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204留个脚印儿

204留个脚印儿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44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1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韩齐光带了一群村里的精壮后生上了各个山头巡查,新泉村四周全是山,山头自然是很多的,光是禁区就设了十好几个,而且这个禁区的具体位置村里的年轻人还不一定知道,只有他和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才知道。  因为那些红带子都是他带着村里人绑上的,每隔十年绑一次,这是历任书记的职责,有了这些红带子,新泉村与后山的野狼近百年来相安无事,从未发生过伤人事件。  韩齐光只要一想到近百年没出过事,现如今在他任上就出事了,他这心头的邪火就蹭蹭地往上窜,只想着将那个解带子的王八羔子揪出来,打他几十个大嘴巴子才解恨呢!  不过他在巡查了所有山头后,这股火也渐渐淡了下去,因为他发现,其他山头的示警带子虽然没有被人解了,可因为时日长久,且风吹雨淋的,有些带子都蚀得差不多了,摇摇欲坠的,稍大点的风都能刮下来。  更别提要是碰上松鼠猴子这类野兽了,说不定会当成稀奇玩意儿,爪子一抓就能抓下玩了。  韩齐光心里对于是人作案的可能性消除了大部分的怀疑,他坚定地认为村里的村民都是心地淳朴的厚道人家,不可能会去干这种害人害己的龌龊事的。  同样,其他村民也是这样认为的,韩老九,正是九阿奶的丈夫,他便说道:“看起来应该是野兽抓破了带子,不是咱村里人干的。”  其他人也纷纷附合:“对头,咱村里人咋个会做出这种恶事嘛?一定是松鼠干的,书记,下回带子买结实点儿的,这个带子一看就不牢,扯扯就断了撒!”  这话说得也没错,绑在树上的红带子看着确实是不禁扯了些,最主要的是,这些带子才绑上不到五年呢,就蚀成这种死样子了,带子的牢固性可想而知。  韩齐光解下树上的带子,轻轻一扯,带子瞬间便成了碎渣渣,落在了地上。  “老九,你家德民买的好布?还对我说要五毛八一尺,以前三哥三毛八买回来的布绑在树上屁事都没有,十年后解下来都还能当草绳用,就这还不到五年呢?咋个就成这样了?还要五毛八,你让他好生给老子解释!”  韩齐光黑着脸破口大骂,他口中的德民是韩老九的儿子,也是新泉村的会计,同时兼任保管采购售卖等工作,这批绑树上的红带子正是韩德民当初上华新县城买回来的。  韩老九的脸比韩齐光还要黑,不待韩齐光骂完,他便沉声道:“五哥放心,我现在就回去问这个兔崽子,他要是真干了缺德事,我决不轻饶了他!”  说完韩老九就气乎乎地下山了,走得飞快,不一会儿就没了人影,韩齐光从地上揪了几根野藤,缠在了树上作临时示警,也带着人下山了。  这天才吃过晚饭,沈娇便被震天的锣鼓声吓了一跳,忙跑出去看是咋回事,朱四丫也好奇地跟着出来了。  外头看不到是谁在敲锣鼓,不过却见山脚下有不少火把,星星点点的,远远看去和荧火虫一般,也不知道是出什么事了。  沈家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见多识广,觉得应该是村里的一种集会,只不知道聚在一起是要做什么。  “韩哥哥,山下出什么事了?”沈娇见到走上来的韩齐修,冲他嚷道。  韩齐修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在她脑袋上揉搓了一阵,在沈家兴的白眼中缩回了手,柔声道:“是村里有人犯错了,族长要当众实行家法。”  沈娇大感兴趣,当众实行家法可是十分严重的惩罚了,一般是对犯了大错的族中子弟才会实行的,也不知道这位村民是犯了什么大错。  沈家兴也挺好奇,有心想问几句,可想想他同韩齐修现在是不对付的关系,不能主动示好,只得憋着,期待韩齐修能够主动解释。  韩齐修当然不会主动解释了,他虽然不在乎沈家兴啥态度,可每天看着这老头的白眼还是挺烦的,见这老头一脸想知道还端着的死样子,他就看着不顺眼。  就不说,憋死你,让你天天朝小爷飞白眼儿!  只是——  “韩哥哥,那人是犯了什么大错啊?”乖孙女儿沈娇替沈家兴问了出来。  韩齐修不甘地瞅了眼沈家兴,悻悻地回答道:“是九哥的儿子,买布的时候贪了六角钱。”  沈娇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不过只是贪污了六角钱而已,竟就要当众实行家法了?  韩氏家族的家规还真是严苛呢!  韩齐修简单地将布条的事说了,沈娇倒是有些理解了,此事可大可小,若是没有出韩德行被狼咬伤的事,想来韩齐光也不会发这么大火的,韩德行虽然也是韩家人,可他严格来说其实已经是新泉村的客人了。  客人因为村里人的疏忽受了伤,这让韩齐光怎能不生气!  更何况这还关系着全村村民的生命安全问题,所以说韩德民被当众实行家法,这等惩罚也不算是太严苛!  否则等真出了不可挽回的大事,韩德民可真悔之莫及了!  韩氏家族的家法就是在全村人面前鞭苔受罚人一百鞭,行刑人本应该是韩氏族长韩三叔,也就是韩齐光的三叔,韩老九的父亲。  可韩三叔年事已高,便将鞭子交给了韩齐光,由他代为行使族长职权。  韩德民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白白净净的,与村里人的黝黑皮肤不一样,文质彬彬的,透关着股书生气。  韩德民被他老子韩老九亲自押到了台上,所谓台子也就是一处平整的土坡,村里的集会以及学习***语录都在这里进行。  韩齐光拿起韩家传了几百年的鞭子,鞭子色为暗红,也不知道上面沾了多少韩氏子弟的血呢!  台上‘啪啪’声不绝于耳,韩德民先还叫上几声,可后面却连叫的力气都没了,惨白着脸受鞭刑,倒是台下的九阿奶哭天抢地的,韩三叔听得不耐烦,冲韩老九瞄了眼,韩老九立马走下台,对着九阿奶骂了几句狠话,哭声顿时消停。  韩齐修本想挡着沈娇眼睛,怕她见了会害怕,可沈娇却不领情,一巴掌给拍掉了,还给了他一个小白眼儿。  韩齐修嘿嘿地笑着,一下子就将沈娇抱了起来,举得高高的,吓得沈娇差点没叫出声,忙伸手捂住嘴,两腿连连蹬着,让韩齐修放她下来。  “娇娇这样就看得清啦!”韩齐修一脸求表扬。  沈娇瞅见周围村民暧昧的眼神,气得一脚就朝韩齐修脸踹了过去。  ‘啪’  某人脸上留下了一只精致小巧的脚印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