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14咬一口,好吃不?

114咬一口,好吃不?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90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两人才刚走出鬼见愁家,沈娇便听见几声惊喜的叫声,叫声很短很急促,很快便没了,瞬间变得寂静,可沈娇的耳朵尖,还是听到了那刻意压制的粗重的呼吸声,其中夹杂着一两句‘祖宗显灵’。  想来定是农场职工发现了那些从天而降的粮食吧,能在腊月二十九夜晚收获意外的粮食,也难怪这些人会如此惊喜了。  两人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韩齐修身上挂得满满当当的,沈娇想要帮着分担些,被韩齐修断然拒绝了:“不用,我力气大着呢,再背上娇娇走路都没问题。”  说着他还真要背沈娇,沈娇哪能干,说什么也不愿意,韩齐修也随她去了,很快便来到了后山坡,棕马听见他们的声音,嗤地打了个响鼻,沈娇开心地喂了它一颗奶糖。  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棕马身上都被挂满了,韩齐修把沈娇抱在了马背上,自己却不上来,牵着缰绳往回赶。  马儿一荡一荡的似摇篮一般,沈娇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再加上刚才与黑狗打了一场,本就有些脱力,很快她便沉睡了,毛茸茸的脑袋上下点着。  韩齐修看得好笑,将她的身子重新摆了个姿势,好睡得舒服些,再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仔细将沈娇包裹住,大衣里的沈娇睡得小脸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睑上,月光照射下的小脸蛋就如同真人版的洋囡囡一般。  韩齐修这手痒痒嘴也痒痒,这小脸蛋比小笼包子还白嫩,也不知道吃着口感如何?  韩小爷向来是行动力极强的,这念头才一闪过,嘴就下去了,啊呜一下咬在了沈娇的脸蛋上,好在他还有些分寸,没用上啃骨头的力道,可就这一下也让沈娇吃疼了,虽不至于醒来,可下意识还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韩小爷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小巴掌印儿,一巴掌下去,沈娇十分满意,嘟噜了几声继续好眠也!  韩齐修摸着巴掌印笑眯眯地看着小猪似的沈娇,反应力还不错,就是力气小了点,跟挠痒痒似的,连蚊子都打不死呢!  若是韩青野在这的话,定会惊得眼珠子都弹出来了,被人打了耳光子都还能跟吃糖似的那么开心?  要知道以前韩齐修的亲妹伸手在他脸上捶了几下,当时这小爷就把他亲妹给甩地上了,就为这小丫头到现在见了她哥还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待他们回到家时夜已深了,沈家兴时不时就出门望一眼,要不是吴伯达拽着他,他都要出去寻人了。  见到沈娇他们回来,沈家兴的心可算是自嗓子眼掉下去了,脸上却没啥好脸色,沉着脸将熟睡的沈娇抱了下来,却见到孙女儿白嫩的脸蛋上有着红印儿,像是被啥东西咬过一般。  “这是怎么了?谁咬的?”沈家兴指着那道红印儿问道。  韩齐修有几分心虚,面上却是十分沉静,眼也不眨一下:“虫子咬的。”  沈家兴哪肯相信,寒冬腊月的哪来的虫子?  哄三岁娃儿呢!  他怀疑地朝韩齐修看去,这一看就瞧见了那个标致的小巴掌印儿,有了几分明白,故意问道:“你脸上怎么了?我看着像是娇娇的巴掌印呢!”  吴伯达闻声看过去,那小巴掌可不就是娇娇的么,不由乐了。  韩齐修依然淡定如昔,颇有大将风度:“有虫子咬我脸,娇娇给我打虫子呢!”  沈家兴暗自骂娘,这小子忒不老实,嘴上没一句真话,肯定是这小色狼咬的娇娇,不行,他得再好生想想,这韩齐修小小年纪就会耍流氓了,大了还能好?  韩齐修哪里想得到,就只因为一时嘴馋没管住嘴,害得他以后的追妻生涯平添了诸多阻挠,悔之晚矣啊!  大家伙因为担心沈娇都聚在沈家,见沈娇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他们也都松了口气,准备回去睡觉了,韩齐修走出去将马驮着的东西都拿了进来,这又是鸡又是狗的,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些东西哪来的?齐修你不会是……”吴伯达担心地问道。  韩齐修咧嘴一笑:“放心,来路虽不正当,东西可都是正当的,娇娇说这叫劫富济贫。”  沈家兴眼前一黑,唉哟,他的娇娇才跟这小色狼混一晚上就成贼骨头了!  不行,以后一定要看牢了娇娇,万不可让这臭小子带坏了他的娇娇!  吴伯达面色严肃,语重心长道:“齐修,主席他老人家教导不可以拿群众一针一线,你怎么能这样做呢?还不赶紧把东西还回去!”  韩齐修有些不耐烦,他最烦的就是这些讲大道理的人了,一板一眼方方正正的,一点都不知道变通,还是娇气包好,啥都不用说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群众的一针一线当然不能拿了,小爷我拿的是贪官的东西。”韩齐修虽不耐烦,还是解释了东西的来路。  吴伯达说不出话了,这贪官的东西能不能拿?  好像应该是可以拿的吧!  可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赵四出声道:“贪官的东西自然是能拿的,这就叫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韩齐修听着心情好了些,看来看去,这么些人里也就赵四看着顺眼些了,只可惜与他走的不是一条道。  他也没再说什么,将东西卸下后就出去还马了,临走时带了半袋子高粱,想来是要给棕马加餐的。  赵四拿了把匕首开始杀狗了,沈家兴忙去烧热水,吴伯达犹豫了几秒后也拿了把菜刀开始杀鸡了,一时间忙得热火朝天。  “这鸡肚子里全是蛋,要是养着下蛋多好!”沈家兴看着母鸡肚子里一大串的蛋,心疼得不行。  吴伯达没好气回道:“养着等公安上门?”  沈家兴讪讪地笑了,同钱文良一道拔鸡毛,吴伯达又嘱咐道:“这些筐子鸡毛啥的,呆会全烧了,别留下一点痕迹。”  顾尘面色有些古怪,瞅了吴伯达几眼,忍不住说道:“吴伯,我怎么觉得你干这事挺熟门熟路的呢,以前没少干吧?”  “放屁,老子这是想事周全!”吴伯达气得骂了过去,只是那声音怎么听都有些虚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