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382这是种的嘛?

382这是种的嘛?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3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39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酒是好洒,菜更是好菜,每一个人都喝得酣畅淋漓,桌上的菜也去了大半,骨头都堆成了小山。  喝了酒后大家更放得开了,就连曾志杰都胆大了不少,甚至还鼓起勇气同郝玉华说了几句话,脸却涨成了猪肝色。  也不知道是酒气熏的,还是害羞害的!  “对了,刚才你们在厨房里说啥这么高兴啊?说来大家分享一下嘛!”王晓华面色如常,只微微有些红。  他的面前只摆了一小盅酒,每次喝都只是嘴唇略沾上点,不像曾志杰,都是一口气喝半杯一杯的,典型的北方喝酒方式!  感情深一口焖!  大家都知道王晓华是外科医生,是以也没人同他拼酒,只说让他自己随意。  不过由此也看得出来,王晓华的自控力是相当好的,好酒之人面对如斯美酒,尚能控克制自己的酒虫,这份自控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董大姐听了丈夫的话,面上不由带了笑意,将徐卫红她妈妈烧真鱼,害得师傅们全都卡喉咙的事儿说了,黄海原苏为民也不禁笑出了声。  曾志杰憨笑道:“这事不稀奇,我们这儿吃鱼可是件大事,像我长这么大也很少吃鱼,还是上大学了,才常上食堂打带鱼吃,要不都没吃过。”  苏为民笑道:“说起我们学校的带鱼味道还真不错,比自家烧的可好吃多了。【零↑九△小↓說△網】”  黄海原夹了粒花生米送进嘴里,道:“自家哪里舍得拿油去炸带鱼?我们学校食堂的带鱼可都是先用油炸过再烧的,那个酥脆,啧啧,我天天吃都吃不腻!”  “还有食堂的猪肉炖粉条,味道也比家里炖的也要好吃,家里的没学校的烂。”曾志杰也跟着凑趣。  “说起来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师傅给我打那些糊烂结成锅巴的粉条糊,肉味全渗进粉条糊里了,可真是好吃得不行。”  王晓华也怀念起了以前的大学生活,不停地砸巴嘴。  “我喜欢吃学校的米饭,比海市的籼米要好吃,这里的米饭又香又软。”黄海原说着往嘴里送了一大口米饭,大口大口地嚼着。  苏为民突然笑了,大概是喝了点小酒,他的性格开朗了不少,话也多了些。  “海原一说米饭,我就想起以前在北方插队时的一个笑话了,特别有意思。”  “为民赶紧说,这样吧,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不如每个人说个笑话,怎么样?”黄海原提议。  “好,为民先说!”董大姐拍手赞成。  苏为民妥了小碗罗宋汤,慢吞吞地喝了,再清清嗓子道:“北方人大都是吃面食的,大米一般是来了贵客或是过节才吃的,有一回我插队时住的房东的妻舅来了,妻舅妻舅,也算是贵客了,房东便嘱咐他媳妇把家里的大米煮上二斤招待妻舅。”  “然后我也跟着沾了光,同妻舅一道上了桌,房东媳妇煮了大半锅米饭,再贴了好些玉米饼子自家吃,我和妻舅一道吃米饭。”  说到这里,苏为民忍俊不禁,面上又带上了笑意。  “快说,别打顿。”大家正听得入迷,忙催他。  苏为民接着说道:“我那时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吃上米饭了,吃着那大米饭连菜也不用,光是白米饭就吃了两碗,第三碗没好意思去盛,就看着妻舅吃饭,结果这妻舅一碗米饭吃了半天还有大半碗,细嚼慢咽的,一口饭得嚼上十来分钟,房东媳妇忍不住就说了——  哥,你平时在家吃饭也没这么斯文过啊?  妻舅好半天才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挺不好意思说——  这米圆溜溜的,在我嘴里蹦得挺欢,我嚼半天都嚼不到米!”  “哈哈哈!”  众人捧腹大笑,沈娇笑得最开心,她还是头一回听说米在嘴里会蹦的,又不是乒乓球,怎么会蹦嘛?  苏为民自己也笑了:“我是真觉得不可思议,可后来房东媳妇和房东也吃米饭了,都同妻舅一样,一口饭要嚼半天,也说米在嘴里滚来滚去,牙齿嚼不到。”  “这不奇怪,我头一回吃米饭也是这样的感觉,咱们这的农村很少吃米的,头一回吃肯定吃不快。”曾志杰呵呵笑着解释。  黄平原笑着擦了眼泪,积极道:“我也来说一个笑话,也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好笑就呱唧一下,不好笑也呱唧啊!”  “好,海原说的肯定好笑。”王晓华拍手起哄。  黄海原也清了清嗓子,笑道:“我以前不是在北大荒嘛,那里的知青来自五湖四海,啥地方的人都有,有一个天津卫刚来的,分到了我们连队,我们连长是南方的,挺好的老大哥。  当时连里种了好些青麻,用来搓麻绳的,那个天津卫知青不认识青麻,就指着青麻问连长——  这是种的嘛?  连长瞟了眼点头说,对,这就是麻!  天津卫知青问了好几遍这是种的嘛,连长挺有耐心,总是点头说——  对,这就是麻!”  黄海原边说边学天津卫知青及连长说话,惟妙惟肖,大家又被逗得哈哈大笑,前俯后仰。  沈娇实在是受不住了,抱着小娇不住地笑,可怜的小娇让她揉得毛都乱了,还不敢动弹,只得可怜兮兮地喵呜叫。  紧接着曾志杰王晓华他们也都说了插队时的笑话,就连最为害羞的郝玉华也说了个,饭桌上的气氛十分热闹,一瓶酒竟不知不觉快喝光了!  大宝嘴里叼了株草药窜了进来,冲沈娇喵呜地叫着。  沈娇这才想起白天晒的草药忘记收了,忙把小娇扔到了沙发上,起身小跑着冲了出去,不一会儿端着一簸箩干草药进屋了。  韩德芙也跟着端了几簸箩草药进屋,放在空地上摊好。  董大姐讶异问道:“小沈,你晒这么多草药作什么?”  “我自己配点药丸,请老乡帮我采的药。”沈娇含糊道。  郝玉华眼里闪了闪,低头默默地啃鸡爪,什么也没说。  黄海原笑眯眯地夹了只鸭掌到郝玉华碗里:“郝同学也爱吃爪子啊?我也是,哪里肉最少我就爱啃哪里?”  苗水凤冷不丁冒出一句:“鸡毛没肉你咋不吃?”  黄海原傻眼了,风中凌乱!  “噗”  郝玉华轻笑出声,笑靥如花,看得黄海原心中一荡,不由就出了神。  同他一样出神的还有另一只呆头鹅——  曾志杰童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