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44竟是他

144竟是他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8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2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韩齐修的离开让沈娇头几天十分不适应,没有人整天死皮赖脸地缠在她身边,问她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也没有人同她说‘有哥在,看谁敢欺负你,整不死她’了,心里只觉得空落落的。  不过情窦也没有开全的沈娇并没有难受太久,不多时便另有新鲜的事情转移了她的心情,是胡香玉。  胡香玉最近来她们这边来得挺勤,确切地说是去钱文良他们那屋很勤快,也不说去找谁,就只是说想请人教女儿胡小草学习。  理由倒是挺冠冕堂皇的,吴伯达的火眼金睛却射穿了她的内心。  “我看她是打上许乔的主意了,小钱你可当心点,别惹上一身骚啊!”吃中饭时,吴伯达警告钱文良。  钱文良吓得坐都坐不住了,结结巴巴道:“我有妻有儿女,怎么会乱来的?吴伯你不要瞎说!”  吴伯达鄙夷道:“胡香玉这种女人可不管你有没有老婆呢?她要是成心想缠上你,裤腰带一扯,男人可就脱不了身喽!”  沈家兴不悦地咳了几声:“吃饭吃饭,老哥你说话注意着点,娇娇在呢!”  吴伯达朝沈娇亮晶晶的眼眸瞧了眼,老脸顿时涨红,忙低下头扒拉了几口菜,再又抬起头叮嘱:“总之小钱你上点心,别让狐狸精勾了,还有家兴你也当心点,这女人可是不忌口的。”  沈家兴羞得脖子都红了,挟了一大筷子菜往他碗里塞:“吃你的饭吧,还没喝酒就开始说浑话了。”  吴伯达哈哈大笑,取笑道:“家兴你又不是年轻后生,有啥好羞的?”  沈娇这听了半天似是有些听明白了,吴伯达的意思是胡香玉想勾引爷爷?  呸!  真是不害臊!  沈娇急得跳了起来,冲沈家兴嚷道:“爷爷,胡小草她妈是狐狸精,您不要上当!”  沈家兴恼恨地瞪了吴伯达一眼,都是他多嘴多舌生事,害得他在孙女面前都没脸喽!  “娇娇别听你吴爷爷瞎说,那女人找的是许教授,和爷爷没关系啊!”沈家兴安抚跟乌眼鸡似的沈娇。  沈娇这才放下心来,不是看上了爷爷就好,她可不愿意胡香玉作她的小姨奶奶!  “可许先生不是有夫人的吗?”沈娇奇怪极了,据沈家兴说现在这个朝代是不可以娶如夫人的,一个男人只可以娶一个夫人,多娶了就会被公安抓去的。  这个规定倒是极好,若她前世的皇帝也定下这样的规定,她就不会被送去作总督大人的第九房小妾了!  沈家兴含含糊糊道:“小孩子问这么清楚干啥?快吃饭,娇娇多吃点蔬菜,冬天可又吃不到绿叶蔬菜了。”  这些小油菜是吴伯达趁休息时开垦了块坡地种下的,他还种了土豆、韭菜、豆角、辣椒、茄子等,一垄一垄的,沈娇把平时洗菜洗米洗脸攒下的水都攒了下来淋菜,菜园子照料得郁郁葱葱的,很快就收了一茬油菜。  吃过中饭沈家兴小睡了会儿就去上工了,沈娇将中午单独挑出来的菜盛好,揣了十来个二合面饼子,放进筐里就去了朱四丫处。  沈娇本来是让朱四丫上她家一道吃饭的,可这姑娘说什么也不肯,沈娇也由她,时不时她会带一些饭菜送过去,若不然以朱四丫的性格,就是天天吃野菜都不会冲她开口的。  朱四丫正在煮中饭,这段时间她在农场做零工,马队长给安排的,她不能算是正式工,是临时去帮忙的临时工,农闲时就没活干了。  一月工资只有十五块,但活也不会太轻松,沈娇是不愿意她去的,朱四丫上回流了那么多血,身体还没好全,再去干这么重的体力活,身子哪里吃得消。  只是朱四丫却很开心,二话不说就去干活了,沈娇也没再多劝了,因为沈家兴说有些人是不愿意轻易接受别人施舍的,但凡自己能够挣到吃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开口求人。  朱四丫便是这类人。  沈娇在沈家兴的劝说下,在某些事上也改变了许多,给东西也不像以前那样勤了,隔两天去一次。  “娇娇你坐会儿,我把饭煮了。”朱四丫热情地招呼她。  沈娇往锅里看了眼,野菜糊糊汤,连油都没有,这样的饭吃下去哪里还会有力气?  “我今天饼子做多了,四丫姐帮着吃了吧。”沈娇拿出饭菜,递给朱四丫。  朱四丫一听就知道沈娇有意这样说的,现在又不是夏天,做好的饼子放个三四天又不会坏,她也没拒绝,接过饼子就着野菜糊糊汤吃了起来。  沈娇见她不似以往那样拒绝了,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便告辞离开了,她下午得去后山拾柴禾,顺便再浇菜,事情也不少呢。  朱四丫在她后头嘱咐了句:“娇娇别去山上了,等我下了工就去拾柴禾,菜也能浇了,一趟的事。”  沈娇含糊应了声就走了,她这成天闲得没事干,哪里还好意思让朱四丫去干活,那她同朱家人不也没差别了么!  后山十分安静,不像平时总有孩子来闹,想来都在家里帮着干活了,沈娇吃力地挑了一小担水,累得她够呛,站着歇了好一会儿,这才拿勺子淋菜地,除了桶里的水,她还从宝碗里引了不少水出来,将菜地浇得润润的。  吴伯达开垦的菜地是在一处小坡上,旁边长了好些半个大人高的茅草,跟绿纱帐似的,将沈娇全给遮住了。  远处隐约传来了人声,且听起来不像是小孩的声音,沈娇忙往外头瞧去,竟是胡香玉和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认不出是谁。  沈娇暗叫晦气,胡香玉拉着个男人来这荒山野岭能干什么好事?  真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沈娇忙将小桶收进了宝碗里,自己却钻进了茅草丛中,好在她身子娇小,藏在里面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胡香玉带着那男人来到了菜地上头的坡地上,就在沈娇头顶上,声音听得真真的。  “好香玉,快些给了我吧,这几个月可憋死我了!”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沈娇听得一震,这男人竟是孙毛蛋!  他不是被抓去劳教了,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