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262蛋疼

262蛋疼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51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25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转眼间,韩齐修已经离开一个月了,新泉村也下了三场雪,一回比一回大,积雪也一回比一回深,韩德芙这姑娘一看到雪就来劲,整天拽着沈娇去屋前堆雪人,沈娇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趣。  对于见识过了边疆齐腰深的大雪的沈娇来说,新泉村这种不过尺来深的雪实在是提不起她的兴致来,再者韩齐修不在,她更是觉得没啥意思,最主要的是——  “娇娇,以后晚上少干活,要干也得躲到帐子里去,外头不安全,记住了啊!”  韩齐修临走时悄悄地在她耳边嘱咐了这句话,而且看着她的眼神也特别地深邃,比潭水还要深,像天上的星空一般,看不到边际。  沈娇当时就想问他是什么意思的,可这坏家伙说完了就冲她咧嘴笑了,还捏了她鼻子几下,招招手就开车走了,喷了她一脸灰。  这一个月她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什么叫晚上干活要躲到帐子里去?  她晚上干啥活了?  晚上她吃过饭就是看书嘛,帐子里咋看书?  总不可能把油灯放到帐子里吧?  再说外头看书怎么就不安全了?她看的是医书,又不是禁书嘛!  沈娇想了个把月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每天还总是忍不住要去想,搞得人也心神不宁的,韩德芙总是取笑她是害了相思病,想她修小叔了,羞死个人!  说话说半句的人最可恶了,亏她还晚上不睡觉给坏家伙准备那么多药呢,以后再也不……  不行,药还是要准备的,要不然韩齐修受伤了可没药抹了!  沈娇突地一惊,她想起来了,韩齐修临走前那天晚上她在屋子里用宝碗复制了大半夜的药,会不会是说的这?  几经辗转思索,沈娇确定韩齐修说的就是复制药了,暗暗心惊,怎么就让韩齐修知道了呢?  他是怎么知道的?  明明那晚窗帘都拉拢了呀!  沈娇想了良久,心倒是渐渐静了,并没有先前那般慌张,知道秘密的是韩齐修,并不是其他人,这让她只是紧张,而不是恐慌。  因为她知道韩齐修不会伤害自己,也不会觊觎她的宝碗,否则他便不会悄悄地提醒自己了,以韩齐修的能力,那天晚上他要是想夺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他并没有这样做!  沈娇心头闪过一丝暖意,人心对于宝贝的贪欲,没有人会比她有更深的体会了,韩齐修的做法让她欣慰之余,还多了更深的依赖。  “娇娇,快来看我堆的雪人,像不像我小太叔公?”韩德芙在另一边叫着她。  想通了事情的沈娇一身轻松,也不像以前那样怏怏的了,精神十足地跑了过去,瞧见那个雪人便捧着肚子笑出了声。  韩青野虽然不是个俊老头,可也身姿挺拔英气勃发嘛,韩德芙这堆的啥啊?  圆头圆肚肥头大耳的,像猪八戒还差不多嘛!  沈娇捂嘴笑道:“是挺像的,德芙你堆得真好!”  韩德芙得意地甩了甩红通通的手,奇怪地看了眼沈娇,讶道:“你相思病不害了嘛?”  沈娇羞红着小脸啐了她一口,假装若无其事地去给雪人上鼻子眼睛了,被韩德芙时不时地念叨,她的脸皮也越来越厚啦!  “装上眼睛和鼻子就更像了。”  沈娇拍了拍小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韩德芙看着不解,问道:“为啥都弄成黑色的啊?鼻子要不弄成红色吧?”  “干嘛要弄成红色?你小太叔公天天都黑着脸,自然是要黑色的了!”沈娇反驳。  某位黑脸老头本还想出来赏赏雪景作个雅人的,正巧就听到了沈娇的话,和颜悦色的脸顿时便黑了几分。  臭丫头,又在背后说他老人家坏话!  厨房里传出了馋人的香味,是朱四丫在厨房里炖肉羹,这几天下雪,村里的活都停了,沈家兴和朱四丫都窝在家里,沈娇也彻底变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惹得某位老人家天天辣眼睛。  韩青野被沈娇的话气得雅兴都没了,再吸了吸鼻子,心思一动,便换了鞋子和衣服就上了后山,想去看看陷井里有没有猎物,他老人家见沈家兴的陷井经常会有猎物打回来,眼热得很,便也暗搓搓地挖了三个陷井。  虽然他认为自己挖的陷井又深又好,比沈家兴这个半吊子要强百倍,可结果却是半吊子挖的陷井隔三差五就能收获猎物,他这个高人反倒是天天吃零蛋。  这让他十分—特别—蛋疼!  也因此他老人家每天都憋着劲上山察看敌情,把当年对付R国鬼子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可结果依然是——  光蛋!  他老人家依然还是蛋疼!  韩青野憋着气敏捷地上了后山,极快地来到了他挖的陷井边,却见到沈家兴竟早就在了,才刚扒开陷井口的枯草,沈家兴听到后头的动静,没好气地哼了声。  ‘哼’  韩青野也没啥好脸色,黑着脸扒开了自己的陷井,要说这老爷子也挺别扭的,嘴上说讨厌沈家兴这个资本家,可陷井却偏偏要挖在沈家兴旁边,隔了不到十米。  典型的矫情傲娇别扭老头儿!  第一个陷井是空的,韩青野脸黑了黑,不死心地再扒第二个,还是空的,脸更黑了几分,再扒第三个,本已不抱任何希望了的韩青野突然瞪大了眼睛,感动得热泪盈眶。  苍天大地,列祖列宗啊!  你们可算是想起他老人家了!  韩青野以不属于古稀老人的敏捷速度跳进了坑里,不多时一只肥壮野兔便甩了出来,冻得硬梆梆的,砸得雪花四溅。  “哈哈哈,老子就说我这陷井是全天下最好的,方面十里的猎物都逃不掉,前几天不过是没熟悉地形罢了,以后肯定天天得蹦进来,有老子在还能没肉吃!”  韩青野叉着腰,意气风发,颇有当年指挥千军万马的豪情,并放下了豪言壮语!  一无所获的沈家兴撇了撇嘴,懒得理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老头儿,这只野兔还是他亲手扔进去的呢!  孙女说得对,与其让他天天猎着野兽,倒不如让韩青野担了这个名声,免得村民们得眼红病,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韩青野得意洋洋地拎着猎物下了山,眉开眼笑,倒是有些像屋前的大雪人了,笑得跟二傻子似的。  之后的日子,韩青野的心情愈来愈愉悦,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偶尔还会和气地同沈家兴打个招呼,闪瞎众人的眼球。  只因为——  他韩青野的美好时代来临啦,衰运全转到沈家兴头上去了!  这种隔三差五有猎物丰收,而隔壁某位资本家却天天光蛋的滋味咋就那么美呢!  蛋可算是不疼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