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84做人就得认命(书城书友17112386039打赏+)

184做人就得认命(书城书友17112386039打赏+)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21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6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齐华容与齐化民的兄妹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两兄妹因为自小没有父母,在齐府相依为命,也相互依靠,感情自然要比旁的兄妹更深一些。  齐华民见妹妹面上不渝,温言道:“如今我们是寄人篱下,且身份特殊,有些事情还是尽量低调为好,明白了么?”  齐华容听到这样的话就莫名来火了,压低嗓门吼道:“低调低调,我还要怎样低调?头发剪了,发夹不夹了,花裙子也压箱底了,连生气都不能生气了,再这样生活下去,我就会变成像韩思桂那样的村姑了!”  似是想到了伤心事,齐华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齐华民无奈地叹了口气,拿出手帕递给她,劝道:“现在我们最要紧的是活下去,不能穿漂亮衣服,剪短头发又算什么?难道你是想留在京都受那些人的羞辱吗?又或者是像隔壁方家那样,剃阴阳头,扫厕所,关牛棚?”  他的声音变得严肃而又冰冷,齐华容不禁身子一抖,惊恐地摇了摇头。  “所以你不要总觉得自己有多委屈,同方家人比起来,我们已经是无比幸运了,只不过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你有什么觉得委屈的?”齐华民声色俱厉。  齐华容虽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可她还是觉得委屈,以前只有她一人,无从比较,她不觉得委屈,可现在沈娇来了,她的心理就不平衡了。  “那为什么沈娇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的身份同我们不是一样的?她为什么不低调?”  齐华民平静地看着妹妹,看了许久,齐华容被他看得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也哆嗦了起来。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多此一问呢,华容?”齐华民淡然道。  齐华容不甘心嚷道:“她不就是仗着自己会哄男人吗?小狐狸精!”  齐华民轻声道:“不管任何时候,会哄男人就是极有用的本事,华容,想想我们的祖母,再看看家里的二姨奶奶,你就没有一点启发吗?”  齐华容痛苦地点了点头,她怎能不知道?  她就是太知道了,所以才会想要攀附上韩齐修这颗大树啊!  “那哥哥你为何还要阻止我出门,关在家里我还如何与韩齐修见面?再这样下去,韩齐修都要被沈娇哄得死心塌地了!”齐华容面露急态,十分不理解兄长的行为。  齐华民轻瞟了眼自家妹妹,哂笑道:“你天天与韩齐修见面又如何?他何时正眼瞧过你了?”  齐华容的面色又白了几分,羞愤交加,即使对面是她的亲兄长,她还是觉得难堪,似是全身的衣服都被剥光了,连一片遮羞布都没有留下。  “韩齐修他不理我没有关系,只要我能得到韩老将军的喜爱,到时候有韩老将军作主,韩齐修他还能反抗吗?而且我相信日久生情,只要给我时间,韩齐修定会喜欢上我的。”齐华容努力辩解。  齐华民皱紧了眉头,并无反对,虽然他聪慧异常,比一般的大人都还要想事周全一些,可他到底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对情之一道也不过是在书上看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罢了,哪里能够体会其中的深意?  而且他也不觉得妹妹的想法有何不对,现在虽说是提倡恋爱自由,可事实上又有多少是真正恋爱自由了的?  尤其是韩家这样的高门,韩齐修的婚事定然是要由韩老将军作主的,想来以韩齐修对韩老将军的孝顺,他是不会反对老将军的!  而且华容的才情相貌均不差,也就只比沈娇在相貌上差一些,韩齐修就算是现在不喜欢华容,等时日一久,朝夕相处,韩齐修想不动心都难吧!  “但毕竟你想嫁的男人是韩齐修,如果韩齐修厌弃你了,你就算成功嫁进了韩家,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幸福的,所以你现在就算是不能让韩齐修喜欢你,也不可以让韩齐修厌恶你,这段时间你还是安生呆在家里吧。”齐华民说道。  “为什么?韩齐修什么时候讨厌我了?”齐华容急道。  齐华民讽笑道:“就在你自作聪明地在村里处处抹黑沈娇的时候,你以为韩齐修是韩思武那样的老实人吗?他会看不出你的小动作?”  齐华容心虚地嗫嚅道:“我可从来没说沈娇的坏话,说的是九阿奶和韩思桂她们。”  “你是没有直接说沈娇的坏话,可不管是九阿奶还是韩思桂,她们哪个不是受了你的盅感?华容,你是个聪明人,可有时候也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小心机关算尽啊!”  齐华民太清楚自己妹妹的手段了,总是以一种最无辜的模样站在后面,自有人为她在前面冲锋陷阵,赢了是她的风光,输了则是别人的错。  这样的手段自然是高明的,可再高明的手段用得多了,也是会被拆穿的,更何况,在他看来,齐华容的手段实在是拙劣之极,也就韩思桂和九阿奶这样的蠢货才会上当了!  “华民,给我再添些热水,怎么竟有些凉了!”  齐老爷子的声音自后屋传了过来,齐华民忙大声应道:“马上就来!”  他冲齐华容深深地看了眼,小声道:“好生想想!”  齐华民打着热水去了后屋,给老爷子添了些到浴桶里,齐老爷子舒服地叹了口气,慢悠悠地问道:“和华容说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同她随便聊了会儿。”齐华民恭敬回答。  齐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孙子,轻声道:“华容的心思太深了,你得好生劝劝她,别学王熙凤啊!”  齐华民心中一沉,忙道:“华容只是心思细腻敏感些,岂能与王熙凤相比?爷爷您可太高看她了。”  齐老爷子呵呵一笑:“王熙凤可没华容温柔,当初王熙凤要是有华容的一半温柔体贴,也不至于会被贾琏厌弃了。”  齐华民听不明白老爷子想说什么,这是在夸华容还是另有所指呢?  老爷子又看了眼恭恭敬敬的孙子,叹了口气,道:“华民,做人啊就得认命,你爷爷我挣了一辈子,结果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王熙凤她也挣了一辈子,最后只落得一床破席掩身,所以啊,争来争去,总是争不过命啊!”  “是,孙儿明白。”齐华民垂首应道。  “明白就好,好了,泡过一身澡可是轻松多了,再来一盅酒,那就比神仙还自在啦!”  齐老爷子似是十分开心,竟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小调,摇头晃脑的,身后的齐华民表情平静,可他的双手却紧握成了拳头,青筋毕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