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203谁解了带子(12500推荐+)

203谁解了带子(12500推荐+)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9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韩齐修与沈娇很快就回来了,打了两只野鸡,还有一只野兔,韩德行上过药后精神了不少,惨白着脸同韩德芙斗嘴,看起来应该是没问题了。  齐华民的手上也上了药,他流的血也挺多的,半边袖子全红了,伤口不会太浅,韩德为说他是被路边的茅草叶子割的,血流了一地。  沈娇知道那些茅草叶子,有着锯齿边,据说古时的鲁班大师就是根据这种茅草叶子才发明的锯子,可以想见这种叶子的锋利程度了。  若是方向恰好顺着齿边的角度,而且力道也够巧,这片叶子就能比刀片还利,柔软的皮肉会被它割出极深的口子,像齐华民这样,就是运气不太好,属于割得比较深的了。  韩齐修走到一旁的小溪边处理野物,很快就处理干净了,血水和内脏顺着溪水流了下去,流向村里的水库,正好用来喂鱼。  沈娇这边也熟练地生好了火,不一会儿火就烧旺了,韩德为看着沈娇面露深思,这位沈姑娘倒是让他刮目相看呢!  看着娇滴滴的,可实际上却很胆大,还会功夫,野外生存能力也很强,一般人家的女孩可没有这些本领,这位沈姑娘想来是受过训练的!  且训练她的人还是位高手!  韩德为下意识地就想到了韩齐修,在他看来,训练沈娇的人一定是韩齐修,由此看来,修小叔与沈娇认识的时间可不短嘛!  难怪修小叔对沈娇这么特别!  敢情是小青梅呢!  韩德为自以为自己猜中了真相,对于沈娇更是不敢怠慢,心里也打着给自己拉拔一座靠山的主意,指望修小叔以后训他能心慈手软一些呀!  韩齐修不愿意架着烤肉,嫌费时间,直接将野兔和野鸡用树叶包了,再裹上烂泥,埋进了火里。  “修小叔,刚才我们真过界了吗?”韩德为还是想不通,明明他都仔细查探过的,怎么会过界呢?  韩齐修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自背后的筐里拿出一根已快褪成白色的布条冲他们甩了甩,道:“用来示警的布带被人解了,我在你们遇狼那个地方周围找到的。”  “草他妈的,哪个王八羔子这么缺德?居然把这示警带子给解了,今天幸好是我们遇上了,要换了其他砍柴的女人,不是要出人命了嘛!”  韩德行气得破口大骂,韩德为兄妹俩的表情也不好看,均沉着脸。  韩齐修讥笑道:“就你们这三脚猫功夫,村里的女人可比你们还要强几倍呢!”  韩德行三人顿时羞得垂下了头,无地自容啊!  沈娇好奇道:“谁会那么缺德呢?这不是害人害己嘛!”  韩齐修也箴着眉道:“这事我得同五哥说一声,让他上其他山头的禁区也看看,以防万一。”  “对,这事必须同韩爷爷支会一声,实在是太危险了!”齐华民赞同无比。  韩齐修冲他瞅了眼,眼里有着怀疑,突然问道:“华民会爬树?”  “不会,刚才是德行将我扔上树去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刚才一点忙都帮不上,实在是惭愧之极!”齐华民羞惭无比,不断地叹息。  韩德为看起来与他关系很不错,闻言便安慰道:“华民不可妄自菲薄,又不是人人都会功夫的,各有所长嘛!”  韩齐修没再问下去了,而是用树枝叉出了三个泥团,敲破了泥壳,异香扑鼻而来,大家俱都精神一振,尤其是小胖子韩德行,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真好吃,修小叔,你烤的叫花鸡越来越好吃了,我一人就能吃两只!”韩德行狼吞虎咽,连鸡骨头都没舍得吐出来,嚼巴嚼巴咽进肚了。  韩德芙嗤了声:“想得美,总共也就两只鸡,分你吃一半就不错了,吃那么多干啥?净长肥肉不长脑,浪费!”  “韩德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刚才我就不该救你这个白眼狼!”韩德行气得骂了过去。  “救个人把自己弄得要死要活的,不是笨是啥子嘛!还死不承认!”韩德芙声音小了点,气势也弱了点儿。  “这鸡腿给你,咱们之间两清了,以后你别老揪着这事不放啊!”韩德芙撕下她的鸡腿塞给韩德行,一脸肉疼地说着,一只鸡腿啊,可心疼死她了。  韩德行没好气嚷道:“敢情你这小命就只值一根鸡腿啊,白眼狼,我还不如救条狗呢,还能杀了煮锅肉吃,咋也比你这鸡腿强!”  “那你想要咋样?”韩德芙瞪大眼睛吼了过去。  韩德行抹去一脸口水,小声嘟嚷:“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你这倒好,反了个个儿,救命之恩,鸡腿相报撒!”  沈娇听着这两只冤家的吵闹,笑得不行,差点就把‘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说出来了,幸好及时醒悟,这两只可是同族同姓兄妹,说不定还没出五服呢,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吃完两只野鸡和一只野兔,大家的精神好了不少,韩齐修做了个简易的担架,和韩德为一起抬着韩德行下山了,路上碰上田里劳作的村民,看见他们这血糊糊的模样,吓得围了过来。  韩齐光听说山上禁区的示警红带子让人解了,脸一下子就黑了,沉声道:“齐修放心,我现在就带人去检查各个山头。”  “德行怎么样?要不要紧?”韩齐光见韩德行这惨样,急得不行,深怕这孩子在村里出点事,可咋个同人爹妈交待嘛!  “没事,刚才还吃了大半只野鸡呢!”韩德芙抢着回答。  韩齐光立马就舒了口气,还能吃下大半只鸡,那就说明没得大问题嘛!  齐老爷子过来了,看了看韩德行的伤口,不禁咦了声,问道:“这伤药齐修是哪里买的?”  沈娇回道:“是我家自制的金疮药。”  齐老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冲挤过来的沈家兴笑道:“家兴你这还留了不少手嘛!”  沈家兴呵呵笑道:“哪里哪里,不过只是药材选的上好的,效果也就比一般的伤药要强一些罢了。”  齐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也没再问下去,冲韩齐光道:“放心吧,沈家的伤药很好,过几日伤就能留疤了。”  韩齐光这才彻底地放下心,长吁一口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