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10草棚里的老人(200月票+)

110草棚里的老人(200月票+)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5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这头韩齐修却在苦口婆心地教育沈娇:“以后这脑袋可不能随便让别人摸了,知道了没?”  沈娇辩解道:“我没随便给别人摸啊!”  “刚才不就让赵四揉了!”韩齐修明确指出五分钟前发生的事实。  哼,还死不认错!  沈娇不以为然:“四叔怎么能是别人呢?他可是我四叔。”  “又不是亲四叔,就是亲四叔也得讲究个男女有别呢!”韩齐修心里有些酸,四叔四叔叫得可真亲热。  沈娇气得扭了起来,嚷着要下马,吓得韩齐修忙一把按住她:“你这是干嘛?小心摔下去疼的可是你自个!”  “你还不是我亲哥哥呢,我不是得同你讲究男女有别!”沈娇大声嚷着,眼眶里又蓄上泪花了。  韩齐修被沈娇呛出来的火气立时又被灭了,他算是明白了,娇气包的眼泪就是他的克星,专克他的爆脾气!  唉,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不能同小女人一般见识的,他就让让小丫头嘛!  “行行行,是我说错了,不过也就只能赵四可以揉啊!”韩齐修坚守最后一步不肯退让,反正赵四那个碍眼的快走了,不是问题。  “还有爷爷呢!”沈娇哼了声。  “行,还有你爷爷,咱可说好了,就只我、赵四和你爷爷三人啊,其他人谁都不可以摸脑袋!”韩齐修再三强调。  沈娇扭头瞪了过去:“当我脑袋是阿猫阿狗呢,谁都能上手摸摸!”  韩齐修看着她生气的小模样就稀罕,忍不住就揉了起来,可不就是只娇气猫嘛!  马儿骑了大约二十来分钟,韩齐修便拉缰绳停住了,利落地下了马,并将沈娇抱了下来:“剩下的路我们走过去。”  沈娇朝周围看了眼,约摸能看清是个小山坡,坡下有几处低矮的土坯房,她心里就有几分明白了,问道:“韩哥哥,这里是七队吗?”  韩齐修又伸手揉了揉,夸赞道:“不错,娇娇真聪明!”  沈娇得意地晃了晃脑袋,跟着韩齐修朝山坡下走去,七队农场布局与六队差不多,想来那时是统一建造的,现在虽才只七点多,可农场里也已经黑漆漆了,每个月煤油供应有限,谁也舍不得点灯,大多数人家都是吃过饭就睡觉了,只有极少数的几户人家还有着昏暗的灯光。  韩齐修对这里似是极熟,拉着沈娇七拐八拐的,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处草棚前,草棚还挺大,只是三面环墙,前面庭门大开,还有一股极重的臭味,很明显这里是个关牲畜的棚子。  沈娇心中疑惑重重,韩齐修来七队的牲口棚作什么?  很快她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草棚的角落被木板隔了个狭小的空间,仅能容一张单人床,剩下的地儿也就够站她和韩齐修两人了。  且这里别说火炕了,连个火炉都没有,阴冷潮湿,站一会儿都冻得全身冰凉了,更别说是在这过夜了。  床上躺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神色极为憔悴,瘦骨嶙峋的,昏暗的灯光下,沈娇瞧见他手上有不少伤痕,看着像是新伤。  韩齐修也瞧见了那些伤痕,沉声道:“谁打的?”  “还不是那几人,不是啥要紧的伤,没事!”  老者满不在乎地说着,他对韩齐修的到来十分欢喜,人也精神了不少,探起了身想要下床,让韩齐修阻止了。  “你就别逞强了,好生躺着吧!”  韩齐修将床头的油灯芯调长了些,灯光霎时明亮了不少,给这个阴暗的空间带来了几丝暖意,他从筐里取出一大瓶煤油放到床下藏好,冲老者说道:“点个灯你那么抠缩干啥,别心疼那点子油,我都说了油包在我身上。”  老者爽朗地笑了笑:“行,以后我肯定不省着,晚上还能借着油灯烘烘手。”  “你想煮粥都行。”  韩齐修边说边从筐里取出包得严严实实的羊肉羹,将肉羹递给老者:“羊肉羹,还热着呢,赶紧趁热吃了。”  老者也不客气,接过搪瓷缸就大口地吃了起来,连着扒了几口肉羹,全身都热乎了起来,舒服得他直哼哼,又让韩齐修自床头下摸了小半瓶烧酒给他,一口酒一口肉吃得不亦乐乎。  “这还有菜和饼,都是热的。”韩齐修取出沈娇装的饭盒还有一袋子金黄的饼,香得老者嘴里口水直流。  沈娇四处打量了许久,才在隔间外头找到了一个用几块砖头搭成的简易灶台,只是灶膛里一点火星都没有,早已冷冰冰了。  而且看这灶膛里干干净净的模样,想来这位老人平时也是不怎么开伙的,也不知道他吃的什么呢!  沈娇突然就想到了前世流放路上的爷爷,眼前这位老者的惨状与前世的爷爷十分相像,戳中了沈娇的内心深处。  “韩哥哥,我家里有个汤婆子,可以送给这位爷爷用。”沈娇冲口而出,声音娇娇软软的,很甜。  老者冲沈娇笑了笑,注意到她精致的长相,不由地多看了几眼,冲韩齐修挤了挤眼:“这是哪家的丫头让你给拐过来了?”  韩齐修没好气瞪了他眼,呛道:“赶紧吃,吃完了我给你送汤婆子过来,明后天怕是得下雪,小爷本来还担心你熬不熬得过去呢!”  老者无所谓地嗤了声:“老子可没那么快就见阎王爷,老子命贱着哪!”  韩齐修懒得理他,让沈娇呆在这里:“我去后山弄些柴,马上就回来。”  沈娇乖乖地点头,韩齐修在她头上揉了把闪身出去了,不一会儿便没了踪影,沈娇就这么站着看老人吃东西,吃相还不是太好看。  “小丫头叫什么?”老人喝完最后一口羊肉羹,精神立时抖擞了,逗起了沈娇。  沈娇老实回答:“我叫沈娇,三点水的沈,娇宝贝的娇,您可以叫我娇娇。”  老者夹了粒花生米,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又咂了口酒,冲沈娇笑道:“我姓石,石头的石,名广山。”  “石爷爷!”沈娇立马叫了声。  石广山很满意,到底是丫头比小子懂事,像韩家小子可一回都没叫过他爷爷,还总是同他呛声,不过这个娇滴滴的小丫头是谁家的?  “娇娇怎么同齐修认识的?石爷爷同你说,这家伙可不是啥好人,娇娇得小心着点!”石广山故意说道。  沈娇一听就不乐意了,这老人家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呢,韩齐修给他又是送吃的又是砍柴,怎么还在背后说人坏话?  “韩哥哥是好人,他要不是好人怎么还给您送羊肉羹?他还给您砍柴了呢!”  石爷爷看着面前气鼓鼓的小丫头,忍不住就乐了,哎哟,头一回听人说韩家小子是好人呢!  还真是稀奇事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