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303心灵手巧

303心灵手巧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30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30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家兴担心沈秀一个人太辛苦,又特意请了史红梅帮着照顾,一月十五元,并不需要过夜,只是空闲时去照看着。  这份工资已经很高了,要知道现在的小保姆每个月也不过只有十六元,而且还需要住家的。  史红梅因为有了这份十五元的工资,再加上学校里每个月十八元五角的生活费补贴,一个月就有三十三元五角了,娘仨吃喝倒是够了,省着点还能有剩,可以为两个孩子买些零食吃。  至于糊纸盒的工作沈娇让她别做了,这种工作就和前世的绣娘一般,甚至比绣娘还不如,绣娘起码还能多挣些钱呢,糊纸盒却连肚子都糊不饱,眼睛却生生熬瞎了。  忒不划算!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性价比太低了!  史红梅虽然不喜欢沈念之夫妻,可她是非常有责任心的人,既然拿了这份工资,就要对得起这份钱,照顾起沈念之夫妻十分精心,除了沈念之她不方便外,朱碧月每天都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像是个傻子,看起来精气神也好了许多。  石铁军那批知青早在两天前就踏上了火车,沈娇特意跑到火车站去看了,石铁军清减了许多,他的两个姐姐过来送他上车,抱在一起大哭。  看着倒是蛮可怜的,可沈娇却一点都不同情他!  再可怜会有原身小时候可怜吗?  被欺负了不敢还手,也不敢告状,只敢一个人晚上偷偷地哭泣,那种感觉即算她不是原身,可还是能够体会到那种骨头深处的颤栗和恐惧。  可见石铁军对原身造成的阴影有多么大了!  甚至可以肯定的说,原身胆小懦弱的性格与石铁军是有很大关系的!  现在只不过是把石铁军弄到山区劳动而已,只要肯干活,饿是不会饿死的,她已经够仁慈啦!  目送如丧考妣般的石铁军上了火车,沈娇身心愉快地回到了家,又一个讨厌鬼离开了,春光无限好啊!  只是想到留了下来的沈秀,沈娇的好心情差了些,这几天她一直都在想这事,隐隐有了怀疑,可她却不敢往深处想,总觉得她的想法太过惊悚,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更别提沈家兴了。  这天是周六,沈家兴并没有休息,最近九纺的生产任务十分重,车间日日夜夜加班加点赶工,沈家兴这个心系着厂子的副厂长,自然是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工作激情比年轻人还要高涨,每天都风风火火的,仿佛年轻了十来岁。  精神劲头比在新泉村还要好得多呢!  沈娇一个人在家织毛衣,是给沈家兴织的,用的是棕色的细毛线,本来她想用同韩齐修一样的淡灰色,可沈家兴不愿意,说淡灰色太轻浮,他要稳重压得住的棕色。  沈娇心里暗暗好笑,什么轻浮压不住都是赌气话而已!  归根结底沈家兴还不是嫌弃这颜色是韩齐修穿过的!  真是越老越小心眼!  沈娇躺在藤椅上慢慢悠悠地织毛衣,头是史红梅帮着给起的,织毛衣有三大难,起头,领头,袖头,只要这三个头能熟练掌握了,那织毛衣这件技术活算是学会了。  其中最难的是起头,沈娇根本就不知道要起多少针,以前韩齐修那件她试着起了个头,起了二百八十针,可好不容易织了几圈成型了,史红梅却说起太少了,就韩齐修的身胚子,至少得起三百一二十针。  而且沈娇起的头也不好看,跟狗啃似的,一点都没有史红梅起出来的美观。  这次的头也是史红梅帮着给起的,她的经验老道,只用眼睛一瞟,就能大概给估摸出该起多少针,不大不小,特别合身。  而且史红梅还会用钩针织衣服,还有袜子、帽子、包包、桌布等,都能用钩针给钩出来,特别漂亮,就跟用机器织出来一般,平平整整的。  小虎脚上套的毛线鞋就是史红梅拆了孩子爸的毛衣钩的,虽是旧毛线,可依然十分漂亮。  沈娇打算着织好这件毛衣,她就同史红梅学钩针,比起棒针,她更喜欢钩针一些。  不过只是一根细细的针,再一团毛线,用个小袋子一装就能随时随地开始,随着手指上下左右不断的挑动,钩针在指间跳舞,漂亮的毛衣就如同织女织就的云彩一般,在巧妇的手中诞生。  各种各样的花儿,美丽非凡!  “娇娇,你在家伐?”门外传来了陆阿姨的声音。  陆阿姨手里拿着十来只纱布手套走了进来,满面笑容。  “娇娇也在织毛衣啊,哦哟,这是羊绒吧?啧啧,羊绒哉!”陆阿姨看到沈娇手里的毛线,眼睛都红了。  “嗯,我给爷爷织件毛线背心,羊绒穿起来舒服,陆姨今天不上班吗?”沈娇问道。  “哦,我上夜班,要十二点钟才上班。”  陆阿姨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了沈娇对面,笑眯眯的,欲言又止。  沈娇看了眼陆阿姨,黑眼圈很明显,皱纹也有了,明明才不过三十来岁呢!  说起来纺织厂的挡车女工倒班一般是半个月或是十天倒一次的,可有些女工想多挣些钱,有些呢又不想太辛苦,所以就会有女工私下自己换班。  这就形成了某些女工长期上晚班,有些长期上白班的现象!  因为上夜班会有夜班补贴和夜宵补贴,一个月下来多的也能有十来块,算是个不小的数字了。  陆阿姨就是这种长期与人倒班的纺织女工,一年十二个有八九个月是在上夜班的,也所以她的工资总是车间最多的。  可沈娇却不以为然,上夜班可比白班辛苦多了,对身体伤害太大,为了那么几块钱搭上身体,实在是不划算。  而且陆阿姨这个人也很奇怪,看她平时生活也蛮节俭的,比黄婶子稍好一点,可却并没有秦婶子那么手头松,平时吃菜用油都挺舍不得。  一条床单破了又破,补了又补都还舍不得扔掉,继续晚上用。  为什么说是晚上用呢?  白天陆阿姨家铺的床单那相当漂亮的,花团锦簇的大团花床单,别说补丁,就连道褶子都没有,漂亮极了。  被子也是极漂亮的丝绸被面,龙凤呈祥的图案,叠得整整齐齐,就跟没人睡过似的。  当然事实上也确实是没人睡过,因为这套漂亮的被子和床单是陆阿姨他们家早上起床后,将旧被子和床单收进柜子里,再将这套新的拿出来仔细铺好,铺给客人看的。  晚上盖的铺的就是那条以前沈娇偶然看到过的那条讨饭佬般的旧床单,据秦婶子有一回吵架时透露出来的信息,这条床单的年纪比沈娇还要大,原文如下:  “一屋穷光蛋,一条破床单要用二十五六年,我看等你死了还可以做寿衣哦!”  由此可见,二十五六年的床单可就不是比沈娇要大十好几岁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