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095叫韩哥哥(80月票+)

095叫韩哥哥(80月票+)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1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6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马大娘跑去帮马杏花煮饺子了,喜喜娘这才压低了嗓门问杏花娘:“老太太咋的了?看着像是不喜欢那叫娇娇的丫头哩!”  杏花娘叹了口气:“老太太不是不喜欢,她别提有多喜欢了,可娇娇家里成分不好,是资本家庭里出来的大小姐,老太太担心娶了娇娇进门,会影响红兵在部队里发展。”  喜喜娘一听成分不好,断然表态:“那种家庭出来的女子就是再好咱也不能娶,要遭祸的哩,更何况红兵还在部队里,更不能娶了。”  杏花娘遗憾道:“我是真喜欢那丫头,大嫂你不知道,那丫头可招人喜欢了,看着我这心里就欢喜。”  喜喜娘急了:“再欢喜也不能娶,邻村吴大柱你还记得不?”  “当然记得了,他家大儿子比咱家红兵早两年进部队,在Z省当兵,咋的了?”杏花娘问道。  喜喜娘小声道:“就是这家大儿子,去年写信回来说让他二弟赶紧退亲,要不然他就没法晋升了。”  不待杏花娘问下去,喜喜娘接着说道:“二儿子寻了门亲事,同村的女子,模样俊,干活手脚麻利,百里挑一的女子,可就一点不好,地主家的丫头,成分不好哩,二儿子和这女子看对了眼,磨着吴大柱订下了这门亲事,可没成想就影响了他大哥升官哩!”  杏花娘急问道:“咋就影响了哩?”  喜喜娘拍了下大腿道:“可不就是嘛,人部队里现在升官要查祖宗八代哩,不光查一个祖宗的,连姻亲都得查,部队派人来村里调查,查出来大儿子没过门的弟妹是地主小姐,这哪能成,回去就把大儿子的报告退回来了,把大儿子急得不行,写信回来让兄弟赶紧退亲,起先二儿子还不肯,吴大柱两口子跪在他面前哭,二儿子这才同那地主小姐退了亲,娶了个贫农女子,大儿子没俩月就升了。”  “部队里查得这严哩!”  杏花娘感慨无比,心里想让沈娇当儿媳妇的心思也消失了,好女子天底下多得是,儿子的前途可是万万不能耽误的。  喜喜娘扁了扁嘴:“可不是,要不咋是部队哩,红兵你说是吧?”  马红兵瞅了眼旁边沮丧的弟弟,他看得出来,红旗是极中意那位千金小姐的,不过就算不提他的仕途,他也不赞同弟弟同那位娇娇姑娘好的。  倒不仅仅是成分问题,俗话说门当户对,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那位娇娇姑娘与红旗人生观价值观生活理念都不一样,咋能过得到一块去?  马红兵清了清嗓子道:“是的,部队里晋升审查是极严的,大娘说的没错。”  杏花娘这下是彻底死心了,遗憾地叹了口气,不死心地问道:“那咱家同娇娇家来往会不会影响你哩?”  马红兵微笑道:“不会的,只要不结成亲家就行。”  “那就好!”杏花娘稍安了心,就算做不成儿媳妇,也可以拿沈娇当女儿一样亲的嘛!  越听越不爽的韩齐修全身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表情比之前还要冷峻,他冷眼看了眼失魂落魄的马红旗,满含鄙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是一屋子癞蛤蟆,当自家是金窝还是银窝呢?  欺负娇气包不敢反抗是吧?  这个地方不咋地,这里的事情办完了就想办法把娇气包弄到安全地方去,才来两个多月就招惹了一群癞蛤蟆,真是会招事儿!  韩齐修心情极度不爽,也不想呆在马家看他们的嘴脸,便说要出去透气出了屋子。  捧着饺子出来的马大娘有些不安:“这孩子咋的了?瞅着不高兴哩,连饺子都没吃上一口。”  马红兵满不在乎道:“没事,他就这脾气,奶别管他!”  沈娇将屋里擦得干干净净,锃亮锃亮的,又再给灶台里添了几根柴禾,在锅台周围贴上了好些杂粮菜饼,等沈家兴他们下工就能吃上热汤就饼子了。  屋里的事情做好了,沈娇闲了下来,瞅了眼肥嘟嘟的兔子,心中一动,伸手揪了只最壮的公兔,嗳哟,足有十来斤呢,沈娇一只手提着还有些费力,只得两只手揪着长耳朵,兔子还不断蹦哒。  “别挣了,我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你两个月,这下也轮到你报答我了吧?下回投胎你就别做兔子了,去做人吧,这样就没人吃你啦!”沈娇冲兔子好声好气地说着。  门外的韩齐修听得唇角上扬,敲门的手也停了下来,想再听听娇气包说话,这声音听着就舒服,他回去后把娇气包的声音同老爷子的黄鹂鸟比较了下,还是娇气包的声音好听,贼好听。  “我下刀子很快的,你不会很疼的,乖,别动啊!”  沈娇慢慢地安抚躁动的兔子,心里有些难受,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兔子,现在她却要亲手结果它的性命,唉!  为了让兔子能死得快一些,沈娇拿出了韩齐修给她的匕首,在兔子的脖子周围不断比划,寻找赵四说的颈动脉,赵四说割喉是结果动物性命最快捷的方法了。  沈娇紧紧抓住兔子,出手如电,锋利的匕首划过兔子喉间,鲜血喷涌而出,她忙将伤口对准大碗,将血接着,可以和兔杂一起炒酸菜吃。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沈娇忙将死兔放到大盆里,跑去开了门,看见了两条大长腿,下意识地仰起了头,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咋来这了?”  韩齐修不悦地拍了拍她的脑袋:“什么你你你?我叫啥?”  沈娇老实回答:“韩齐修。”  “叫我韩哥哥,记住了没?”韩齐修对于沈娇还记得他的名字是很满意的,可对她称呼马红旗为哥却十分不满,论理是他认识娇气包在先,他都没听娇气包叫声哥呢!  沈娇立马就乖乖地叫了声‘韩哥哥’,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又娇又软,听得韩齐修极舒服,在她脑袋上又揉了揉,再揉了揉,早上沈家兴精心绑的小辫子立马就散了。  “韩哥哥,你把我头发弄乱了!”沈娇嘟起嘴抗议。  虽然与韩齐修的初次见面并不是太愉快,且韩齐修给她的印象也不是太正常,可她在韩齐修面前却是极放松的,甚至比在马红旗面前还要放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