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286不要脸的人总是那么多(200月票+)

286不要脸的人总是那么多(200月票+)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6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2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马杏花包了好些咸馅的果子,见旁边的两盆豆沙馅及枣泥馅都没动过,便伸手舀了一勺豆沙馅放进碗皮里,准备捏出花边。  沈娇忙阻止道:“杏花姐不要这样包,甜馅的要包成雪团状的,这样蒸熟后才好区分馅。”  她边说边给马杏花示范,前面的步骤同样是捏碗,不过不需要捏得太精致,大概有个碗形就成,再将馅放进碗里,直接跟包包子一样将面皮拧到一块儿,搓成一个团形。  “还有最后一步,咱们给它弄得漂亮一点,这样滚一下是不是跟沾了雪一样?好看吧?江浙那边的人都这样做,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雪团。”  沈娇将包好的团子在浸泡了一夜的湿糯米上滚一滚,雪白的糯米便沾满了团子,远远看去果然就是个雪团子。  马杏花看得稀奇不已,啧啧称赞:“真好看,你们南方人弄个吃食都这般讲究,难怪都说南方人是七窍玲珑心呢,可不就是比咱那达儿的人多长好几颗心嘛!”  沈家兴听得好笑,打趣道:“南方这么好,杏花干脆找个南方男人嫁了,一辈子留在南方过嘛!”  沈娇也跟着笑道:“对对,杏花姐就留在南方嘛,我让爷爷替你留心,保管给你寻个模样好心地好的姐夫,这样咱们就不会分开了!”  马杏花羞得满脸通红,恨恨地回敬沈娇:“你就保证自己一辈子能留在南方呢?别到时候我留在这儿了,你倒是找了个男人窜到其他地方去了,把我一人留在这达儿,哭都没地方哭去!”  说着她还状若无意地瞟了眼某人,沈娇也被她闹了个大红脸,气得在她身上捶了几拳,姐妹俩就这样闹开了,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房间,每个人面上都带着笑容!  只除了韩少爷!  他只有在面对沈娇时才会有笑容,其他时候都是面瘫属性的,笑了会让人感到惊悚!  不笑才觉得温情!  屋里的气氛如此美好。  只是——  总会有一些不识相的人会上门来破坏气氛,在延迟了小半个月后,沈念之和沈思之这兄弟俩可算是上门了。  后面还跟着他们各自的老婆——朱碧月及张玉梅妯娌,以及他们尚留在海市的儿女们——十五岁的沈秀以及十岁的沈嘉,小名叫做小宝来着的。  沈秀是老大沈念之的女儿,沈嘉是老二沈思之的儿子,沈娇是他们的大女儿,只不过沈娇也就是挂了个名头,打从出生起就没同沈思之夫妻俩生活过,同他们的感情也很淡薄!  而且沈思之夫妻对她也不像是亲生父母那般温情脉脉,只有想要骗她东西时,张玉梅这个母亲才会露出和蔼的面容,或是为她买衣服洋囡囡等礼物,平时都没个好脸色。  至于沈秀同原身的关系也挺淡漠,不过相对于总是要欺负她的弟弟沈嘉来说,沈娇还是比较喜欢沈秀的不理不睬一些。  沈嘉这个小胖子也就比石铁军稍好一点点,总是会来抢她的零食和玩具,还要原身趴在地上当马给他骑!  小胖子虽然年纪比沈娇小,可体重却是大大超过沈娇,每次骑一次马,原身全身都似散了架一般。  所以,对于这些所谓的亲人,沈娇根本就没有一点想要和好的念头,最好是老死不想往来才好呢!  只可惜——  脸皮厚的人总是像蚂蟥一样,紧紧地贴上来,不吸干你的血他们是不会离开的。  敲门声响起了,是沈娇跑过去开的门,一看到是这两家人,她下意识地就要关上门,却被张玉梅一记铁砂掌推开了,差点没把沈娇鼻子撞掉。  张玉梅还是一如既往地跋扈,只是看着瘦了些,比四年前清减不少,朱碧月看着也不是太精神,旁边的沈念之兄弟俩更是垂头丧气的,两鬓都添了些白,老态毕现。  看来那被扣掉的十几元工资对他们的影响甚远啊!  沈娇顿觉舒爽,对头过得不好,她就开心啊!  “你们来干什么?居然还有脸上门?真是不要脸!”沈娇厉声斥道。  所有人都愣了愣,好半天才认出这个明艳大方的女孩就是四年前那个唯唯若若,只敢缩在沈家兴背后的沈娇。  没想到现在出落得这般漂亮!  且胆子也变得大了许多!  竟敢指着他们鼻子骂人嘞!  张玉梅跳起来骂道:“你个死小人,有没有大小?我是你姆妈,他是你爸,竟敢这样说我们?你吃熊心豹子胆了?”  沈娇冷眼看着他们,恨声道:“我不吃你们一粒米,不穿你家一件衣服,我是爷爷养大的,你们算哪门子的姆妈阿爹?再说你们不是同爷爷断绝关系了么?现在死皮赖脸上门来干什么?”  韩齐修和沈家兴听到外头的动静,忙走了出来,见到这一伙人,沈家兴一下子就垮了脸,似吃了臭鸡蛋一样心塞。  “爸,你说你也真当是,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也不同我们说一声嘛?我和念之天天记挂着你呢!”朱碧月笑得跟花似的,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张玉梅也不甘示弱,谄媚道:“爸,我和思之也是对你日思夜想,茶饭不思,担心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你瞧瞧,我和思之想你想得都瘦了十几斤呢!”  沈娇噗地笑出了声,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张玉梅还在继续无耻地哭诉:“爸,特别是我家小宝更是对你日日思念,做梦都在叫爷爷呢,你看看,小宝都瘦了好多啊,那肉就跟刀子削一样哦!”  沈嘉看着的确是比四年前瘦了些,个子也拔高了很多,但总体来说还是偏胖的,属于那种壮实的男孩子。  再者张玉梅嘴上哭诉儿子对爷爷相思成灾,可这小子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丝毫悲戚之色,隐隐还有些不耐烦,身子动来动去的。  沈家兴一一看在眼里,心里腻歪得不行,一上来就装模作样,没有一人会想起问他和娇娇四年里怎么样,吃得好不好,过得好不好?  这样的子孙他还惦念着干嘛?  一直未出声的沈秀柔声道:“爷爷,娇娇,你们这四年受苦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