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302留了下来(寶呗娃娃i财神罐+)

302留了下来(寶呗娃娃i财神罐+)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9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30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娇拧着眉想事,这边热心的刘婶帮着沈秀说好话:“同志,这孩子家里确实是出事了,煤气中毒,父母都生活不能自理了,两个哥哥也都在农村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家里就只剩她一人了。”  两个齐耳短发穿着列宁装的女子不由箴起了眉,道:“咱们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农村建设,是多么光荣的事情,怎么可以因为一点困难退缩呢?”  沈秀抽咽道:“领导,我没有退缩,我以去参加农村建设感到自豪,可是父母对我有生养之恩,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得下啊!”  刘婶看着实在是可怜得很,求情道:“同志,这孩子家兄妹三人,两个哥哥已经去支援农村建设了,按理说这孩子应当是留在家里的呀,怎么也给安排上了?”  沈家兴也奇怪问道:“是啊,按照政策我大孙女是不应该被安排去GZ的呀?而且她还只有十五岁,年龄也不符合嘛!”  沈娇心虚地垂下了头,这事她可再清楚不过了,可不就是韩齐修给安排的嘛!  干部模样的女人冷下脸喝道:“你们这是对政府的安排不满么?十五岁哪里不符合了,刚好符合,需要为农村建设添砖加瓦了!”  沈家兴现在一听到上纲上线就头大,也不敢再说什么,他是真怕多说几句,再把他给打倒了,又得连累娇娇吃苦。  沈秀心急如焚,暗自咬牙,重重地往地上磕头,磕得砰砰响。  “法律都还不外乎人情,我们家向来是拥护国家政策的,可现在家里确实出了事,还请领导网开一面,酌情考虑我家的实际情况,让我留下来照顾父母,尽一尽孝心吧,求求各位领导了,求你们了!”  沈秀看来是真急了,不顾地上是水泥地,使劲地磕着,不一会儿,额头上就沁出了血丝,地上染红了一片,见者无不动容。  两名短发女子面色也有了缓和,两人交换了眼神,微微颔首。  “你的情况确实特殊,这样吧,我们回去同领导汇报你家的情况,看领导如何决定。”其中一位女子说道。  “谢谢领导,谢谢你们!”沈秀感激道。  待两位干部女子走后,刘婶扶起了沈秀,瞧见她额头上的血迹,心疼道:“你这孩子可真是傻,咋用这么大力呢?瞧都破成啥样了?”  沈秀有气无力地靠在刘婶身上,苦笑道:“我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能够留下来照顾爸爸姆妈!”  “唉,难得你有如此孝心啊!”刘婶感慨道。  沈家兴也挺心疼沈秀,私下小声对沈娇说道:“娇娇,能不能请齐修帮着回旋一二?你秀堂姐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去了GZ要吃大苦头啊!”  沈娇当然是不情愿的,假意道:“那我给韩哥哥打个电话问一下,看他能不能够帮忙!”  “乖!”沈家兴欣慰地摸了摸沈娇头。  回到家后,沈娇拔通了韩齐修的电话,脑子里却在组织该如何措词,才能让沈家兴不会听出她的不情愿!  电话接通了,是个男人的声音,沈娇一听就知道不是韩齐修!  “你好,我找韩齐修!”沈娇说道。  “稍等!”  电话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传来了另一个稍年轻些的男人声音,仍然不是韩齐修。  “您好,韩齐修有事外出了。”男子说道。  沈娇下意识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对不起,恕我无可奉告,您是哪里?方便的话我可以转达。”男子的声音客气有礼,可却寒冷如冰。  沈娇虽有些失落,可却莫名松了口气,不在也好,省得她找借口骗爷爷了!  “爷爷,韩哥哥不在,找不到他。”沈娇说道。  沈家兴失望地叹了口气:“只能听天由命啦!”  沈秀他们这批知青在第三天就要上火车出发了,沈秀依然还是天天熬米汤水上医院,雷打不动,十足十的孝顺女儿形象。  沈娇暗自祈祷那些领导能够坚持原则,铁石心肠,将沈秀送上前往GZ的火车!  只是老天爷往往却不能让你如意,出发的前一天,沈家兴兴冲冲地告诉她,说沈秀被额外留了下来,让她在家里尽孝心。  沈娇失望极了,怏怏道:“那就好,爷爷您也可以放心了!”  沈家兴面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敛了,叹道:“有啥放心的?你秀堂姐不过是暂时留下来而已,上头说是给她半年时间尽孝,半年后还有一批知青要去YN,到时你秀学姐跟着一道去。”  沈娇的心重又飞了上来,半年后再去也不错,只要沈秀这个女人不留下来就行。  沈秀下乡之事就这样告一段落,沈念之和朱碧月也都出院了,被沈秀接回了家中,沈家兴有好几回都想松口让他们搬回沈家,可最终他还是没开这口。  沈娇暗自松了口气,爷爷可算是坚挺了一回,要真把这俩傻子弄回来,她可真要腻歪死了!  关于沈念之他们煤气中毒一事,沈家兴也问了沈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直都没想明白,沈念之好歹也是个高中生吧,怎么可能就不懂烧煤要开窗呢?  “爸爸不知道这事,那天他身体不舒服睡得早,姆妈给他炖银耳羹,想着在火上煨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就能吃了,谁成想……”  沈秀说到这里泣不成声,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  沈家兴气哼哼道:“你姆妈她烧了那么多年煤,就不知道要开窗户吗?”  沈秀忙道:“姆妈有开窗的,可忘记别上销了,风一吹就把窗子关上了,所以才会出事的。”  沈娇似是抓到了点什么,忍不住问道:“同样是中毒,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你父母却这么严重?你们不是睡在同一间房的吗?”  沈秀面色微变,悲戚道:“我的床铺就在窗户下,窗户虽然被风吹关上了,可还是有一点点小缝,那道小缝正对着我的头部,也许正是这道缝救了我吧!”  这答案说得滴水不漏,没有一点破绽,表情也十分悲伤,看不出来一点点虚假。  可沈娇就是觉得奇怪,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一间屋子三个人,两个成傻子了,你却一点事都没有,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