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539戳穿冒牌货

539戳穿冒牌货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01-09 07:23:57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朱婶听到朱四丫的名字,激动地直点头,眼圈也红了,哽咽道:“嗯哪,我还有个侄女是叫四丫,这孩子命苦呀,一天好日子都没过就没了。”  沈娇冷冷地看着胡小草,这女人还真是长本事了,不仅冒名顶替已死的朱五丫,还故意骗可怜的朱婶四丫姐死了。  “大婶听谁说朱四丫死了的?”  朱婶抹了把泪,说道:“我听家里人说的,五丫也这么说。”  沈娇一直隐忍的火气嗖地一下就窜了上来,扬手就冲胡小草抡了过去,啪,清脆的响声让大家都注意到了这儿。  胡小草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沈娇:“你敢打我?”  沈娇骂道:“我怎么不敢打你了?我打死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四丫姐活得好好的,你说她死了是什么意思?胡小草你就跟你那个狐狸精娘一样,臭不要脸!”  朱婶虽搞不懂状况,可那句朱四丫活得好好的,她却听得真真的,惊喜地连连问道:“小姐,你也认识我家四丫?她真没死?她在哪呢?”  胡小草急道:“姑,她就是个骗子,她根本就不认识我姐,你别信她!”  ‘啪’  火大的沈娇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剧组过来看热闹的人都听得心惊肉跳,啧啧,原来是个辣手美人呀!  文姐过来制住了胡小草,动也不能动,朱婶着急道:“小姐,我侄女她不懂这边的规矩,您大人有大量……”  沈娇打断她道:“大婶,这人根本就不是你侄女,她是冒牌货,你受骗了!”  “啊?”  朱婶完全懵了,瞅了眼胡小草,再瞅眼沈娇,都不知道应该相信谁的话了,胡小草着急嚷道:“姑,我就是五丫,你别听她浑说,咱们赶紧回去吧。”  有人也听出味来了,敢情这是现实版的狸猫换太子呢,俱都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热闹,夏彤也走过来了,问沈娇出什么事了。  沈娇没回答她,而是冲朱婶说道:“大婶,你的侄女朱五丫和朱四丫是双胎姐妹,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你二十年前被你娘和大哥大嫂卖给了货郎……”  她每说一句,朱婶便点一下头,不停地擦眼泪,旁边有不少人听得不胜唏嘘,连连叹气。  沈娇看着越聚越多的人,箴了箴眉,冲朱婶说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好!”  朱婶擦干净眼泪,背起两只大箱子跟着沈娇上了车,文姐就近找了个冰室,现在是下班时间,冰室里客人并不多,十分安静,正合沈娇心意。  她找了个僻静的座位,胡小草扭着身子不愿进去,文姐只是轻轻一捏,她立马就老实了。  “大婶先喝杯绿豆汤去暑。”  沈娇也不急着说话,叫了冰绿豆汤,移到朱婶面前,朱婶哪有心思喝绿豆汤,急问道:“小姐,你快同我说四丫咋了?她是真没出事吗?过得好不好?”  “大婶别急,这事我得慢慢同你说,咱们边喝边聊。”  胡小草急着嚷道:“姑,你别听的,她是骗人的,你别信!”  文姐轻轻一拍,‘卡嚓’一声,胡小草的下巴就卸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沈娇从包里拿出一枚晶莹的月白色玉簪,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朱婶一瞧见这枚簪子,激动地伸手去触这枚簪子。  “这是我留给四丫的,她在哪儿?她还好不?”  沈娇将簪子递了过去,朱婶抱着簪子泣不成声,又是笑又是哭。  沈娇再拿出一张相片,是朱四丫同她以前照的合影,相片里的朱四丫穿着军装,淡淡地笑着,英姿飒爽,比胡小草不知要漂亮几百倍。  “大婶,这位就是四丫姐,她现在是光荣的军人,很厉害,过得很好,而且她一直都在找您,从没有放弃过。”沈娇轻声道。  朱四丫与朱婶姑侄俩其实是有些相像的,都是瓜子脸杏仁眼,朱婶只一看相片就认出了朱四丫,根本无需沈娇多说,她就知道这个女军人,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侄女儿。  “我的四丫她长得真俊,还这么有出息,真好!”  朱婶摩挲着相片,欣慰地笑着,笑里带着泪。  “小姐,你和我家四丫是朋友吗?”朱婶狐疑问道。  沈娇笑道:“大婶您叫我名字就行,我叫沈娇,我和四丫姐情同姐妹,您是她的姑姑,也就是我的姑姑。”  接着她将朱四丫这些年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当说到朱四丫被朱家人卖了换粮食时,朱婶恨声道:“畜生,女娃就不是人呢,我可怜的四丫,她咋熬过来的啊?”  沈娇忙安慰道:“婶子别急,四丫姐没给傻子当媳妇,我和爷爷要离开农场,顺便就把四丫姐带出来了,正巧又赶上招兵,四丫姐就被选上了,在部队里一直呆到现在。”  她虽说得极简单,可历经沧桑的朱婶哪会猜不到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沈家的伸手相助,可是救命大恩呀!  “沈小姐,我替我家四丫感谢你和你爷爷啦!”  朱婶说着就要跪下来叩头,吓得沈娇忙挡住了她:“婶子快别这样,我们没做啥,都是四丫姐自己有能耐,您快起来。”  沈娇好不容易才将朱婶扶起来,瞅了眼旁边面色灰白的胡小草,问道:“婶子知道她是谁不?”  朱婶摇了摇头,恨恨地瞪了眼胡小草,之前眼里的慈爱,全化为了鄙夷和厌恶。  沈娇不屑道:“她叫胡小草,她娘叫朱老太婆姑,算起来也是婶子你的表妹,名叫胡香玉的。”  朱婶恍然道:“胡香玉还同我说,这个是五丫,是我那畜生哥嫂养不下去了,她好心弄过去养的,呸,不要脸的东西!”  “对了,五丫呢?她上哪去了?不会也让那群畜生给卖了吧?”朱婶急问道。  沈娇心一沉,叹了口气,小声将五丫的遭遇说了,这种人间惨剧,别说朱婶受不了,就连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文姐也皱起了眉头。  她都不敢相信世上竟会有如此狠心的父母?  这样比起来,她的父母可要善良多了!  朱婶差点没背过气去,面色惨白,冷汗直流,沈娇拿出银针在她人中上扎了针,再喝口绿豆汤,这才清醒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