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611死了才最安全

611死了才最安全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32更新时间:2018-01-09 07:24:10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韩齐修注意到,这些墓碑上的姓氏都是宋姓,很明显,这座荒山是某个家族的坟山,而且最近还有新迁进来的新坟。  因为有一座墓前的供品看起来还挺新鲜,决不会超过三天。  严肃朝山头看了眼,说是山头,实际上就是个小土包而已,光秃秃的,连棵树都没有,只有半人高的野草爬满了山坡,可也藏不住人啊。  “这里一目了然,齐华民不会这么蠢往这边躲的,我怀疑他肯定是往东边逃了,咱们开车追上去,指定能追上他!”严肃说道。  韩齐修在山头走了几圈,眼睛如鹰隼一般,死死地看着这些坟包,没顾得上搭理严肃。  这边的坟包是真正的包,凸起在地面上,用砖头砌成的半圆形,如馒头一般,前面开了个口,棺木就是从口子里塞进去的。  而且这边还有个风俗,新葬的死者当天是不封口的,要停放三月后,才会将这道口子封上,以待后人祭拜。  韩齐修转了几圈,停在那座新坟前,盯着那道黑黝黝的口子看了好几分钟,冷声道:“齐华民,我知道你在里面,自己乖乖出来吧!”  好半晌坟包里并无动静,严肃疑惑道:“这可是坟包,齐华民怎么可能躲到这里头?  他虽然是正经的布尔什维克唯物主义者,可也不至于去死人家里作客呀!  多忌讳呀!  韩齐修没出声,而是冲身后的手下命令道:“把里面的棺木抬出来!”  他躬身冲坟墓拜了三拜,恭敬道:“今日韩氏齐修为保百姓之安宁,也为了将敌国特务捉拿归案,冒犯您老人家了,您若是要怪,怪我一人即可,与他人无关!”  说完他冲手下们挥了挥手,不多时乌沉的棺木便被移了出来,韩齐修俯身察看了一番,见到了几丝移动的痕迹,心中便有了底。  “齐华民,真想让我亲自把你揪出来吗?”韩齐修嘲讽道。  棺木突然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月黑风高的夜晚,还是在一座荒凉的坟山上,饶是大家不惧鬼神,可还是被吓了一跳,感觉后背心阴风阵阵地吹。  韩齐修伸掌在棺盖上轻轻一托,棺盖被起开了,一道白光射了出来,韩齐修反应极快,轻松地用双指夹住了飞刀。  紧接着白光不断射出,都被韩齐修避开了,并也射出一柄飞刀,棺中传出了闷哼声。  “冥顽不灵!”  韩齐修冷笑了几声,朝棺木走去,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里面的齐华民,右胸插了一把柳叶刀,鲜血沁了出来,脸色惨白。  “齐华民,自己爬出来吧,别在我面前装死人!”韩齐修冷声道。  齐华民捂着右胸,虚弱道:“先给我止血!”  严肃走了过来,恨恨地在他身上踹了脚,喝道:“你个王八羔子还想让老子给你止血?你多大脸哪?”  “贵党不是总宣传仁政吗?这就是你们的仁慈?你们就不怕被国际舆论指责?”齐华民抹去嘴角沁出的鲜血,嘲讽地看着严肃。  严肃气得想再踹过去,让韩齐修拽住了,冲齐华民笑了笑,道:“放心,我从不虐待俘虏!”  齐华民咳了几声,唇角微扬,内心却对华夏的所谓优待俘虏极为看不上,尽管他自己现在也是俘虏!  韩齐修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冲齐华民说道:“瓶子里是最新的特效伤药,一刻钟内就能止血,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给你抹药。”  齐华民贪婪地看着韩齐修手上的瓶子,舔了舔干渴的嘴唇,点头道:“你问吧!”  “当年齐府二姨太的死是你干的吧?”韩齐修问道。  齐华民回答得很干脆:“没错,是我干的!”  “年初绑架我弟弟的那个神秘人也是你?”  “对,是我!”  “当初帮助你逃脱我手下追捕的人,是武田家主派来的吧?”韩齐修继续问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齐华民面上浮现诡异的微笑:“是的,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的追杀,要不是你把我和华容逼得无处可躲,我可还没那么快认祖归宗呢!”  “齐华容呢?她在R国?”  “死了,被你的人害死了!”  说完这句话,齐华民便不肯再回答问题了,他已经看出韩齐修并无竟替他涂药,哑着嗓子喊道:“韩齐修,你快替我止血,我还知道许多R国的机密,只要你给我涂药,我会全说出来的。”  ‘砰’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骇然地看着韩齐修手里的枪,枪口还冒着缕缕硝烟,空气中散发着火药味儿,韩齐修冲齐华民轻声道:“死人就不用止血了。”  齐华民面上满是不敢相信,眉心正中赫然一个血洞,黑血汩汩地流了出来,很快染红了黄土地,齐华民的身子僵了几秒,轰然倒地。  严肃走过去踹了几脚,确定这家伙真死了,有些担心道:“按照程序,咱们抓到敌特要交给上面,经过军事法庭审判后,才可以处决他!”  韩齐修收起了枪,淡然道:“敌特武田菊枝残害华夏人民,在抓捕过程中拒不认罪,负隅顽抗,被英勇的我方解放军击毙。”  严肃傻眼地看着自家搭档,为神马他有一种和土匪合作的感觉?  韩齐修瞅了他一眼,嘴角上扬,轻声道:“你也是英勇的解放军之一,军功章有你的一份!”  严肃瞪眼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是我的功劳我不会让给别人,不是我的功劳我也不要,你放心,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说出去的。”  韩齐修也没再说什么,严肃说不说他都无所谓,他一点都不在乎,他招呼手下将齐华民的尸体送到军区,活人他没法送,死尸还是没问题的。  严肃小声问他:“你干嘛一定要杀了齐华民?说不定还可以从他嘴里撬出点有用的东西呢!”  韩齐修冷笑:“死人才是最安全的,我可不相信上面的那些人!”  齐华民是他至今为止遇到的最为强劲的对手,且还对娇娇心怀不轨,他宁可多花费时间去探查敌情,也不会让齐华民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活下来!  谁知道把齐华民送到上头,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  他不敢试,也不愿意去试!  因为那个人是沈娇,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在乎的人,所以——  齐华民还是去死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