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22 谁的血(260月票+)

122 谁的血(260月票+)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77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09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娇最终还是没有去场部卫生所,因为马队长敲着锣通知全农场的人都不得外出,自然也包括沈娇祖孙,更因为马杏花告诉他们场部卫生所大年初二没人上班,尤其还是这大雪天,百分百都不会有人。  “刮风下雨都不上班,这雪花漫天飞的,肯定更不能去了,你们不知道那小姨子可娇气了。”马杏花对那个据说是场部书记的小姨子,也是卫生所唯一的蒙古大夫十分不满。  马杏花伸手在沈娇额头上探了探,奇怪问道:“沈先生您自己是大夫,咋还要上卫生所呢?”  沈家兴心虚得慌,强笑道:“我这手头没啥药,就想去卫生所看看。”  马杏花倒也好哄,立马说道:“卫生所也没啥药,要啥没啥,你们去了也是白搭,等会我给做碗胡辣汤,娇娇趁热喝了拿被子蒙着,汗捂出来了就能好,用不着吊水。”  风风火火的马杏花也不同他们废话,直接走到灶台上就开始忙活了,沈娇其实也不想去卫生所,这么大雪太折腾人了,别自己还没好,爷爷却累病了。  “爷爷,韩哥哥,我想睡会儿。”沈娇撒娇道。  韩齐修忙将沈娇放回炕上,小心地掖好被子,马杏花在灶台喊道:“娇娇先别睡,喝了胡辣汤再睡。”  胡辣汤做起来是极省力的,不多时马杏花便捧着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胡辣汤过来了,殷殷道:“快喝吧,喝了就能好哩!”  胡椒粉呛鼻的味道刺激得沈娇不由打了几个喷嚏,竟觉得鼻子通了些,心头不禁大喜,捧过胡辣汤便喝了起来,马杏花做的汤十分鲜美,沈娇不知不觉就将一大碗汤给喝完了,沈家兴与韩齐修十分开心,能吃东西就好,啥病都能好了。  “赶紧躺下去发汗,晚上我再来给你做碗喝了,保管明天就能活蹦乱跳哩!”马杏花替沈娇盖好被子,掖得紧紧的,一丝风都透不进去。  “杏花,谢谢你啊!”沈家兴感激道。  马杏花有些害羞,红着脸回道:“沈先生您太客气哩,我和娇娇是好朋友,做点子事应当的,谢啥哩!”  外头人声鼎沸,还有喇叭声,似是马队长在让大家伙集合,马杏花忙道:“娇娇你就别出去啦!”  沈家兴及韩齐修都出去了,黑压压地已经聚了一大片人,农场的职工家属差不多都在了,马队长神情严肃地站在前面,手里拿着喇叭,马红兵和瘸子刘长贵则拿着花名册在一个一个地报着名,谁被叫到了就应声‘到’。  “沈家兴,沈娇……”  “到,沈娇病啦,在屋里躺着。”沈家兴忙解释,马杏花也上前同马红兵说了声。  “朱富贵,胡大妮……”  无人应声,有人笑道:“一家子拉得下不了床哩!”  众人顿时哄笑,笑声里满是戏谑,很快,花名册上的名字就报完了,除了年前就已经归家的人外,也就只剩赵四顾尘二人不在了。  马队长沉着脸解散了众人,冲马喜喜说道:“骑马去场部报信,让他们派人过来。”  两个城里下放来的改造分子失踪了,可不是件小事,他只是个小队长,没法处理了。  钱文良到现在都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昨晚上吃饭时还在一起的呢,怎么睡一觉起来就失踪了?  “沈叔,这是怎么回事?小顾和赵兄弟去哪了?”钱文良希冀地看着沈家兴。  沈家兴苦笑道:“我哪里知道?要不是吴老哥一早来叫门,我都不知道他们失踪了,这冰天雪地的,可别出事才好呀!”  “是啊,千万别出事啊!”钱文良喃喃自语。  “出不出事与我们何干?只希望不要连累我们才好呢!”许乔忿忿地说着。  “就是,可千万不要连累我们呀,这两人真是的,过个年都过得不安生,唉!”其他人也纷纷附合,都只想着如何才能从这件事里脱身出来,丝毫不担心赵四顾尘二人的死活。  韩齐修突然说道:“我记得赵四以前好像说要趁下雪天上山抓狐狸的,他们不会是上山了吧!”  钱文良拍了拍脑门:“我也想起来了,昨晚睡觉前赵兄弟还说要抓头狐狸做狐皮帽,小顾也说要一起上山,他们两人一定是上山抓狐狸了,一定是的。”  吴伯达听他们这么说,面色变得凝重,不发一声就出去了,很快马队长与马红兵还有几个青壮年便赶了过来,朝着后山去了。  韩齐修也跟着去看热闹了,后山上白雪皑皑,昨夜赵四他们上山的痕迹早已被新下的雪花掩盖,有人不乐意道:“这么大的雪咋上山?要人命哩!”  其他人也纷纷附合,都是不情愿上山的,马队长箴眉半天没出声,钱文良急道:“马队长,拜托你们上山寻寻吧,我出钱行不?一人五块钱!”  其他人眼睛一亮,也不用人催,个个都健步如飞地往上爬了,钱文良不禁吁了口气,也跟在了后面,只希望赵四他们能够安然无恙。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大家伙这才爬到了禁区处,便再也不敢往里走了。  “不能再进了,下雪天野兽最凶,要是遇上野狼了,咱们几个可不够狼吃哩!”  韩齐修随意一瞄,就指着一棵断枝桠嚷道:“这树咋断了呢?”  马红兵跑过去察看那断枝,表情变得沉重,他又往四处寻了寻,找到了几块布片,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扯破的,钱文良一看见那些布片就眼前一黑,差点没摔下去。  “这是小顾的衣服,这片是赵四衣服上的,他们定是出事啦!”钱文良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韩齐修看得心里暗自好笑,真是个书呆子!  吴伯达趴在雪地上像狗一样耸着鼻子,突然他停在了一处地方,双手不断地往下扒雪,马红兵也跟着他一道扒,松软的雪很快就扒了一个坑,露出了里面斑斑的血迹,触目惊心。  其他人也跟着扒了起来,很快一处约十来平方的地方给扒了出来,雪地上全是血迹,似绽放的红梅一般,魅惑可怕。  “这…这…这是他们的血吗?”钱文良颤声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