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43我才没不舍得呢(轩辕御谶女儿画画得奖+)

143我才没不舍得呢(轩辕御谶女儿画画得奖+)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6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2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娇坐在炕沿不住地抹眼泪,她也不知自己是生气还是伤心,反正听韩齐修那样说她,她这眼泪就忍不住地流出来了。  止都止不住!  自以为知晓了沈娇真实心情的韩齐修心情却是很好的,一个人站那傻乐了老半天,看在沈娇眼里却更难受了。  她这里难受得要死,这家伙居然还这么开心,什么人嘛!  “看我哭你咋这么开心啊?你真是没良心,混沌汤也别喝了!”沈娇气得眼泪流得更凶了,哗哗地流,淌成了小溪流。  韩齐修这才想起来沈娇掉金豆子的事,忙大长腿一迈,两步就跨了过来,却见小丫头哭得跟兔子似的,还真是个娇气包,说两句就掉金豆子,难怪都说女人是水做呢!  娇气包肯定是那海水做的,眼泪流都流不尽!  从衣兜里掏出手帕递了过去,想给沈娇擦眼泪,沈娇身子一扭,赌气地说道:“不要,脏兮兮的。”  这话沈娇确是冤枉韩齐修了,这家伙贼爱干净,收拾房间比沈娇还要利落,非得弄得一尘不染的才舒服,被子也叠得方方正正的,看着就透着爽利。  韩齐修嘻嘻笑着,强硬地将手帕按在了沈娇面上,替她擦眼泪,沈娇挣了几下也随他了,小嘴却还撅着,也不看韩齐修人,只低头看地面。  “娇娇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呢?”韩齐修笑问道。  沈娇一下子就炸了:“谁舍不得你走了?谁舍不得了?你别浑说啊,我可没说舍不得你走!”  虽然她心里是有一点点舍不得韩齐修走,可这是能说出来的吗?  当然是绝对不可以说出来的,多丢人啊!  韩齐修见沈娇这急瞪眼的模样,一点都不生气,他现在已经认定了沈娇是个口是心非的娇气包,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得反着来,她现在说一点儿都没有不舍得,那就说明她心里其实是极舍不得的。  韩小爷的确是天赋异禀,无师自通就掌握了女人的微妙心理,人才啊!  “娇娇既然没有不舍得我,干嘛哭得这么伤心啊?”韩齐修打趣。  沈娇的小脸蛋又红了,哼哼道:“是你刚才凶我了,我这才哭的,我才不是因为你要走才哭的呢!”  韩齐修顿时眉开眼笑,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娇娇别难受,咱们在N省就能见着面啦,我这次回去就是办你们转去N省的事。”韩齐修小声地解释。  沈娇这时才想起来N省一事,暗骂自己笨得要死,明明韩齐修同她说过的嘛,怎么一下子就忘了呢!  “我才没难受呢!”沈娇嘟起小嘴,看得韩齐修爱得不行,真想咬上一口。  强忍住牙齿的痒痒,韩小爷在沈娇脑袋上揉了又揉,这才觉得手板心舒服多了,笑眯眯道:“我回去就给娇娇寻只波斯猫啊,白毛蓝眼睛的,交给娇娇养。”  沈娇一下高兴起来,眼睛亮晶晶的,期待起了去N省的生活。  只是想到要与马杏花分离,她这心又开始难过起来,垮下脸道:“去了N省就要同杏花姐分开了。”  “你们可以写信嘛!”韩齐修安慰她,心里却是开心的,离开这里才好呢,没马红旗那个臭小子天天在娇气包跟前晃荡。  沈娇想想也只能如此了,总体来说她还是开心的,期待着未来的新生活!  “那石爷爷呢?他一人留在七队不是还得受鬼见愁欺负?”沈娇想起孤苦的石广山,不禁问了起来。  韩齐修轻声一笑,道:“我早已安排好了,过段时间他就会来六队了,有马长安照顾,这老头不会有事的。”  沈娇这才欢喜:“这就好,我在这里时也能照顾石爷爷,帮他上药养伤。”  “乖!”  韩齐修又在她头上揉搓了好下下,惹得沈娇在他手上拍了好几下,还瞪了好几眼,才拿梳子把头发梳整齐。  晚上韩齐修当然没有吃混沌汤,而是沈娇包的精致漂亮的荠菜羊肉馅饺子,一气儿吃了六十来个,还喝了两碗原汤,打了三个响嗝儿。  “我明早就要走了,早饭就不来吃啦!”韩齐修冲沈家兴笑眯眯地说着。  沈家兴松了口气,这小流氓可算是走了,虽然有这家伙在,没人敢来欺负他们,可他只要一想到孙女儿让这小流氓咬了一口,这心哟,就慌得厉害!  受人欺负就受人欺负吧,总好过孙女儿让小流氓欺负!  沈家兴这内心其实是十分纠结的,一方面他想为孙女儿找个好靠山,韩齐修无论哪方面都极适合,可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孙女儿小小年纪让韩齐修给觊觎了。  娇娇实在是太小了点呀!  亏这小流氓下得了口!  沈家兴若是知道韩齐修那天纯粹只是抱着啃小笼包的心情下的嘴,心里怕就不会如此纠结了,韩小霸王这情窍都还没开全呢!  所有的情窦初开都是建立在好吃与否的基础上滴!  吴伯达与钱文良倒是十分不舍,沈娇心内一凛,没想到韩齐修是说走就走了,她想了想便道:“晚上我给韩哥哥备些干粮吧!”  “对对对,我来和面,烙葱油饼,这个香。”吴伯达说干就干,端起面盆就开始舀白面。  沈家兴及钱文良也跟着搭手,沈家兴还建议杀只兔子,卤上带路上吃,他对韩齐修虽有些小意见,可内心对他还是感激的,再者他对于韩齐修其实是十分欣赏的,若不是那天晚上的一口,他必定会一直欣赏下去的。  沈娇的兔子还有十来只,这段时间断断续续地杀了几只,屋子地方太小,兔子多了养不下,只得边养边吃。  几人烙饼的烙饼,杀兔子的杀兔子,韩齐修看着突然有了几分不适应,从小到大,他不论出多远的门,家里从没人给他备干粮,都是路上随便解决的,虽然路上寻的食物也不难吃,可为什么他现在却觉得很窝心呢!  尤其是看到娇气包小小的身子站在灶台边为她烙饼时,他这心就开始化呀化呀!  化成了一滩水!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韩齐修就离开了农场,无声无息,没有一人知道,就连沈娇都不知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