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322相拥而眠(打赏+)

322相拥而眠(打赏+)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54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32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最后沈家兴还是决定第二天请天假,陪沈娇去趟NJ,说良心话,他老人家也挺担心韩齐修的,臭小子十几天没个电话,太不正常了。  “明天我先去单位请假,然后再去你周姨那里开封介绍信,就去车站坐去NJ的车,要四个小时呢,咱们得起早一点。”沈家兴絮絮叨叨地说着。  “那我去给韩哥哥准备吃的。”沈娇开心地跑回了房间。  沈家兴无奈地摇了摇头,女生外向啊!  眼神瞟到关押沈秀的房间,沈家兴的眼神变冷,想了想便跑到储藏室找出了一把草药,跑到厨房里煮了一碗汤,捧着去了沈秀的房间。  “爷爷,我不……唔……”  不一会儿,沈家兴捧着空碗走了出来,再回到房间将沈秀背了出来,打开暗室,将沈秀移进了暗室中。  ‘吁’  沈家兴长吐了口气,他刚才给沈秀灌了蒙汗药,能睡上一天一夜,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带娇娇去NJ了。  夜晚十一点多,怀阳路只除了昏暗的路灯,家家户户都黑灯瞎火的,偶尔传来小孩的夜啼声,以及几声大人的咳嗽。  一辆吉普车停在了沈家门口,车还未停稳,后车厢的门开了,两人连滚带爬地滚了下来,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妈呀,可算是活了!”韩德行拍着厚实的胸膛感慨。  另一人却是韩德为,他的脸色也不是太好,不过没有韩德行那么夸张。  “修小叔,就这臭玩意儿,你确定娇娇喜欢吃?”韩德行缓过劲来了,开始关心起了闲杂小事。  蒙着毛巾的韩齐修也下了车,一把扯掉毛巾,走到后车厢察看他带来的宝贝。  后车厢赫然躺着几个似刺猬般的榴莲,还有几只椰子,香蕉,凤梨,菠萝蜜等热带水果,也难怪韩德行两人会被熏得欲仙欲死了!  “这玩意儿我吃过,虽说是臭了点,可吃起来还不错,而且当地人说,这玩意儿对姑娘好,娇娇肯定喜欢吃!”韩齐修信心十足。  凡是对娇娇有好处的东西,他都得想办法弄来了!  韩齐修刚去学校报道就接到了任务,而且还是紧急任务,他也来不及同沈娇说,便匆匆出发去了南方,且还带上了韩德行兄弟俩,这两人去年就加入了军队,是作为特种兵来培养的。  这是韩家男人的必经之路!  “修小叔,咱们咋进去?”韩德为问道。  韩齐修似看白痴一般看了他一眼,韩德为头皮一紧,后脑勺嗖嗖地刮着阴风,脑子转得飞快,秒悟!  “明白了!”  韩德为敬了个礼,走到沈家洋房的墙沿下,蹭蹭几下就跃了上去,不多时,朱漆大门便自里打开了,韩德为冲韩齐修讨好地笑了笑,一嘴白牙在黑暗中闪着光。  还有两只亮晶晶的眼珠子!  “自己找地方睡觉,要是吵醒了娇娇,哼……”韩齐修率先走了进去,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  韩德行兄弟俩激灵灵打了个颤,异口同声道:“修小叔放心!”  韩齐修也不再管他们了,直接朝二楼走去,一个多月没有看见娇宝贝,他骨头都想疼了!  沈娇这个晚上睡得并不安稳,多年没来侵扰的恶梦重又出现了!  一团血糊糊的肉在挣扎,不住地叫着,还有沈秀狰狞的面孔,手里拿着寒气森森的刀,冲她示威地看了眼,冷笑着割下了小娇的头!  “小娇!”  沈娇紧皱着眉头,头发被冷汗打湿了,贴在额头上,一看就是梦魇着了。  韩齐修才上来就见到沈娇在做恶梦,忙小心地抱起她的上身,却发现沈娇的睡衣都湿了,眉头皱得更紧。  他不在的这段时间,肯定有事发生了!  否则娇娇怎么会做恶梦?  “娇娇别怕,我在呢!”韩齐修脱了冷硬的外套,倚在床头,将沈娇半揽在了怀里,柔声安慰她。  “韩哥哥!”  沈娇似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身子朝着韩齐修缩了缩,并抓住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脸下,满足地蹭了蹭,笑眯眯地睡着了。  梦里韩齐修从天而降,将沈秀一脚给踹开了,救下了小娇,漫天阴翳被阳光驱散,整个天空都变得明朗起来,温暖了她的心。  韩齐修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抱着他的宝贝,就如同抱住了整个世界一般!  一动也不敢动,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变,怕吵醒了沈娇。  他跟着眯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渐渐的,渐渐的,两人都躺到了床上,韩齐修紧紧抱着沈娇,睡得无比香甜。  从来没睡过这么甜美的觉,仿佛周围的空气都是糖挥发形成的,冒着甜蜜的泡泡,一点都不愿意醒过来,就这样睡一辈子才好呢!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无风雨,为何多一人?  一夜好眠的沈娇只觉得好热,像是有一架火炉在身边烤,而且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箍着她,箍得紧紧的,有点透不过气来。  于是——  向来要睡到八九点才肯起床的沈娇童鞋难得地起早了!  还醒得比韩齐修都要早!  弯弯的长睫毛扇了扇,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入目一片蓝白——韩齐修穿的是海魂衫。  咋回事?  沈娇眨了眨眼,抬头往上看去,额头碰到了硬硬的针,刺得她肉疼!  闷哼了声,还未搞清楚状况的沈娇眼眶红了,沈秀欺负她,现在床也来欺负她!  可恶!  韩齐修在沈娇醒来时就已经醒了,可却舍不得松手,只觉得昨晚是他有史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了!  难怪都说老婆孩子热炕头,个中滋味的确不是光棍可以领会的呀!  韩齐修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心疼地伸手为沈娇揉额头,呆会就去剃胡子,可不能再戳着宝贝了!  沈娇这才反应过来,抬头呆呆地看着韩齐修,黑了点瘦了点,可头还在,手脚也都还在,屁事都没有,沈娇的心瞬间安定。  可她还是有些怀疑,怕自己还在梦中没醒,脑子还未完全清醒的沈娇,想也不想就趴在韩齐修身上咬了一口,咬的正是韩小爷的招风耳!  为啥咬那儿?  娇娇童鞋表示,因为那里看起来最干净!  为啥不咬自己的?  娇娇童鞋表示,自己的会疼,不能做亏本生意!  当柔软的小嘴咬上韩齐修的耳朵时,他也傻了,全身所有的血都往上冲,冲到了头顶!  手僵了,脚僵了,身子僵了,脑袋也僵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