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82办年货

082办年货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5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马杏花特别兴奋,对沈娇说了好些她亲哥马红兵的事,总之在她的述说中,这位马红兵同志比赵子龙还要厉害,犹如天神下凡。  大概在每位妹妹的的心中,自家哥哥都是最厉害的吧!  马红旗也很开心,三哥回来了肯定会带子弹壳的,这样他就可以在农场里的伙伴们面前炫耀了,狗娃他们肯定得羡慕死!  沈娇很羡慕马杏花同她哥哥的兄妹情,这种感情她两辈子都没体会到过,也不知道尝起来是啥滋味?  马红旗注意到了沈娇的面部表情,心里对这个柔弱的女孩多了几分怜惜,更多的却是佩服,这么小这么弱,可却能够舍弃城里的好日子,来到他们这穷地方吃苦受累,可比胡小草那种女子强几千倍呢!  “娇娇马上就能喝上我大哥的喜酒啦!”马红旗故意岔开话题。  马杏花果然被引开了注意力,喜滋滋道:“对呢,我奶说等年过完了就给我大哥娶媳妇,娇娇你到时候来喝喜酒啊!”  沈娇瞟了眼前头阴沉着脸的马喜喜,暗忖难怪这家伙大清早就跟别人欠他几百两银子似的,原来是要被拴牢了。  “那要恭喜喜喜大哥了,到时一定去喝喜酒,看新娘子!”沈娇故意说道。  马喜喜低沉地应了声,心情极其恶劣,他这都一个多月没上胡香玉家了,手里没钱没粮根本就没脸去,去了也办不来事。  也不知道胡香玉腊八的麦仁饭有没有做?要是没做的话,朱富贵他妈还不得天天拿话刺香玉!  还有年货,那些他本打算给胡香玉送去的粮食全让马红旗这臭小子给坏事了,这小犊子,蔫坏蔫坏的!  至于娶媳妇,他想娶的女人是胡香玉,尝过胡香玉这等鲍鱼鱼翅后,他哪里还吃得下似煨茄子一样的女人?  谁知道是啥模样哩?  他不用瞧都能知道准保比不上香玉白嫩,比不上香玉销魂!  除了香玉他啥女人都不想娶!  可这事他一点都没话语权,稍一反对老爷子就脱鞋扔他,还有老太太,眼泪汪汪地瞅着他,哭得他这心里抽抽地难受,再有他爹妈,上手就大棒子削过来,要不是杏花拽着,半拉脑袋都得削没了!  唉!  马喜喜这头长吁短叹的,沈娇看得挺心烦,趴在马杏花耳朵边小声问道:“你们没同喜喜大哥说那事?”  马杏花懊恼地小小声回道:“我同爷奶说了,我爷说这事不让我和红旗管,他们自有主张,谁知道他有啥主张哩!”  要依她的意思,直接就同大哥说清楚这事,还有啥好瞒着的,就得让大哥早日认清狐狸精的真面目。  沈娇一听马家大人都知道这事了,便不再提起这等腌攒事,转而说起了当地过年的风俗习惯等。  上午十点不到他们就到了三里堡,平日里冷冷清清的三里堡也热闹起来,街上人来人往,多了好些衣衫破旧的当地老乡,拖家带口地上供销社买生活必需品,每个人面上都带着笑,尽管这些笑容里搀杂着些许苦涩。  饭店门口的烧饼摊围了不少人,大都是带孩子来的父母们,一年到头都难得上一次街,年关好不容易来赶一次集,就算是再苦再难,咬牙也得给孩子们买点吃食呀!  很多父母都是只买一个烧饼,自己是一口都不吃的,而是仔细将烧饼按家里孩子人头均分,每个孩子弄一小块尝尝味道。  这样孩子们正月里也能和同伴吹嘘自己个在镇里吃过烧饼啦!  至于白面包子摊前围的人却很少,一只白面包子抵两个半烧饼,只有败家子才会去买那一口不禁吃的肉呢!  沈娇这回没有买肉包子,而是掏钱和粮票买了三个烧饼,正好三人一人一个,马杏花姐弟也没同她客气,接过烧饼就啃了起来。  “杏花姐,咱们先去哪里?”沈娇问道。  “先去后街吧,我去看看有没有肉,我奶说今年要多包些饺子,到时我给你送些过来,我奶包的饺子可好吃了。”马杏花说道。  “嗯,过年我和爷爷也要包饺子,到时咱们换着吃。”沈娇点着毛茸茸的脑袋。  后街的集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闹许多,路两旁排了两道长长的队,好些老乡都将家里多余的粮食拿了出来,准备换些钱过年。  还有几位老乡面前摆着血淋淋的猪羊肉,牛肉是绝不会有的,猪肉也很少,农民家里口粮少,顶多也就养一头猪,到了年终时,便将养得肥壮的猪卖给收购站换钱,一口猪换的钱可是一户农民家庭一年到头最大的收入了。  家里孩子上学,走人情,买油盐酱醋布等生活用品的钱都得从这头猪身上挤出来,是以,养猪的农民是不会舍得杀了猪吃的,基本上都是整头卖给了生猪收购站。  羊肉却是比较多的,因为羊吃草,不吃粮食,只要勤快点,一家养上几头羊是没问题的,到过年时不仅可以卖钱,自家还能吃上几口。  沈娇注意到有个摊前的老人不同于其他摊主的喜气洋洋,哭丧着脸,不住地唉声叹气,面前摆着的羊肉也要比其他摊位少好些,且还瘦得很,都是骨头。  “叔,你那丢的三头羊还没找着呢?”旁边一位中年汉子关心问道。  沈娇认识这位中年汉子,正是那位卖米给她的摊主,后来沈娇又上他那买了几回,同这位摊主也熟了,知道他的村子离农场并不远,十几里的路,姓刘,沈娇称他刘大叔。  苦着脸的老汉叹了口气,抹把眼泪道:“没哩,我起早贪黑地伺弄了五头羊,本想着过年多换些钱好带我家柱子去城里看病,哪知道……”  老汉眼泪漱漱地流了下来,泣不成声,全身上下都笼罩着悲伤。  “呜,我可怜的柱子哩,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一年?呜!”老汉似是想到了伤心事,抱头痛哭起来。  刘大叔恨恨地啐了口:“呸,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在咱村偷东西,非得削死他!”  沈娇被老汉的悲伤弄得眼睛也酸酸的,不由走过去问道:“刘大叔,这位大爷是出啥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