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366交易

366交易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37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郝玉华呆呆地看着她的同学,瘫软地躺在了地上,捂着脸似是不敢见人!  她的秘密就要守不住了!  从此以后大家都会知道她个什么样的女人!  他们都会用鄙夷的眼神看她,会唾弃她,还会骂她是不要脸的女人!  郝玉华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根本就不敢想下去,她只想着时间能够倒流,这样她就不会出门了,也不会碰到这个无赖了!  她该怎么办?  郝玉华绝望了,若非上大学的愿望太过强烈,她甚至都想就此离去,去一个无人认识她的村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郝玉华自嘲地笑了,曾经她无比痛恨这种生活,想尽办法逃离,可现在她却又怀念那样的生活了!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她现在到底是在城里还是在城外?  “别打了,要死人了!”地上的男人蜷缩着身体,抱头痛呼。  “打死你个臭流氓!”  沈娇看见这种恶心男人就来火,只可恨这里不是农场后山,若不然也让这王八蛋给野狼当夜宵!  “她就是个破鞋,你们别被她的假模假样骗了,她睡过的男人可不少呢!”男人大呼冤枉。  郝玉华痛苦地闭上眼睛,来了,终于来了!  她只觉得自己的衣服都被人扯光了,赤裸着身体站在人群中,个个都有鄙视的眼神看着她,还有不少人冲她吐口水,扔臭鸡蛋!  她是一个破鞋!  人人唾弃的破鞋!  沈娇奇怪地看了眼郝玉华,感觉她的表现十分奇怪,不是应该跳出来为自己辩解的吗?  怎么一言不发呢?  男人得意地笑了:“你们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她就是只破鞋,是个男人都能上手,我是她的老相好,我可不是耍流氓!”  “你胡说,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郝玉华鼓起勇气骂了过去,让她和这样恶心的男人扯在一起,她宁愿去死!  男人嘿嘿笑了,淫邪的目光在郝玉华身上打量了一圈,眼里精光闪现,说道:“我可没有胡说,你叫郝玉华,胸前有粒朱砂痣,啧,那颗痣生得可好……”  郝玉华脸色惨白,眼前一阵阵发黑,身子不断摇晃!  “给本姑娘闭嘴,臭流氓就是臭流氓,还想狡辩?当心我送你去吃枪子儿,正好公安局这段时间严打,你倒是能凑上数!”韩德芙一脚踹了过去,将这男人的下巴给卸了。  沈娇也听出不对劲了,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好东西,可他说的话倒不像是假的,若不然郝玉华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难道郝玉华真是男人说的那种人?  看起来不像呀!  韩德芙揪起男人说道:“把这王八蛋送到公安局去,斗不死他!”  “不要,不要送!”郝玉华出声哀求。  韩德芙没搭理她,继续拖着男人往车上走,人高马大的男人在她手里就跟小鸡仔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求求你别送,我求求你了!”  郝玉华急得跪了下来,死死拽住韩德芙的腿,急得眼泪直流,男人却得意洋洋。  两人似是倒了个个儿!  沈娇看得奇怪,心知其中必有隐情,便问道:“郝同学,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且说清楚,如果这流氓说的是真的,那你就当我们多管闲事,你放心,我和德芙不会对外说出半个字!”  “不,不是他说的那样,不是的!”郝玉华痛苦地摇头。  “到底是个啥子情况,你给我说清楚,别磨磨唧唧地流眼泪,看得本姑娘烦!”韩德芙不耐烦之极,大声吼道。  “我…我…我…”  郝玉华吱唔了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只觉得羞于启齿,也不知道这番话说出来了,沈娇和韩德芙会如何看她?  韩德芙最烦的就是这种人了,二话不说将男人往地上一甩,冲沈娇甩头道:“娇娇我们走,敢情人家真是老相好,是咱们多管闲事了!”  沈娇也挺烦的,跟上韩德芙就要走!  “我说,我全都说!”身后郝玉华哭叫着。  沈娇与韩德芙交换了眼神,只得又转了回去,韩德芙将男人四脚下巴都卸了,冲郝玉华扬了扬下巴:“说吧!”  郝玉华深吸了口气,拿出手绢擦拭了眼泪,眼睛红通通的,让人我见犹怜!  “我今年二十五岁了。”郝玉华开口说道。  韩德芙和沈娇都没出声,静待她说下去。  “我十八岁就去下乡了,在S省最艰苦的农村呆了七年,这七年里我同男人一样劳动,从没有叫过一声苦,我不怕吃苦,也不怕受累,可我是真的不想一辈子耗费在那个地方,永远看不到希望!”  郝玉华低声说着自己的经历,她的情绪平静了一些。  “其实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就有机会上大学的,那时候我们公社有两个名额,公社书记找到了我,他说他可以送我去上大学,可我得……”  说到这里郝玉华痛苦地闭上了眼,咬牙说了下去。  “公社书记让我陪他一晚,这样他就可以把上大学的名额给我,我当时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虽然很想上大学,可我不想用这样的方式。”  “畜生!”韩德芙气得柳眉倒竖。  沈娇也气得不轻,不由问道:“那后来呢?”  郝玉华更为平静了,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她轻松了许多,轻声道:“后来那两个名额给了公社的另外两名知青,一男一女,男的据说是家里有门路的,女的是我同学,大家都说她是陪了那个书记一晚才得到的名额!”  “我其实不羡慕我同学的,不上大学就不上大学,我不在乎,可自那以后,每次分给我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比男人还要累,一天活干下来,我连站都站不起来,我知道这是公社书记想逼我就范,就一直咬牙忍着,忍了四年,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郝玉华说不下去了,捂着脸痛哭不已。  沈娇大致已经能猜到郝玉华下面要说的话了,不外乎就是向现实屈服了吧!  果然——  “我屈服了,我向公社书记屈服了,我陪了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