”沈娇劝道。  只是这姐弟俩哪肯占沈娇便宜,最后才让步只肯拿一半,沈娇没法只得道:“朱石头他回去肯定找他奶告状了,我要是拿了鸡,怕是会有麻烦的。”  马杏花也想起了这茬,对朱家人实在是厌恶得紧,这只鸡最后还是让马杏花姐弟俩拿走了,不过马杏花说等下回逮着的猎物就全给沈娇。  沈娇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马杏花后来同她说,他们姐弟才从沈家出来,路上就遇见气势汹汹的胡大娘,看起来是要来沈家的,只不过这胡大娘见到马红旗手上的野鸡后,便折回去了,脸色难看得紧。  对沈家胡大娘可以肆无忌惮地辱骂,可对马家她可就没这个胆子了,谁让她全家都在马队长手下讨生活呢!  沈娇总觉得有些不安,提醒马杏花道:“杏花姐,这朱家人下作得紧,你平时还是小心着点,可别吃亏。”  马杏花不以为意:“我怕他们这些没胆的球货?”  沈娇想想也是,马杏花爹是农场最大的官,朱家人就是胆子再大也是不敢搞马杏花的,这么一想便也放下了心。  马杏花这几天心情极好,她兴冲冲对沈娇说:“我爷说要给我大哥寻个媳妇,我大娘已经托人去寻了,年前就能有回信,我奶说只要大哥找了媳妇,就不会再被狐狸精勾走魂了!”  原来马杏花回去就把绒布及白面馍的事同马大爷和马大娘告状了,其中当然添油加醋一把,说得两个老人火冒三丈。  好嘛!  有白面不知道孝敬爷奶和爹娘,拿去给狐狸精吃?  杏花娘也气得不行,把正在剪裁的绒布给甩到了一旁,气道:“喜喜这是啥意思?人家挑剩下不要的破布头拿来给兰花,咱兰花可穿不起。”  兰花是杏花娘挣着命生下来的,且因为她身子不好,没有奶喂兰花,是马大娘用米糊糊喂大的,是以,杏花娘就觉得亏欠了小闺女,平时对兰花也格外疼宠一些。  马大娘自是气得不轻,她更心疼那些白面,这要是留着,过年蒸上一屉馍,走亲访友带上两个,可是极像样的节礼了。  这个没良心的小犊子,气死她了都!  盛怒之极的老两口让马队长把马喜喜叫了过来,劈头盖脸地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期间马大爷脱了三回鞋子,扔一回马红旗就捡回来给他爷穿上,马喜喜身上多了三只鞋印。  马喜喜也懊恼得紧,胡小草这个嘴碎的,又上外头炫耀去了,还好死不死让杏花红旗听到,真是个蠢货!  最后马大娘大发雌威,冲马队长下了命令,从今往后马喜喜的工资口粮全交到她这儿,吃饭都上家里来吃,哪都不准去。  后面马红旗还提醒了声,说马喜喜家里可能还有存粮,马队长气冲冲地跑到马喜喜家里,果然上他家搜出了一袋子麦子,还有一袋子黄豆,一袋子高粱,几袋子玉米,这家伙家里就跟仓鼠一样,屯了不老少粮食,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马队长当然也很想知道,可马喜喜却咬死了不肯说,就只说不是偷来的,来路正着,马队长也拿他没办法,火大地将这些粮食都搬了回去,心里对这个侄儿也是失望得紧。  有这么些粮食没见他拿些回去孝敬大哥大嫂,全送到狐狸精炕上去了!  针对这个色迷心窍丧了良心的孙子(侄子),马家人召开了家庭会议,一致决定要尽快给寻个女人,只要有了女人,马喜喜也就能安心过日子了。  “一定得找个性格泼辣的,能制得住喜喜。”杏花娘建议。  马喜喜可不是个老实男人,女子要是不泼辣点,还不得让马喜喜欺负死!  马大娘深以为然,不过她更看重另外一点:“身体一定要好,屁.股大一点,好生养!”  没了的那个孙媳妇相貌倒是好看了,可屁.股又小又扁,一生娃就出事了,这回她一定得替大孙子找个屁.股大的。  于是,马喜喜未来的媳妇标准在马家老中青三代人的共同商讨下,出炉了:  膀大腰圆,性格泼辣,手脚麻利,是不是黄花闺女无妨,但却不能带拖油瓶。  马杏花冲沈娇说了这些标准,沈娇认真地想了想,补充建议道:“我觉得还得找漂亮的,起码得比胡小草她妈好看,要不然喜喜叔…呃…喜喜大哥可看不上眼。”  自从上回马红旗损胡小草是侄女儿后,沈娇就再也不肯叫马喜喜叔了,这样一来,她岂不是也成马杏花侄女了!  马杏花对沈娇的提议不以为然:“相貌有啥要紧的,我爷说了,女人关了灯上炕都一样!”  话才一说完,马杏花自觉失言,面上有些讪讪的,见沈娇扑闪着大眼睛似是没听懂,便转到其他话题上去了。  岁月如梭,1966年便这么过去了,天气也一日冷似一日,农场里的活也渐渐少了下来,大家都忙着准备过年呢!  胡香玉这段时间过得极不舒心,为啥?  因为她的年货还没准备好,本来马喜喜都答应得好好的了,要再给她带十斤白面来的,还有其它的粮食,可这都过腊八了,马喜喜这熊球货都没个消息,她这心里哪能痛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