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11咱们自己人(只对你绽放微笑和氏壁+)

111咱们自己人(只对你绽放微笑和氏壁+)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3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娇对于石广山的同情心在他说韩齐修是坏人时,便大打折扣了,没良心的人就是再可怜也不能同情,谁知道是不是中山狼呢!  石广山看着气鼓鼓的小丫头,心里头那个乐哟,实在是憋不住笑出了声,还真没看出来,韩小子哄小姑娘倒是有一手,瞧把小丫头哄得多死心塌地呢!  沈娇哪知道石广山是在同她开玩笑,她听着这笑声就觉得刺耳,内心里为韩齐修抱屈,瞄见旁边空了的搪瓷缸,忍不住呛道:“韩哥哥把他最喜欢吃的羊肉羹都省给您吃了,您还说他是坏人,您怎么就说得出口呢?”  她其实本是想说这老头黑心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到底是个老人家,且还这么可怜了,她还是别说得太过了吧!  只是沈娇嘴上虽不说,小脸蛋上却是一幅‘你个黑心肝’的模样,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石广山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出来!  这可更是乐坏他了,本还想再逗逗小丫头的,可担心把小丫头逗急了眼哭闹起来,韩小子要是真不给他带肉吃了咋办?  石广山违心笑道:“是我说错啦,你韩哥哥确实是好人!”  沈娇这才满意,鼓起腮帮子道:“韩哥哥本来就是好人,您以后可别乱说话了!”  扛着两大捆柴禾回来的韩齐修正巧就听见了沈娇又娇又软的声音,说着这世上最最美妙动听的话,韩齐修心里一暖,不由加快了脚步,回到了窝棚。  “你可别冲娇娇乱说话,当心小爷不给你送吃的了!”韩齐修警告石广山,他的血腥过往石广山一清二楚,尽管他并不觉得那些事有什么,可还是担心娇气包会因此害怕他,疏远他。  家里的姐妹兄弟甚至父母不就是因这才与他疏离了么!  石广山人老成精,一听就知道韩齐修在担心什么,心里有了几分疼惜,心疼韩齐修小小年纪就遭受了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遭受的磨难,更心疼韩齐修还要遭受家人的冷落。  他与韩青野生死之交,对韩齐修自是当成亲孙子一样看待,别看他和韩齐修笑笑骂骂没大没小的,可感情却是极深的,自是希望韩齐修这个孩子能够遇上真心待他并走进他内心的人。  往一旁的小丫头瞟了眼,腮帮子还鼓着呢,显然还在气他刚才的话,石广山不由笑了,舒了口气,兴许这个小丫头就是韩小子的天定缘份呢!  他轻松地扔了粒花生米进嘴,再咂了口烧酒,惬意地嚼了起来,冲韩齐修挤了挤眼道:“没说啥,我同娇娇随便聊聊,娇娇是吧。”  沈娇虽想同韩齐修说这老头刚才说他坏话了,可又想到这样说韩齐修不得多难受呢,只得违心地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冲石广山警告地瞪了眼,意思就是你以后要再说韩齐修坏话她可就不瞒着了。  石广山被沈娇毫无威慑力的警告逗得哈哈大笑,小丫头还挺护韩小子,不错,是个好姑娘!  韩齐修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小心一口气上不来两腿蹬了,我先回去了,呆会再给你送汤婆子过来。”  石广山摇手道:“来来回回别折腾了,这么些日子都挺过来了,一晚上哪至于冻死老子了?你明天给我送饺子来时顺路带过来就成。”  韩齐修也没多坚持,主要是他也觉得这老头冻不死,命大着呢!  “你腿伸出来,我看看骨头长好了没?”韩齐修掀开了被子,抓住石广山的右腿,拆了夹板,轻轻地抚摸着,可才一摸上他的脸便黑了。  “怎么又断了?谁敲的?”韩齐修森冷的声音似地狱里的勾魂判官一般,普通人听了都会胆寒。  沈娇却一点都不害怕,她只知道韩齐修不高兴了,便凑过去看石广山的腿,瘦棱棱的腿有些扭曲,明显是被人硬生生敲断了,且还敲了不止一回。  断腿的疼有多厉害沈娇不清楚,可白天胡大娘婆媳俩的嚎叫却是声声在耳的,可见得有多疼了,但这石广山从沈娇进屋到现在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跟没事人一样,比之古时关公刮骨疗伤的能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只这一点沈娇就对石广山的印象回升了一些,是个硬汉子!  韩齐修看起来是会正骨的,他这边摸摸那边摸摸,石广山疼得额头上汗如雨下,可却还是笑眯眯的,谈笑风生,实乃神人也。  ‘卡嚓’  韩齐修猛地一推,石广山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伸手拭了拭额上的汗,笑道:“接好了?”  “好了,下回要是再断了你就等着当瘸子吧。”韩齐修替他绑上了夹板。  石广山嘿嘿笑了,扔了粒花生米嚼着,又咂了口烧酒,重又精神起来,仿佛花生米就烧酒就是那止痛良药一般。  “你明天再送些花生米吧,还有烧酒也弄两瓶,这瓶烧酒只够对付今晚上了。”  韩齐修不在意地嗯了声,冷不丁地问道:“你这腿是鬼见愁敲的吧?”  石广山愣了愣,虽没说什么,可面上的神情却说明了一切,韩齐修自是了然,石广山忙道:“你可别去惹事了,你爷爷现在也难着呢,别给他添麻烦。”  韩齐修哼了声:“小爷可从不惹事的,你管好自己个吧!”  旁边观察了老半天的沈娇有些难为情了,她就是再反应迟钝,也能看出来石广山与韩齐修之间的熟稔和亲密,还有两人之间隐藏在随意下的关爱与牵挂,都说明了这两人交情匪浅,就跟忘年交一般。  由此可见刚才石广山说的话定是同她开玩笑了,可她却不仅当真了,还同石广山争论了,想想就觉得难为情呀!  石广山刚才肯定在暗中笑话她了!  韩齐修将东西收进筐里,并替石广山在窝棚里生了堆火,好让他暖和一些,招呼也不打牵着沈娇走了。  “我的饺子要羊肉馅的啊,多带点儿,还有烧酒也别忘了!”石广山大声嘱咐。  “知道了,事儿真多!”韩齐修不耐烦地应了声。  沈娇捂嘴笑了,韩齐修这性子真别扭,明明关心对方,嘴上却没一句好话,和石广山这老头还挺像的。  “韩哥哥,我家里还有些上好的金疮药,你拿了来给石爷爷用吧。”沈娇说道。  韩齐修伸手揉了揉了毛脑袋,柔软的触感令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低头冲沈娇挤出笑容:“好,谢谢娇娇。”  “韩哥哥别客气,咱们自己人!”  “哈哈,对,自己人用不着客气。”  韩齐修的心情是彻底好了,看着沈娇的眼神也更加柔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都软成啥样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