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87一点一点占据你的心

187一点一点占据你的心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6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随着韩齐修一只又一只田鸡扔进篓子里,沈娇心里的气也早不知散到哪去了,忠心耿耿地守在篓子旁边,生怕田鸡从篓里蹦出来,还不时会提醒韩齐修哪里有田鸡,别提有多开心了!  这个时候正是田鸡最活跃的时候,韩齐修没多会儿就抓了满满一篓,足有两三斤,够吃两餐的了。  “韩哥哥,篓子装满啦,我们下回再来抓吧!”沈娇扬起脑袋兴奋地说着。  被这种崇拜信任的小眼神看着,韩齐修的心软绵绵的,只是想到早上接到的电话,他的心便沉了下去,浓浓的不舍涌了上来。  “娇娇,我后天就要回G省了。”韩齐修柔声说道。  “啊?”  沈娇愕然抬头,却见韩齐修一脸认真,便知他不是在开玩笑,心底的不舍撕扯得她特别难受,勉强笑道:“韩哥哥后天什么时候走?我给你准备吃的。”  见小丫头眼眶里红红的,韩齐修的心情也不好受,只他这回已经在新泉村多呆半个月了,要是再不回去,爷爷他定会杀到村里来的。  “后天一早就走,娇娇别准备吃的了,我开车很快,回家还能赶上晚饭。”韩齐修不忍心小丫头太辛苦,他在路上随便买些吃的就能对付过去。  沈娇不依,嘟嘴道:“那还有午饭呢,哪能一点都不吃?反正你明天上我这来拿吃的。”  “好,听娇娇的。”韩齐修笑眯眯地伸手在沈娇鼻子上点了点,田鸡身上的粘液也沾到了沈娇鼻子上,滑滑的,粘粘的。  “咦,好恶心,韩齐修你讨厌!”  沈娇气得大吼,忙跑到一旁的小水潭拿水洗脸,洗了好几遍才觉得舒服了,起身后使劲用小白眼瞪某人。  韩齐修笑嘻嘻地将手凑了过来:“是我错了,让娇娇咬一口?”  沈娇嫌弃地看着这脏兮兮的手,哼道:“不要,这么脏,狗都嫌!”  “那我洗干净点儿。”  韩齐修果真蹲下身子仔细洗起手来,连手指缝里都没放过,一丝不苟。  “娇娇,现在洗干净了,咬吧!”韩齐修吡着大白牙,将干干净净的手递了过来  沈娇让他给气得哭笑不得,一巴掌拍了下去,懒得再理这个不正经的人了,只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于韩齐修时不时的亲热动作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甚至于她的心里隐隐还有些欢喜,心里也甜丝丝的,嘴角还露出甜蜜的笑容。  她的心防已经被坏坏的、无赖带着点强硬的某人一点一点地攻破啦!  韩齐修嘻嘻一笑,收起了爪子,背起篓子就牵着小丫头准备回去。  沈娇象征性地拽了几回,没拽出来,也任由这家伙牵着了,手是热的,心是甜的,小脸蛋是红艳艳的。  “韩哥哥,礼伢子说韩思桂被关进祠堂了,是吗?”沈娇没话找话。  韩齐修一听见韩思桂的名字就皱眉,以前只是觉得这姑娘有些傻,可性子直爽不做作,还是不错的,现在却只觉得这姑娘已经是愚不可及了,被人当枪使还使得挺劲的。  “是有这事,等关一回祠堂后,她就再也不敢来惹娇娇了。”  一回不管用,就再关第二回,总能把这死丫头关老实了!  沈娇好奇问道:“韩家祠堂真有那么可怕吗?礼伢子说他大哥小时候被吓得大病了一场呢!”  韩齐修嘿嘿笑了:“那是韩思文胆子小,换了小爷我就一点事都没有,关一年都行。”  沈娇点头同意:“嗯,我也觉得礼伢子大哥胆子着实太小了点,不过是祠堂,哪里就会被吓破胆嘛!”  韩齐修暗暗好笑,冲沈娇说道:“娇娇想不想去看祠堂?”  “可以去吗?会不会犯忌?”沈娇问道。  “只要不进祠堂里面就不会,走,我背你过去。”  韩齐修放下篓子,一下就托了沈娇放在背上,健步如飞地往另一座山头爬去,崎岖的山路对他来说就跟在平地上一般。  沈娇趴在他背上只瞧见旁边陡峭的悬崖,黑压压的,深不见底,只要稍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沈娇吓得闭上眼睛,两只手紧紧地抱住韩齐修脖子,一点都不敢放松。  “娇娇别怕,有我在摔不了你的。”韩齐修感受到了背上沈娇的惧意,朗声冲她保证。  听到他的声音,沈娇的心莫名就安了,睁开眼睛小声地应着:“嗯,我不怕。”  韩齐修笑出了声,将背上的沈娇往上托了托,揽得更紧了,快步地朝着山顶攀爬,很快便来到了这处绝壁顶上。  “到了,这里便是韩家祠堂了。”韩齐修放下沈娇,指着一处神秘古老的屋子说着。  这间屋子全用石块砌成,严密得没有一丝缝隙,有些石块上长满了浓绿的苔藓,还有些地方甚至长出了旺盛的野草。  韩齐修上前顺手将这些野草拔了,对沈娇埋怨道:“这两年天天搞运动,村里人祠堂也不怎么来了。”  他仰头看着这座石屋,长叹了口气,这座屋子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次救赎,六年前他陷入深渊中不可自拔,性格也变得暴怒无常,后来爷爷没有办法,就将他秘密地送来了祠堂,只有韩齐光和族中的几位老人知道此事。  他在祠堂里独自住了半年,自己打猎自己煮饭,过着返朴归真的原始生活,没有一人上山来打扰他。  说来也怪,他的暴虐性子来到这里后竟渐渐压了下去,别人耳中让人胆颤的狼嚎,在他听来却比美妙,比人的声音可要好听多了,还有那些让人不敢睁眼的雕像,他也觉得特别亲切,也远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人要好看得多。  半年的隐居生活让他慢慢恢复正常,只要不受刺激,他便不会发作。  所以,那一年他其实是回来过的,且还一直呆在冬天下雪才离开。  “阿爷,放我出去吧,呜,我害怕,阿爷,我以后一定会听话的,求您放我出去!”  远处突然传来熟悉的狼嚎声,沈娇竟觉得有几分亲切,可随之不久,祠堂里便传出了一道嘶哑的哭声,细听便知是韩思桂了。  韩齐修细细地打量着沈娇,却见她面上并无露出同情或是不忍的神色,心里更是满意。  “我们下山吧!”  “嗯,下山!”  沈娇乖乖地爬在了韩齐修背上,不多时两人便离祠堂远远的了,韩思桂的哭叫声也渐渐微不可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