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277三个女人一台戏

277三个女人一台戏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234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27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院子里有个三十来岁的清秀女人在洗衣服,淡灰色的列宁装,齐耳短发梳得整整齐齐,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丝不苟,看起来不是太好打交道。  女人旁边有位六七岁的小男孩在玩皮球,小男孩身上的衣服虽说旧了点儿,可十分整洁干净,而且孩子胖嘟嘟虎头虎脑的,看着十分讨喜。  另一边还有位大点的男孩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约有八九岁,穿的也是旧衣服,也还算是整洁,爱干净这应该算是海市人的一大优点了,不管是穷还是富,家家户户都收拾得整洁干净,就算只是鸽子笼,也必须得是发着光的鸽子笼。  只是这个男孩长得有些獐头鼠目,虽说不可以貌取人,可沈娇还是不喜欢这个男孩,总觉得这个男孩同原身的弟弟一样讨厌。  果然——  大男孩看了有一会儿,突然就跑了过去,一把抢过皮球玩了起来,‘砰砰砰’地拍得贼欢畅。  小男孩先是一愣,随即便冲了上去,嘴里嚷道:“我的皮球,你还我皮球!”  大男孩抱着皮球身子一侧就避过了小男孩的攻击,也不搭理他,继续抱着皮球玩,最后被小男孩逼急了,一个重扣球,弹性十足的皮球就这样弹起老高。  ‘啪’  清脆的响声传来,随即又响了几声,噼里啪啦的。  沈娇下意识地仰起了脖子,二楼的一扇窗户出现了一个支离破碎的黑洞洞,地上躺着几片碎玻璃,大男孩吐了吐舌头,哧溜一下就跑了。  外头只剩下小男孩和洗衣服的女人,面上都带着惊讶。  “要死了,要死了,哪个倒灶(倒霉)鬼把我家玻璃打破了?”  一个中年女人夸张的大嗓门响了起来,竟比刚才打破玻璃的声音还要响,随即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似龙卷风般滚了下来,一双三角眼似福尔摩斯般在清秀女人母子身上扫视了三秒钟。  “我就晓得是你个小赤佬,一天到夜不安分,哪只手打破我家玻璃的?伸出来!”  中年女人也是齐耳短发,长得略丰满,白白胖胖的,圆圆脸,如果不是那双三角眼影响了大局的话,这妇人算是长得比较和蔼可亲一类了!  显然——  妇人并不是什么善茬!  小男孩委屈地扁嘴,辩解道:“秦婶婶,不是我打破的,是黄宝根打破的。”  沈娇心中一动,黄宝根这个名字听着有些熟呢!  “你个小赤佬年纪小小不学好,我家宝根一直在家里读书写字,啥子时候出来过了?我呸,这么点大就要说空话(谎话),你爹娘怎么教你的?”  又是一阵十二级台风飘过,一个四十来岁,矮小黑瘦的妇人冲到了白胖妇人身边,虎视眈眈地瞪着可怜的小男孩。  清秀女人将手上的衣服重重一甩,激起一片水花,站起来一把拉过小男孩,冲两个妇人喝道:“我家翰翰从来不会说空话,玻璃明明就是你家倒灶儿子打破的,你别想冤枉我翰翰?”  “你说你儿子不会说空话谁信哪?反正玻璃同我家宝根没有一分铜钿的关系,你也别想冤枉我儿子!”黑瘦妇人双手叉腰,口沫横飞。  清秀女人却丝毫不惧,也不似黑瘦妇人那样大喊大叫,声音略拔高了些:“玻璃也同我家翰翰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你叫得再大声也没用!”  白胖妇人看得不耐,她可不想同这些穷瘪三浪费时间,尖着嗓子叫道:“我不管你们哪个儿子打破的玻璃,反正我家玻璃破了,你们两家一人一半钞票!  “呸,你说一半就一半?说不定就是你家玻璃装得不牢靠,自己破掉了呢!”黑瘦妇人火力转移,同白胖妇人对骂了起来。  一黑一白,一胖一瘦,吵得不可开交。  沈娇在门口看戏看得津津有味,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可不就是好戏上场了嘛!  “哎呀,你是隔壁新搬来的吧?有啥事情要帮忙的?”  白胖女人眼尖,一下子就瞄到了门口站着的沈娇,忙单方终止战斗,极快地冲了过来,笑得一脸谄媚。  沈娇淡笑道:“婶婶好,我叫沈娇,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  “一定一定,我姓秦,你叫我秦婶婶就好,远亲不如近邻,关照那是必须的。”秦大婶笑成了一朵花儿般,尤其是在看到沈娇手上挎着的篮子后,更是憋足了劲绽放。  “娇娇啊,我是黄婶婶,以后常来玩啊!”黑瘦妇人也挤了过来,笑得眼睛都眯了,死死地盯着沈娇手上的篮子。  清秀女人也急冲了上来,急切地问道:“你刚才都看到了是吧?你说玻璃是谁打破的?”  沈娇箴起了眉头,说实话她是真不想搀和进去,这三个女人看起来都不好惹,她说谁都要得罪一个,可让她违心说没看见,心里也过意不去。  秦大婶扯着嗓门道:“娇娇你看见了就大胆说出来,我看哪个敢说你!”  黑瘦女人黄婶子也跟着嚷道:“对,娇娇尽管说,我家身正不怕影子斜,半夜不怕鬼敲门!”  清秀女人冷笑了声,轻声道:“当心今朝夜里鬼寻上门来!”  沈娇咬了咬嘴唇,笑道:“我有近视眼,看得不是太清楚,只看见那孩子穿的是蓝布衣服,是谁家孩子我也不知道。”  清秀女人如释重负地拍了下大腿,冲黄婶子嚷道:“看看,今朝哪个丧门星穿的蓝布衣裳了?自家小人不教好,就知道冤枉我家翰翰,还好老天开眼,可算是还了我家翰翰的清白了,娇娇,谢谢你啊,我姓陆,你叫我陆阿姨就好!”  沈娇强笑着叫了声,看着秦婶子同黄婶子两人不善的面容,忙将篮子里的点心拿了出来,一人送了一盒,匆匆地告辞离开了。  看这架势怕是呆会得有一场世界大战呢,她还是三十六计早溜为妙!  “姓黄的,一块玻璃八角,人工费两角,总共一块钞票,快点掏出来!”秦婶子的大嗓门。  “你买的是M国玻璃啊?还要八角钞票?我先问清楚来,只要是我家宝根打破的,我就让宝根爹给你家装玻璃,我家做人向来坦坦荡荡,清清白白,绝对不会赖帐!”  “哼,快点儿,北风呼呼地吹,要是给我囡囡吹感冒了,医药费一定要你家拿出来的!”  “你家女儿是豆腐做的哦,春风吹一下就感冒,嘁!”  ……  沈娇听着这两个女人中气十足的对骂声,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今后的生活有点热闹呢!  “沈娇?你怎么回来了?”一个黑瘦的女孩穿着单薄的衣服走了过来,手上挎了个菜篮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